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都不能少

《一个都不能少》
《一个都不能少》
  《一个都不能少》是中国著名导演张艺谋的电影,上映于1998年4月20日,电影根据施祥生小说《天上有个太阳》改编。《一个都不能少》十分简单,它要反映的是如今中国农村的教育问题,当中可看见更多更多的中国问题,这就是电影所能做到的,也是观众所能发现的。影片的结局是个好的结束,魏敏芝的寻人引起了公众的注意,得到了许多捐献,张艺谋似乎不想抹煞中国人性的存在还没在时代的转变中倾向于麻木,但这不是所有中国贫穷农村所能得到的幸运,还有无数的中国农村儿童在失学与工作之间浮沉。

基本信息

《一个都不能少》
  《一个都不能少》
  中文片名:《一个都不能少》
  英 文 名:Not One Less
  导  演:张艺谋
  编  剧:施祥生
  主  演:魏敏芝 张慧科
  片  长:102分钟
  国  家:中国
  上映时间:1998年4月20日(中国)

演职员表

·职员表

  
主演魏敏芝和导演张艺谋
主演魏敏芝和导演张艺谋
出 品 人:赵愚 张伟平
  监  制:张伟平
  导  演:张艺谋
  编  剧:施祥生
  摄  影:候咏
  美  术:曹久平
  录  音:武拉拉
  作  曲:三宝
  文学策划:王斌
  剪  辑:翟如
  制片主任:胡晓峰 张震燕

·演员表

  魏敏芝-魏敏芝(河北省赤城县镇宁堡乡中学学生)    张慧科-张慧科(河北省赤城县头堡子村小学学生)
  田村长-田正达(北京市延庆县大庄科乡水泉沟村村长)
  高老师-高恩满(北京市延庆县千家店镇沙梁子乡中心小学教师)
  孙志梅-孙志梅(河北省龙门所镇中学学生)

获奖情况

  
《一个都不能少》荣获百花奖
《一个都不能少》荣获百花奖
第五十六届意大利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金狮奖;
  天主教影评人“儿童与电影”最佳影片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佳影片大奖;
  意大利《电影》杂志最佳影片奖;
  美国国际青年文化中心青年电影协会“青年与梦想”最佳影片奖;
  伊朗第十届国际青少年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儿童教育三等奖;
  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故事片奖和最佳导演奖;
  第十九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奖;
  第二十二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
  1998年大学生电影节最佳故事片奖;
  第二十三届巴西圣保罗国际电影节观众评选最佳影片奖;
  1999年度欧洲电影评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2000年美国“青少年艺术家奖”电影组织1999年最佳国际电影奖、最佳表演奖(魏敏芝);
  《日本电影旬报》读者评选2000年世界十大最佳影片第二名。

剧情简介

  
电影精彩剧照
电影精彩剧照
  水泉小学唯一的老师高老师因为家中有事,不得不暂时请假回家。村长不得不从隔壁的村子找来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魏敏芝来代替高老师上课。高老师觉得她年纪小,可是无奈找人不容易,只好嘱咐魏敏之每天给他们抄课文,准确点清人数,一个都不能少。原本30多个学生,因为家里负担不起,所以只剩下了26个。
  学生都觉得这个老师太年轻了,没有老师的样子便开始欺负她,整个教室都乱哄哄的。张慧科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可是家里穷,母亲又病卧在床,所以他不得不到城里打工挣钱。魏敏芝得知情况后,呼吁同学一起凑钱去找他回来。
  魏敏芝到达城里后,历经辛苦,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才找到了张慧科,而且这些山区的孩子得到了社会的很大关注。

