公叔痤

  公叔痤,战国时期魏国大臣。生年不详,卒于魏王九年(前361年)。 他确实有知人之明,但是,他为国家利益考虑得相对少一些,为自身的利益考虑得多一些。他排挤吴起,是出于保全相位的需要,并不是不知道吴起对魏国的重要性。荐举公孙鞅,是直到病重才提出。太史公于此特著一笔,“公叔座(痤)知其(公孙鞅)贤,未及进”,很有深意。若过早地推荐公孙鞅,可能会取代他的职位,而在临终时郑重托付,博得荐贤之名,对自身利益也没有什么影响了。假如从人才流失的角度来论魏国的成败,公叔痤是应负一定责任的。

简介

  
公叔痤
公叔痤
  公权痤,战国时期魏国大臣。生年不详,本于魏惠王九年(前361年)。
  魏武侯九年(前387年),公叔痤担任相国。当时,吴起在魏国任西河守,威望很高。他曾率兵伐秦,攻取五座城池,固守西河,屏障魏国,使秦军不敢东向。另外,吴起颇居功自傲,曾与前任相国田文摆功论职,一争高下。公叔痤很担心吴起和他争夺相位,因而听信仆人的计谋,设法使魏武侯与吴起互相猜忌生疑,致使吴起离开魏国,投奔了楚国。从此,公叔痤稳踞相位,多年执掌魏国权柄。
  魏惠王八年(前362年),公叔痤率军与韩、赵两国的联军大战于浍水北岸,大败联军,俘虏了赵国将领乐祚。魏惠王接到胜利的消息,十分高兴,亲自到郊外迎接凯旋之师,并宣布赏给公般痤100万亩土地。公叔痤倒退好几步,再拜辞谢,不敢领赏。他反复说明,军队英勇善战,具有一往无前的斗志,不避艰险,百折不挠,全赖吴起当年训练有方,是吴起的功绩,在战场上,察看地形,分析敌我双方形势,提供决策方案,使得三军将士心明眼亮,目标明确,是部下巴宁、爨襄的功绩,再说,还有魏王制定的军法,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保证了军队的战斗力。而他自己只是“见敌之可也鼓之,不敢怠倦”,“若以臣之有功,臣何力之有乎?” 公叔痤的谦逊,深受魏惠王嘉许,于是赏赐吴起的后裔20万亩土地,巴宁、爨襄每人各10万亩。
  公叔痤为了保全自己的相位,排挤吴起,在政治倾轧中占了上风。但他能不居功,不妒能,特别是在胜利的时刻记起当年吴起对魏国的贡献,也很难得,表现出一个成熟政治家的风范。所以魏惠王说:“公叔岂非长者哉?既为寡人胜强敌矣,又不遗贤者之后,不掩能士之迹,公叔何可无益乎?”另外加赏给公叔痤40万亩土地,使他共得赏田140万亩。
  第二年,公叔痤病倒了,魏惠王亲自到他家中看望,并问及身后之事。公叔痤说:“座(痤)之中庶子公孙鞅(即商鞅),年虽少,有奇才,愿王举国而听之。”向魏惠王举荐自己的家臣公孙鞅,认为可以让此人主持魏国的国政。惠王不置可否。公叔痤又屏去左右的人,单独向惠王进言:“王即不听用鞅,必杀之,无令出境。”他预感到,象公孙鞅这样的人才,若被别国起用,对魏国绝不会有好处。这样的言词,又从反面向惠王说明公孙鞅确实可以重用。惠王走后,公叔痤马上派人找来公孙鞅,告诉他这件事的原委,说明自己极力推荐他继任相国,但惠王不答允。本着“先君后臣”的原刚,才建议惠王杀他,让他赶快逃命。公叔痤要做到公私兼顾,既为魏国利益着想,又顾及私人友情,再次表现出圆通老练的政治家作风。可惜,魏惠王对他荐贤的苦心不置一顾。公孙鞅则比公叔痤见识高明,知道魏惠王既不用他,也不会杀他,所以直等公权痤死后,得知秦孝公求贤,才投奔秦国,实施他那著名的“商鞅变法”。
  联系公叔痤一生的主要事迹看,他确实有知人之明,能够识别杰出人物,也知道这些人的价值。但是,他为国家利益考虑得相对少一些,为自身的利益考虑得多一些。他排挤吴起,是出于保全相位的需要,并不是不知道吴起对魏国的重要性。荐举公孙鞅,是直到病重才提出。太史公于此特著一笔,“公叔座(痤)知其(公孙鞅)贤,未及进”,很有深意。若过早地推荐公孙鞅,可能会取代他的职位,而在临终时郑重托付,博得荐贤之名,对自身利益也没有什么影响了。假如从人才流失的角度来论魏国的成败,公叔痤是应负一定责任的。

