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

  权威,辞典释义是权力,威势或者是使人信从的力量和威望,或是在某种范围里最有地位的人或事物。对于权威,许多学者都有自己的判断和定义。

学者的定义

权威
权威
  “一个哪怕只由两个人组成的社会,如果每个人都不放弃一些自治权,又怎么可能存在”。——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1995年版第608页)
  “一方面是一定的权威,不管它是怎样形成的,另一方面是一定的服从,这两者都是我们所必需的,而不管社会组织以及生产和产品流通赖以进行的物质条件是怎样的。”——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1995年版第226页)

词典解释及应用

  1.权力,威势。《吕氏春秋·审分》:“万邪并起,权威分移。”《北史·周纪上论》:“昔者水运将终,羣凶放命,或权威震主,或衅逆滔天。”
  2.使人信从的力量和威望。 丁玲 《过年》:“只觉得舅舅仍然很尊严,很大,高不可及,只呼吸都象表示出有与凡人不一样的权威。” 老舍 《四世同堂》四五:“因为佩服 默吟 ,他才觉得 默吟 有裁判他的权威。”
  3.统治,威慑。 萧红 《生死场》一:“全个村庄在火中窒息。午间的太阳权威着一切了。”
  4.在某种范围里最有地位的人或事物。 孟伟哉 《一座雕像的诞生》:“‘先生们!有何观感?’我国的一位雕塑权威……直接讲出法语,询问一位有着 别林斯基 发型的外宾。”

权威的表现以及作用

  在社会生活中靠人们所公认的威望和影响而形成的支配力量。权威依其体现者的不同,分为人物的权威、著作的权威、言论的权威、政党和团体的权威等;依表现权威的社会生活领域和影响的范围不同,分为政治的、军事的、经济的、理论的、道德的、宗教的、科学的权威等。
  权威和权力都以服从为前提,两者有联系又有区别。权力是一种强制力量。权威是通过令人信服的威信、影响、声誉发生作用。在许多场合,权威和权力结合在一起,相互为用、相互增强。
  权威产生于人们组织起来进行联合活动的客观需要,它是社会生活不可缺少的条件。马克思说:"许多个人进行协作的劳动,过程的联系和统一都必然要表现在一个指挥的意志上,表现在各种与局部劳动无关而与工场全部活动有关的职能上,就象一个乐队要有一个指挥一样"(《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第 431页)。这个"指挥的意志"就是权威。没有权威,任何一个社会要保证生产连续不间断地进行,社会秩序正常运转,都是不可能的。随着生产过程日益社会化,人们交往活动日益扩大,权威愈益深入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
  权威的表现形式和作用范围是历史地变化着的。在人类的远古时代,生产力水平十分低下,人们集体劳动和共同生活,形成最早的氏族酋长的权威。这种权威并不具有国家权力的性质。在阶级社会里,统治阶级代表人物的权威主要靠国家权力来维系。这种权威在历史上作用的性质,取决于他们所代表的阶级的历史地位。对社会历史发展起促进作用的权威是进步的权威,对社会历史发展起阻碍作用的权威是反动的权威。被剥削、被统治阶级为了自身的解放,集中本阶级的意志形成了革命的权威。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形成的无产阶级革命 领袖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权威。无产阶级革命领袖主要靠其正确领导所形成的威信即权威,把整个阶级和广大人民团结成为统一的战斗力量,去摧毁旧世界,建设新社会。在消灭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的社会主义社会里,权威日益体现在为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对社会生活的管理和发展社会生产的组织领导中。社会主义社会把社会利益、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结合起来,形成共同的理想、信念、道德、纪律和行动,是最需要权威和最能形成权威的社会。
  无政府主义和反权威主义者宣扬个人绝对自由,反对一切权威。他们认为权威和自治是绝对对立的,把权威说成是绝对坏的东西,只要自治而反对权威。绝对权威论者把权威绝对化,超越时代和历史条件提倡对权威的盲目服从和偶像崇拜。这两种倾向都是错误的。

权威与权利

·权力的定义

  社会学认为,权力是指产生某种特定事件的能力或潜力;许多心理学家视权力为人们行动和互相作用中的一个重要的基本的动机;还有人认为,权力就是一种与理解的预测行为特别有联系的动机。这些定义均没有揭示权力的真正本质。
   统一价值论认为,人为了更好地生存与发展,必须有效地建立各种社会关系,并充分地利用各种价值资源,这就需要人对自己的价值资源和他人的价值资源进行有效地影响和制约,这就是权力的根本目的。
  总之,权力的本质就是主体影响和制约自己或其他主体价值资源的能力。

