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姬之乱

  骊姬之乱发生在春秋战国的晋国献公时。(前657年—前651年),此故事出自《左传》僖公四——六年(公元前657年—前651年),骊姬是春秋时山西人,本是骊戎首领的女儿,公元前672年,被晋献公虏入晋国成为献公的妃子,她使计离间了献公与申生、重耳、夷吾父子兄弟骊姬之间的感情,并设计杀死了太子申生,制造了“骊姬之乱”。

骊姬简介

骊姬
骊姬
   骊姬,春秋时代骊戎(今陕西省临潼县)国君的女儿,晋献公姬,诡诸的王妃,有姿色,工心计,生不详,死于前650年。
  春秋时期晋献公五年(公元前672年),晋献公出兵攻打骊戎(古代少数民族名。西戎的一支,姬姓。在今陕西省临潼县的骊山),晋献公十五年(公元前663年)灭了骊戎之君,将他的女儿骊姬作为俘虏带回国内。
  那时人迷信,遇事都要占卜。卜人用龟甲占卜不吉,用蓍甲占卜吉,结果截然不同。献公先有成竹在胸,就说:“还是信蓍草的,”可卜人坚持说:“筮短龟长,不如从长。”献公那里能听得进去。
  骊姬的美丽,令献公想入非非,不顾占卜人的劝阻坚持将其纳为己有。献公十分宠爱骊姬,把她立为夫人。骊姬以美色取得了晋献公的专宠,奸狡诡诈,献媚取怜,逐步博得晋献公的信任,参与朝政。后来,骊姬生了一个儿子,叫奚齐。因此,为自己母子的未来权位未雨绸缪,蠢蠢欲动,为奚齐争取继承晋国国君的地位。
  首先,她要为儿子扫清踏上国君之位的障碍,除掉最有才华的三个王子:申生、重耳、夷吾
  晋献公有个宠爱的戏子叫小施,和骊姬有私情,她就同优施设谋,展开一系列活动,排挤晋献公另外的几个儿子。骊姬问小施说:“我要立奚齐为太子,就是担心申生、重耳、夷吾诸公子反对怎么办呢?”小施说:“把他们早点安排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地位已经到顶点了,这样就会轻慢国君的心;如此,则不难对付,”并建议先从太子申生下手。
  骊姬又买通晋大夫梁五和嬖五,叫他们对晋献公说:“曲沃(今山西省闻喜县东北)这个地方,是晋国祖庙所在,最好派太子申生去镇守,蒲城(今山西省吕梁县)和南北屈(今山西省石楼县东南),是边防要塞,最好派公子重耳、夷吾分别防守,”献公中计,只留下奚齐与卓子二人在身边,以伺机废立,史称“二五害晋”,小施教骊姬半夜三更在献公面前哭诉说:“我听说,申生很会收买人心,恐怕要对您行凶,夺取王位,”献公说:“哪会爱他的百姓,却不爱他自己的父亲呢?”骊姬知道献公仍然信任太子,于是再次密谋,有一天太子申生从曲沃送来一块祭肉给晋献公,骊姬暗中在祭肉放上鸩毒,然后加罪于太子,以此迫死太子,又诬重耳、夷吾也参加申生的阴谋,把两位公子也逼到狄国和梁国去了,骊姬见时机已经成熟,就逼献公立奚齐为太子。
  公元前652年(晋献公二十六年),献公死,奚齐继立,被晋大夫里克等杀死,立公子夷吾为晋惠公,公元前650年,骊姬诬害太子罪迹暴露,被杀死。