幕后故事

·背景资料

张艺谋
  张艺谋
  张艺谋说:“《一个都不能少》是一部从内容到形式都很平实、传统、司空见惯甚至非常老套的电影,这恰巧是我们的一个目的:在司空见惯中拍出一份真切和力量来。我们拍电影的人,在今天电影市场的需求下,当然要把电影拍得好看。所以,我们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电影除了好看以外,还能告诉大家什么,让大家想什么,关心什么,爱什么……因为我坚信,观众的口味并不如我们所设想的那样单一和肤浅。”
  《一个都不能少》纪录片式的风格统御了整部影片的美学,非职业演员、纪实性的拍摄手法、贫困的山村小学,这里面追求一种真实感。不管这种真实感有没有做到,但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感染了很多人。同时因为该影片与政策相符合,国家版权局为影片《一个都不能少》下发了版权保护通知,这是我国第一次对国产影片的版权实行如此正式的保护。但影片里人物在陌生环境--城市的遭遇,成为影片在威尼斯获得金狮奖的重要原因。当然也因为影片中所有的困难都是被电视台台长的怜悯所解决,遭到众多国内影评人的批评。

·关于演员

  影片选用的所有演员均是普通中、小学的教师和学生。他们都未经过专业的培训,但却以其真诚质朴的表演,演绎出感人的故事。魏敏芝和张慧科都是河北小赤城县所属两个村的学生。魏敏芝自从拍了这部片子,受到了社会的关注。魏敏芝家境和电影中的她一样贫寒,《一个都不能少》放映后,她得到了许多热心人的帮助,家里的妹妹也因此重新回到学校。后来她自己也曾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

·谋女郎魏敏芝的现状

  1998年,由张艺谋执导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上映后,年仅13岁的主演魏敏芝一举成名。此后,魏敏芝先后在石家庄精英中学、西安外国语学院编导专业就读中学和大学。2006年,魏敏芝前往美国留学深造。 近日,再次回到母校石家庄精英中学的魏敏芝,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这个曾经的河北省赤城县农村女孩,不仅已是夏威夷杨百翰大学传媒电视专业的毕业生,身边还多了一个美籍华裔丈夫。
  中国青年报:这次回国是为了拍片吗?
  魏敏芝:是的,不过我只有三个星期时间。前两周,我的摄制组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叫做《奇迹的女儿》。
  中国青年报:听起来像是要讲你自己的故事。
  魏敏芝:是的。刚到杨百翰大学时,学校的网站曾采访过我,也正因为这次访问,引起了盐湖城电视台的关注,他们决定拍摄一部关于我的专题片,就是这部《奇迹的女儿》。
  片名是我的制片人起的,在她看来,我的故事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奇迹。我觉得自己其实很平凡,还开玩笑说应该叫《平凡的女儿》。
  筹备这部纪录片时,我们并没想过做太多宣传,所以这次回国有这么多媒体关注也让大家始料未及。
  中国青年报:在美国,你身边的朋友看过《一个都不能少》吗?
  魏敏芝:我的很多老师和同学都看过。我的美国朋友还会对我说:“你和我一起去看吧。我不懂的时候,你可以讲给我听。”然后我就笑着跟他们说:“你自己看吧,我都看过很多遍了!”(笑)
  中国青年报:他们看完后会和你交流电影中的内容吗?
  魏敏芝:会。他们比较关注影片中的孩子在拍完电影后,生活有什么变化,现在怎么样了。有人看了之后会哭,还有人问我是怎么演的,说如果让他们来演,会是一个挺大的挑战。当我跟他们说,拍摄的地方正是我的家乡时,他们说:好美啊!
  中国青年报:对于这部电影给你带来的生活上的改变,你怎么看?
  魏敏芝:我经常想,如果没有周围人一直以来的帮助和支持,我的今天真的不一样。如果拍完《一个都不能少》后,没有石家庄精英集团董事长翟志海的帮助,我不可能上中学;如果没有西安外国语大学的帮助,我也不可能学习编导专业;没有陈尔岗教授的帮助,我也不可能到美国读书。所以,我走的每一步,都有人在后边支持。于是,自己的努力加上别人的帮助,才有了一个一个奇迹的产生。
  中国青年报:你的美国朋友怎么看待这些奇迹?
  魏敏芝:由于中西方文化的不同,我周围朋友对我的故事的理解也不太相同。
  “中国同学会”的朋友可能理解得更深刻一些。他们会认为,你有今天是因为你每走一步都遇到了很好的机会,其次才是有人看到了你的个人努力,并选择帮助你;而美国朋友则更多关注我本人做过什么,比方说我告诉他们我学英语的过程,他们就会觉得你很努力。感觉他们更重视个人奋斗的因素。
  中国青年报: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的看法有什么相同的地方吗?
  魏敏芝:在他们看来,虽然每个人对生活的选择都不同,但这是一个成功的案例。(笑)
  中国青年报:你的先生是一位美籍华人,你们想过未来回国发展吗?
  魏敏芝:一直都很想。我先生比较喜欢教英文,所以他想找当英文教师的工作。
  中国青年报:你们打算到哪个城市定居呢?
  魏敏芝:西安吧,多美的城市啊!