经历

·入相

  魏武侯九年(前387年),公叔痤担任相国。当时,吴起在魏国任西河守,威望很高。他曾率兵伐秦,攻取五座城池,固守西河,屏障魏国,使秦军不敢东向。田文死后,公叔任相,他妻子是魏国的公主,公叔对吴起非常畏忌,便想害吴起。他有个仆人对他说:“吴起很容易除掉。”公叔说:“怎么办?”仆人说:“吴起为人有节操,廉洁而重视声誉,你可以先向武侯说:‘吴起是个贤明的人,我们魏国属于侯一级的小国,又和强秦接壤,据我看,恐怕吴起不想长期留在魏国。’武侯必然要问:‘那怎么办呢?’你就乘机向武侯说:‘君侯可以把一位公主许配给吴起,他如果顾意留在魏国就必定欣然接受,如果不顾意留在魏国就必然辞谢。以此就可以探测他的想法了。’然后你再亲自把吴起邀到你的府上,使公主故意发怒而轻谩你。吴起看见公主那样轻贱你,他想到自己也会被轻贱,就会辞而不受。”于是照计行事,吴起果然看见公主轻谩魏相就辞谢了武侯。武侯因而对吴起有所怀疑而不信任他了。吴起害怕武侯降罪,于是离开魏国到楚国去了从此,公叔痤稳踞相位,多年执掌魏国权柄。    

·出将

  魏惠王八年(前362年),公叔痤率军与韩、赵两国的联军大战于浍水北岸,大败联军,俘虏了赵国将领乐祚。魏惠王接到胜利的消息,十分高兴,亲自到郊外迎接凯旋之师,并宣布赏给公叔痤100万亩土地。公叔痤倒退好几步,再拜辞谢,不敢领赏。他反复说明,军队英勇善战,具有一往无前的斗志,不避艰险,百折不挠,全赖吴起当年训练有方,是吴起的功绩,在战场上,察看地形,分析敌我双方形势,提供决策方案,使得三军将士心明眼亮,目标明确,是部下巴宁、爨襄的功绩,再说,还有魏王制定的军法,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保证了军队的战斗力。而他自己只是“见敌之可也鼓之,不敢怠倦”,“若以臣之有功,臣何力之有乎?”公叔痤的谦逊,深受魏惠王嘉许,于是赏赐吴起的后裔20万亩土地,巴宁、爨襄每人各10万亩。
  公叔痤为了保全自己的相位,排挤吴起,在政治倾轧中占了上风。但他能不居功,不妒能,特别是在胜利的时刻记起当年吴起对魏国的贡献,也很难得,表现出一个成熟政治家的风范。所以魏惠王说:“公叔岂非长者哉?既为寡人胜强敌矣,又不遗贤者之后,不掩能士之迹,公叔何可无益乎?”另外加赏给公叔痤40万亩土地,使他共得赏田140万亩。   