骊姬之乱

骊姬之乱
骊姬之乱
  晋献公娶了六个妻子,生了五个儿子。其中,齐姜生了太子申生,戎国大戎狐姬生了重耳,她妹妹小戎子生了夷吾。骊戎族人许配了骊姬给晋献公,她生了奚齐,她陪嫁妹妹生了卓子。
  当初,晋献公想立骊姬为夫人,他算了两次命,第一次结果不吉利,第二次吉利。献公决定按照第二次的结果办事。(参考《左传》鲁僖公四年)
  骊姬受到晋献公的宠爱,她希望立奚齐为太子,让他继承君位。她贿赂晋献公宠信的大夫梁五和东关嬖五,使他们说服献公让太子申生、重耳和夷吾离开京城。那两个大夫对献公说戎族人和狄族人经常侵犯晋国,需要派长子捍卫领土,使戎狄再也不敢侵犯国家。献公让太子住在曲沃(今山西闻喜县东),重耳住在蒲城(今山西隰县西北),夷吾住在二屈(今山西吉县)。两个大夫借用保卫国家安全的名义来阻止献公的长子当国君。(参考《左传》鲁庄公二十八年)(前666年)。
  前656年,骊姬施展阴谋,陷害太子申生,让申生到曲沃去祭祀亡母,而且把用来拜神的肉和酒拿回来献给他父亲献公。骊姬在酒肉偷偷的下了毒。晋献公把肉给狗吃,狗被毒死了,发现肉里有毒,以为是申生想谋杀他。申生逃回曲沃,晋献公杀了申生的师傅杜原款。
  有人建议申生为自己申辩,向献公揭露骊姬的阴谋,申生回答:“我父君如果没有骊姬,寝食不安,如果为自己辩护,骊姬会受到惩罚,父君年纪那么大,我不想让他伤心。”那个人就劝告申生快点逃走,申生不肯。于是,二月十七日,申生自缢于曲沃,人称恭太子。
骊姬
骊姬
  骊姬野心勃勃,也陷害太子申生的弟弟重耳和夷吾,献公攻打蒲城讨伐重耳,重耳带着贤士赵衰、狐偃、咎犯、贾佗、先轸等往狄族人的地方逃走。(参考《左传》鲁僖公四年)
  前655年,晋献公派贾华等人往二屈讨伐夷吾,夷吾往梁国逃走。
  前651年九月,晋献公逝世,立十五岁的奚齐为国君,让荀息当国相为他鼎立相助。十月,晋国大夫里克杀了刚刚即位的奚齐,当时晋献公还没有安葬。荀息立奚齐的弟弟卓子为君主。十一月,里克又杀了卓子和骊姬,荀息悬梁自尽。(参考《左传》鲁僖公九年)
  里克迎接了重耳回国即位,重耳谢绝,所以里克只好请他弟弟夷吾登上宝座。

史记记载

·左传原文

  初,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从筮。”卜人曰:“筮短龟长,不如从长。且其繇曰:“专之渝,攘公之羭。一薰一莸,十年尚犹有臭。必不可!”弗听,立之。生奚齐,其娣生卓子。
  及将立奚齐,既与中大夫成谋。姬谓大子曰:“君梦齐姜, 必速祭之!”大子祭于曲沃,归胙于公。公田,姬置诸宫六日。 公至,毒而献之。公祭之地,地坟;与犬,犬毙;与小臣,小 臣亦毙。姬泣曰:“贼由大子(。”大子奔新城(。公杀其傅杜原款。
  或谓大子:“子辞,君必辩焉。”大子日:“君非姬氏,居不安,食不饱。我辞,姬必有罪。君老矣,吾又不乐。”曰:“子其行乎?”大子曰:“君实不察其罪,被此名也以出,人准纳我?” 十二月戊申,缢于新城。
  姬遂谮二公于曰:“皆知之。”重耳奔蒲,夷吾奔屈.
  (以上僖公四年)
  初,晋侯使土为二公子筑蒲与屈,不慎,置薪焉。夷吾诉 之。公使让之。士为稽首而对曰:“臣闻之,无丧而戚,忧必仇 焉。无戎而城,仇必保焉。寇仇之保,又何慎焉?守官废命, 不敬;固仇之保,不忠。失敬与忠,何以事君?《诗》云:‘怀德 惟宁,宗子惟城。’君其修德而固宗子,何城如之?三年将寻师焉,焉用慎?”退而赋日:“狐裘尨茸,一国三公,吾谁适从?”
  及难,公使寺人披伐蒲。重耳曰:“君父之命不校。”乃徇曰:“校者,吾仇也。”逾垣而走。披斩其祛,遂出奔翟。
  (以上僖公五年)
  六年春,晋侯使贾华伐屈。夷吾不能守,盟而行。将奔狄, 卻芮曰:“后出同走,罪也,不如之梁。粱近秦而幸焉。”乃之粱。
  (以上僖公六年)