精彩影评

·关于承诺、起点与人生——《一个也不能少》杂感(作者:谷穗)

  
《一个都不能少》剧照
《一个都不能少》剧照
很久没有看影片了,在晚上近十二点的时刻时候,我竟然鬼使神差的打开了一部电影,本想看看几分钟就睡吧,意外的是,几分钟后看到了那些乡间熟悉的景色和熟悉的人事,触动了根植于自己深处的某根心弦,便在看完电影后,写下了下面的文字,或许是过分的兴奋,写下的文字竟似乎没有什么条理,请大家见谅:)。写完后自己浑身虚脱,疲惫得竟无法入睡,到大概凌晨四点,才勉强睡去。——题记      我的习惯是到了凌晨一点总要逼着自己睡的,但今天例外,因为在快十二点的时候,我打开了《一个也不能少》。       当我看着一条条乡间的小道,看着一间间残破的屋舍,看到一座破旧的似乎随时都会踏下的学校,看到那一张张只剩下三只脚的桌子,还有那一“条条”用砖头垒出来的“櫈子”,我的似乎快已封尘记忆就这般被这些画面掀开了,藏在我那久待在城市的身体里似乎快被麻木了的情感也这般倾泻了出来,那就趁现在吧,趁自己的身体已然疲惫,让自己的灵魂来做主。       满头白发的高老师要请假一个月,去照顾家里重病的母亲。村长便请来了13岁的魏老师来代课。高老师语重心长的对魏老师说:我这班学生已经溜走了十多个,现在就剩下这些,你一定要代我管住这些孩子,一个也不能少。       当我看到高老师彻夜未眠,我看到了他眼神中的不舍与牵挂。当我看到魏老师重重的点点头时,看到了她眼神中的执著与坚定。在他们简单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他们各自的承诺和对履行承诺的执著。一个虽然已是满头的白发,却依然坚守着自己的讲台,在那摇摇欲坠的教室里,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孩子。而另一个才十三岁的孩子啊,却始终坚定不移的去履行她的承诺。哪怕是去搬砖头,去混车,走到城里,去吃剩饭,去终日不停的在电视台的门口问着“请问你是台长吗”……       而我们自己呢,我们这些似乎是高级知识分子的人们呢?       我扪心自问,灵魂胆怯的无处可藏。       当我看到高老师用颤然的手去数着这个月内要用的粉笔“当我看到学生的日记中写道:我非常的难过,因为粉笔给摔断了,高老师经常教导我们要节约粉笔,哪怕是最短的粉笔头,高老师也要用指甲夹着,写上最后一个字”,当我看到老师和学生们用六元钱买了两瓶可口可乐,然后一人一口的轮流品尝时……我看到了一群在贫穷中珍惜,在困苦中寻找快乐的简单而纯真的灵魂。       简单,自然,信任,大度……       我们灵魂在被世俗而多样的生活慢慢腐蚀,是不是从物质的富足开始?难道生活的富足,总会和我们永恒追求的生活的幸福,灵魂的纯净,人与人之间信任和大度相违背吗?       我认为不。那问题出现在哪呢?       问题或许在于,人们在繁纷复杂的尘世中追求各种各样的所得时,却总是忘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这个问题是如此的普遍。当你烦躁不安,当你失意不前,当你怨天尤人,只要你静下心来想想,问问自己的灵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便可以知道答案。甚至具体到你做事没有了思路,当你感觉世事烦扰,再也理不清楚之时,你也可以想想,你本来的问题是什么,你或许便可以走出细节的围陷,走出世事的困扰。甚至当你思考着人生的各种问题时,那人也是无论如何也绕开对这个问题关于人生的思考。       我的思绪就这般的又飘到了关于人生的命题上来。       或许,人生都是由人生过程中的运和过程前已然注定结果的命注定了的。命运的一头是神秘,另一头也是神秘。或许这两端的神秘会是一个圆的一点,而我们的每个生命都是这两个神秘的中间一个渺小的弧线段而已。       可悲或可喜的是,生命只能朝着一个方向延伸。       又或许,人真的有一个完美而永恒的“前世”,我们就暂且叫它为绝对生命,就像一个完美的做制作粉笔的模子,粉笔只是他的一个永不完美的人生实例而已。人的一生就是要找回那个绝对完美而规范的粉笔模子。我们的人生就像是一支粉笔,他不断的以无法复原的消逝为代价,去试图重新塑造出一个完美的绝对生命来。       可悲的是,当去消逝我们生命的时候,却已完全忘记自己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人的生命的本源目的是什么?       千万年来,千万的像我们这样的人就这样混沌的生活着,也将这样生活下去。他们会因为小的得得失失而消耗着自己的生命,会被一些鸡毛蒜皮胡乱的涂写着自己的人生;       其中的少数人,他们仰望天上的星辰,去思考着人生永恒的意义,去执著的走向自己的朝圣之路。       我固执的认为,朝圣者的灵魂一定可以汇聚在一个永恒的天国,在永恒的指引着尘世中的人们通向那个永恒的朝圣之路。我还固执的认为,在我们的朝圣之路上,我们的生活和灵魂都要追求那种原有的简单,自然,信任,大度……才能通向那个永恒的地方,那个地方的名字里,一定含有着真、善和美……这几个,或许,也是一个也不能少。  