·荐才

  第二年,公叔痤病倒了,魏惠王亲自到他家中看望,并问及身后之事。公叔痤说:“座(痤)之中庶子(相国的侍从之臣)公孙鞅(即商鞅),年虽少,有奇才,愿王举国而听之。”向魏惠王举荐自己的家臣公孙鞅,认为可以让此人主持魏国的国政。惠王不置可否。公叔痤又屏去左右的人,单独向惠王进言:“王即不听用鞅,必杀之,无令出境。”他预感到,象公孙鞅这样的人才,若被别国起用,对魏国绝不会有好处。这样的言词,又从反面向惠王说明公孙鞅确实可以重用。惠王走后,公叔痤马上派人找来公孙鞅,告诉他这件事的原委,说明自己极力推荐他继任相国,但惠王不答允。本着“先君后臣”的原则,才建议惠王杀他,让他赶快逃命。公叔痤要做到公私兼顾,既为魏国利益着想,又顾及私人友情,再次表现出圆通老练的政治家作风。可惜,魏惠王对他荐贤的苦心不置一顾。公孙鞅则比公叔痤见识高明,知道魏惠王既不用他,也不会杀他,所以直等公权痤死后,得知秦孝公求贤,才投奔秦国,实施他那著名的“商鞅变法”。

电影中介绍

  《大秦帝国》人物介绍——公叔痤 (杜雨露饰)。
  魏国丞相。圆通老练,有知人之明。在少梁之战中,被秦国掠为俘虏,与孝公一番交锋之后,又安然归魏。病榻前,向魏王大力举荐学生卫鞅,并说出‘若不用此人,便杀了此人’的劝诫,魏王不置可否。于是在临终前叮嘱卫鞅立即逃魏。

评价

  联系公叔痤一生的主要事迹看,他确实有知人之明,能够识别杰出人物,也知道这些人的价值。但是,他为国家利益考虑得相对少一些,为自身的利益考虑得多一些。他排挤吴起,是出于保全相位的需要,并不是不知道吴起对魏国的重要性。荐举公孙鞅,是直到病重才提出。太史公于此特著一笔,“公叔座(痤)知其 (公孙鞅)贤,未及进”,很有深意。若过早地推荐公孙鞅,可能会取代他的职位,而在临终时郑重托付,博得荐贤之名,对自身利益也没有什么影响了。假如从人才流失的角度来论魏国的成败,公叔痤是应负一定责任的。

《公叔痤荐公孙鞅》

·原文

  魏叔公痤病,惠王往问之,曰:“公叔病,即不可讳,将奈社稷何?”公叔痤对曰:“痤有御庶子公孙鞅,愿王以国事听之也,为弗能听,勿使出竟。”王弗应,出而谓左右曰:“岂不悲哉!以公叔之贤,而谓寡人必以国事听鞅,不亦悖乎!”公叔痤死,公孙鞅闻之,已葬,西之秦,孝公受而用之。秦果日以强,魏日以削。此非公叔之悖也,惠王之悖也。悖者之患,固以不悖者为悖 。

·译文

  魏国(宰相)公孙痤生病了,魏惠王前去看望他,对他说:“公叔您生病了,这是隐瞒不了的,那国家大事怎么办呢?”公孙痤回答说:“我手下有个御庶子叫公孙鞅,希望大王您处理国事时能听听他的意见如果您不听取他的意见牧业请不要让他离开魏国。”魏王没有听从公孙痤的意思,出去后对身边的人说:“这难道不可悲么?凭着公孙痤的贤能,他竟然让我去请教一个无名小辈公孙鞅国事,这不是违背常理的么?公孙痤死了,公孙鞅知道后,在葬了公孙痤之后向西去投奔秦国了,秦孝公接受了他并且重用他。秦国(在公孙鞅,即商鞅的治理下)日益强大起来,魏国一天天的被削弱。这并不是公叔痤的错误,而是魏惠王的错误。犯错者做大的错误就在于他们坚持以为不错的人是错的。