·译文

  当初,晋献公想把骊姬立为夫人,便用龟甲来占卜,结果不 言利;然后用蓍草占卜,结果吉利。晋献公说:“照占筮的结果办。” 卜人说:“占筮不灵验,龟卜很灵,不如照灵验的办。再说卜筮的 兆辞说:‘专宠过分会生变乱,会夺去您的所爱。香草和臭草放在 一起,过了十年还会有臭味。’一定不能这么做。”晋献公不听卜 人的话,把骊姬立为夫人。骊姬生了奚齐,她随嫁的妹妹生了卓子。
  到了快要把奚齐立为太子时,骊姬早已和中大夫有了预谋。骊姬对太子申生说:“国君梦见了你母亲齐姜,你一定要赶快去祭祀 她。”太子到了曲沃去祭祝,把祭祝的酒肉带回来献给晋献公。晋献公在外打猎,骊姬把祭祀的酒肉在宫中放了六天。晋献公打猎回来,骊姬在酒肉中下了毒药献给献公。晋献公洒酒祭地,地上的土凸起成堆;拿肉给狗吃,狗被毒死;给官中小臣吃,小臣也死了。骊姬哭着说:“是太子想谋害您。”太子逃到了新城,晋献公杀了太子的师傅杜原款。
  有人对太子说:“您要申辩。国君一定会辩明是非。”太子说: “君王如果没有了骊姬,会睡不安,吃不饱。我一申辩,骊姬必定 会有罪。君王老了,我又不能使他快乐。”那人说:“您想出走吗?” 太子说:“君土还没有明察骊姬的罪过,我带着杀父的罪名出走, 谁会接纳我呢?”十二月二十七日,太子申生在新城上吊自尽。
  骊姬接着又诬陷重耳和夷吾两个公于说:“他们都知道申生的阴谋。”于是,重耳逃到了蒲城,夷吾逃到了屈城。
  当初,晋献公派大夫士为为重耳和夷吾修筑蒲城和屈城,不 小心,在城墙里放进了柴草。夷吾把这件事告诉了献公。晋献公反人责备了士芬。士芬叩头回答说:“臣下听说,没有丧事而悲伤, 忧愁必定变为仇怨。没有战事而筑城,仇敌必定来占领。既然仇 敌会来占领,又何必那么谨慎呢?在官位而不接受君命,这是不敬,加固仇敌的城池,这是不忠。失去了恭敬和忠诚,拿什么来事奉国君呢?《诗》说:‘心怀德行就是安宁,同宗子弟就是坚城。’ 国君如果能修德行并巩国宗子的地位,有什么城池比得上呢?三 年之后就要用兵,哪里用得着那么谨慎?”士芬退下来后作了首诗 说:“狐皮袍于毛蓬松,一个国家有三公,我该跟从哪一个?”
  到灾祸发生时,晋献公派寺人披去攻打蒲城。重耳说:“君父的命令不能违抗。”于是他通告众人说:“违抗君命的人就是我的仇敌。”重耳翻墙逃走,寺人披砍掉了他的袖口。重耳于是逃亡到 了狄国。
  鲁僖公六年的春天,晋献公派贾华去攻打屈城。夷吾坚守不住,与屈人订立盟约后出走。夷吾准备逃往狄国,卻芮说:“你在重耳之后逃到狄国去,这证明了你有罪,不如去梁国。梁国靠近秦国,而且得到秦国的信任。”于是夷吾去了粱国。