·关于对待一个故事应有的态度——高龄男青年JJ

  魏敏芝和张慧科回到了那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子和那个几张破烂的桌子椅子放在一个连窗户都没有的小破房子里所谓的学校.一起去的是电视台的记者,同车带去了城里好心市民捐去的东西.虽然东西不多,却足够孩子们用他们未敢幻想过的彩色粉笔在黑板上写字,一人写一个字,甚至可以多写两个,把魏老师也写上去,他们很开心,城里人捐去的还有很多钱.校长许诺会用这些钱来重新修一下学校.故事就在他们往黑板上写字的同时,开始上结束字幕,导演张艺谋.
  故事的结局未知.虽然张慧科回去了,但他的家人,躺在床上他的生病的母亲,是否能够继续支撑那个穷困的家,这个家是否能让他很好的完成学业,继续他的生活.虽然如果不出意外,校长足够信守承诺,用那些钱盖了新校舍,罗老师一个人,加上魏老师,也许她不再继续呆在那里,但可以肯定她会舍不得那些孩子,但加上她也只有两个老师,他们是否有能力利用抄课文这样的教育手段让这些孩子得到应有的教育,而不仅仅是让他们认几个字,会算几道数学题这么简单.他们能做到吗.
  故事并没有把这些都圆满,我在故事的最终,开始体会到导演的良苦用意.当然,当我们路上碰到迎面而来,求好心人给点钱买个包子,求好心人帮忙的时候,我们应该象电影里的饭店老板,电视台台长,甚至那个车站里告诉魏敏芝去找电视台的人一样,哪怕只要给他们一点帮助.我们需要在电视台上看到这些需要帮助的人的时候,慷慨解囊捐出哪怕一点钱也好.而不是象那个收发室的阿姨,满是漠然,生怕他们是何处来的诈骗组织,自己的两块钱会被骗干净,没准自己会被这些样子看起来很朴实的人,在一转脸砍掉手臂.
  但对待这个故事,我们是否还能考虑更多.特别是真正和这些问题相关联的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当国外的媒体记者,用这部电影来概括当前的中国现状,给我们戴高帽子的时候,在目前这个敏感时期以此为中国人权问题的证据的时候,他们是否会觉得底气不足.事实上,的确有所进步,但比起房子价格越来越贵,物价越来越高,而中央电视台的大楼建得光怪陆离,耗资上百亿的时候,这些电影中的情景却依旧没有消失.
  感谢张艺谋,他没有让故事结束.而正是这种结尾,让我在思考后给出了应有的态度.这样的结尾,才是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