公叔痤:看重卫鞅,病榻荐才

  
公叔痤影视形象
公叔痤影视形象
  公叔痤是魏国之相,他手下的中庶子(相国的侍从之臣)卫鞅很有才能,公叔痤欲将卫鞅推荐给魏惠王,但未及推荐他就病卧床榻了。《史记·商君列传》、《资治通鉴·周纪二》以及《战国策·魏一》、《吕氏春秋·仲冬季·长见》记载,公叔痤病重时,魏惠王前去看望,他问公叔痤说:“万一相国一病不起,我将把国政托付给谁呢?”公叔痤回答说:“我的中庶子卫鞅,年纪虽轻,却有奇才,希望大王把国事全托于他。”见惠王默然无言,公叔痤遣退侍臣,单独对惠王说: “大王倘不任用卫鞅,就一定要杀掉他,不要让他出境,为别国所用。”惠王许诺离去。公叔痤又召来卫鞅,抱歉地说道:“今天大王询问国相的继任人,我推荐了你,看大王的神色并不同意。我先君而后臣,当时对大王说如果不能用你,就应把你杀掉,大王答应了我。你应该赶快离开,免遭擒杀。”卫鞅回答说:“大王既然不能采纳您的意见任用我,又怎么能采纳您的意见杀掉我呢?”于是没有离开。惠王离开公叔痤病榻后对身边人说:“公叔痤的病情很重,他竟然要我把国政交给卫鞅,后又劝我杀掉卫鞅,真是太糊涂啦!”果然没有考虑公叔痤的意见。公叔痤死后,卫鞅听说秦孝公下令招贤,于是西入咸阳,被秦国任用,封于商地,是为商鞅。
  公叔痤临终前向魏惠王提出了两项建议,一是任用卫鞅,二是说不用卫鞅则杀掉他。两项建议反映了公叔痤对卫鞅的高度器重,虽有残害人才之嫌,但也表明了公叔痤对国家的一片苦衷,是这位相国对国事高度负责的体现,可惜魏惠王不能认真对待这些建议,把两项并无矛盾的建议当成了相国临终前的糊涂之言,失掉了列国第一流的人才。
  魏惠王不愿采纳公叔痤两项建议中的任何一项,主要在于他对卫鞅才能的低估。惠王并没有亲自接触和了解卫鞅,由于卫鞅过于年轻,惠王不屑于接触和了解他。公叔痤虽然在建议中明白地指出了卫鞅的年龄之轻,意在提醒惠王勿因年轻而轻其才,但惠王大概不相信一个青年会有如公叔痤所评价的治国高才,也许在他的观念中,治国雄才只存在于古代圣贤中,存在于诸侯大夫中,或者存在于需要自己苦苦求索才能发现的幽远之地,并且需要重金才能聘到。总之,惠王不相信自己眼皮之下一个嘴上无毛的小小的中庶子会有什么能耐。在社会生活中,易于到手的东西、眼前常见的东西,由于在获得上不费力气,人们往往会低估了它的价值;同时,地位较高的人往往看重地位,会失之于以地位论人才,青年英才卫鞅就在惠王的眼前,尽管他被老臣郑重推荐,但惠王根本不屑对他进行一番接触和考察,这无非还是上述两种原因的作用。
  公叔痤没有想到惠王会把他的临终善言当成一片昏乱的胡话,他以为惠王必能采纳自己的某一项建议,对惠王察言观色,觉得第二项建议被采纳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但这项建议不仅是要残害人才,而且是在伤害曾经跟随和尽忠了自己的侍臣,一种惜才之心和怜悯之心的作用,促使他把该项建议又告诉卫鞅。既要惠王杀掉卫鞅,又要卫鞅知杀速逃,实在是一种矛盾的行为,这一矛盾反映了公叔痤在忠君和慈臣的矛盾要求中寻求解脱的复杂心理,他用“先君而后臣”的说法为这种解脱找到了一种最能拿得出手的托辞,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当时思维的清晰。
  卫鞅在魏国地位低下,他的命运乃至性命均被别人所掌握。公叔痤告诉了自己对惠王的两项建议,催他速逃时,他立即做出了三项连锁判断:其一,惠王拒绝公叔痤的第一项建议,不准备任用自己,表明他并不相信自己的才能;其二,惠王不相信自己的才能,他就不会顾虑自己被别国所任用,因而就绝不会采纳公叔痤的第二条建议杀害自己;其三,惠王不会采纳公叔痤的第二条建议但却对其点头应诺,无非是把公叔痤的建议当成了昏乱之言,惠王点头应诺仅仅是对老臣临终前的应付,目的是要避免对老臣心理的刺激,绝不会认真对待其言。做出了这番分析判断后,卫鞅若无其事地在魏国度过了一段平安的日子。事实上,无论是任用卫鞅还是杀掉卫鞅,都是以承认他的才能为基础,没有这个基础,不识其才,两者都无从谈起。卫鞅的分析足显其才思的高超和敏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