评价

  骊姬窃乱晋国是从太子开始的。献公五子,由五女所生。太子申生,公子重耳,夷吾,骊姬妹生卓子,骊姬生奚齐。欲窃晋国必须将亲子奚齐立为太子。
  骊姬尽施挑拨献公离间太子之能事,买通献公男宠梁五和东关五,以宗庙社稷为由,将太子申生遣出京都,驱之曲沃;又遣公子重耳和夷吾去主管蒲和南,北二屈两地。达到三子离开国都的目的后,便开始肆无忌惮谗言太子申的谎话,以弑君篡国陷太子申于不仁不义,逐使献公对其失去信任。
  骊姬唆献公违反规制派太子攻打霍国,胜则得民心遭受陷害;败则获罪。果真太子大胜而归,谗言更胜。
  几年后,骊姬见时机成熟,毫不掩饰对献公说:我听说太子谋害你的计划已成熟,过去早就告你申生颇得民心,全仗他让民以利,然则打败狄人。如今时时夸耀自己打败狄人是善于用兵。。。。。。国君若仍不采取对策将大难临头。得到认可,骊姬终于下手了。假借君命让申生去祭祀母亲,并要将祭祀的酒肉带回孝敬君王。骊姬乘机下毒诬陷申生,献公下令杀掉申生的师傅,申生逃回新城曲沃。
  骊姬追至曲沃,力陈申生谋害父亲罪恶,百姓憎恶你这种人,这样的人怎能活得长久?逼其在宗庙上吊自杀。
  申生死,骊姬又诬陷重耳,夷吾二公子参与了申生的阴谋。终使献公派刺客赴两地刺杀二公子。重耳,夷吾先后逃国流亡。奚齐做了太子,从此制定法律,不准诸公子再回到晋国,晋国便没了公族,清一色的骊姬之后。骊姬目的终于达到。
   至于重耳十几年后重振晋国,后衰亡,灭中行,智瑶几家宗族,以至晋衰被赵魏韩三家所分,是后话,与此段历史毫无干系。
   献公死,奚齐立,骊姬未得安宁。母子终被以卿大夫里克为首的三公子的死党所杀。后立骊姬妹儿子卓子为君,又被里克诛灭家族。至此骊姬一生心血付之东流。骊戎血脉在晋国寸草未留。
   然而,骊姬惑乱晋国之害远没结束。在秦的操纵下,专选无才缺德的公子夷吾回国为君,所称晋惠公。惠公不仅狂妄不羁,做人毫无信义,狂杀里克等有功大臣。百姓离心离德,致使晋一直处于动荡之中。秦则对晋出入自如,晋毫无抵抗能力,秦国也便对晋惠公捉放自如。真有些国破山河碎的气味了。直至十多年后重耳回国重振江山,“骊姬之乱”方显最终结束。
   女人为亡国祸水,历史记载很多。妹喜灭夏桀,妲己灭商纣,褒姒灭西周。都是女人惹的祸。以此类推,中国史来亡国都可找到女人惑乱理由。史上这样说了,后人如此认了,往事越千年,真不知孰是孰非。
   骊姬乱晋,实实不假,评来阴险毒辣;强晋无端侵略他国,毁骊戎宗庙却正义若然。《三国》智斗杀人是英雄,骊姬韬晦乱敌非女才?古人不把女子当人,论事先将女子列入另类,赞不得夸不得。有乱棒打一人,若反抗,先看男女,男者叫英勇不屈,女人只能以头应之。这叫合乎礼仪,否则便乱了规则。先祖这样定了,写史的谁能跳出这等怪圈?
   “骊姬之乱”所论必须改过,因它有失公平,因它不合逻辑,因它欺天瞒地,更因它实实在在属中国文化的糟粕。
  受欺凌者必须反抗,不分男女,勿论手段。这便是正义,这便是真理,是中国千年困苦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