·权威的定义

  权力的客观目的在于影响和制约他人的价值来为自己的生存与发展服务,因此权力是一种客观的、间接地价值形式,它必然会反映到人的主观意识之中,这就形成了权威。
  权威:权威是权力在人的头脑中的主观反映形式。

·权力与权威的关系

  权威与权力的关系实际上就是主观与客观的关系:一方面,权威以权力为基础上下波动,权力的大小在根本上决定着权威的大小,权力的发展方向与发展规模在根本上决定着权威的发展方向与发展规模,权力如果发生了变化,权威迟早会发生变化;另一方面,权威的大小可以在一定程度偏离权力的大小;第三方面,权威会对权力产生一定程度的反作用。
  有些人虽然实际权力并不大,但他的魄力、智力和人格能够给人产生强大的权威感,强大的权威感有时会放大和扩展一个的实际权力。不过,一般情况下,权力与权威的大小是基本对等的。

社会学关于权威的讨论

  权威行动的作出,即权威的运用,是权力的主要形式之一。通过权威的运用,众多个别行动者的行动被置于或保持在有秩序的状态中,或者被协调起来在合作中达到某一特定目标或某些普遍目标。
  达到行动的秩序或协调性的主要机制是:
   (1)交换;
  (2)共同利益;
  (3)团结一致——它来自
  (a)相互间的感情,   (b)原始社区,   (c)信仰社区,   (d)市民社区;
  (4)权力——
  (a)权力的影响,   (b)权威,   (c)强迫性控制。
  当处于一定关系中的每个行动者互惠地完成服务于他人或有利于他人的行动时,就存在着“交换”。
  当每个行动者希望分享从第三方或某些其他外部来源获得的利益而被激发去完成预期的行动时,“共同利益”就发生作用。
  当人们相信,集体本身的存在或其他合作者作为集体成员将获得更多的利益时,“团结一致”就作为唤起有秩序的或一致的行动的刺激因素而发挥作用;集体可以通过个人“相互间感情”的纽带或通过“原始的”(例如亲属的、种族的或领土的)同一联系而形成;也可以在共同拥有神圣象征物(“信仰的”)的基础上,或在“市民社区”共同成员身份的基础上形成。
  当所要完成的行动的模式是由一个行动者或几个行动者(不是采取联合行动的行动者)来建立时,通过“权力”而实现的众多行动者的行动秩序和行动联合就产生了。“影响”是权力的一种形式,它需要:(1)通过提出具体的模范行动或“典型”来提供模式或模型。(2)我们所讨论的中心:“权威”,即通过提供可归入上述任一机制中的认识方面的图式(例如,智力评价)和一般化的计划(如战术和战略规划这样的行动蓝图)来起作用。“强迫性控制”,可以通过命令来发生作用,这些命令被认为是由于诸如扣留报酬(如收入)或拒给所希望的条件(如物质生活地位的升迁或物质福利)这类制裁而具有威力的。强迫性控制也可以通过控制环境而起作用,因为行动者必须牺牲自己来适应环境。
  权威是权力的这样一种形式:它通过命令来安排或联合其他各个行动者的行动。这些命令之所以有效,是因为被命令者认为这些命令是合法的。权威不同于强迫性控制,因为后者借助其赏罚能力而使人们遵从其命令和规定。但两者的这种区别是分析性的,因为在实际经验上,权威和强迫性控制在许多联合体中是并存的。
   因此,可以给权威下定义为合法的权威。它在控制被命令者行动时的有效性受到其他同时发生作用的机制的影响。例如,(合法的)权威可以通过同时发生作用的权威运用者与被命令者之间的交换机制而得到加强,比如,后者可能获得特殊的报酬(工资或薪水),作为他完成特定行动的报答。权威运用者和权威的对象,在完成像赢得战斗或实现经济规划这样的集体目标方面也可能具有共同利益(尽管不时平等地分享的)。权威运用者和权威的对象可以通过团结而联合起来,这种团结是通过他们的协作(比如赢得比赛或者改善大学工作质量)而形成的;权威运用者与权威的对象之间也可能具有个人感情或种族同一的纽带。在所有这些例子中,有关的机制与(合法的)权威同时发生作用,即可能增强或可能削弱遵从权威运用者所发布的命令的动力,也将增强或削弱完成特定行动的动机。
  必须强调指出,不同的机制可能并不协调地发挥作用。例如,在合法权威的运用者与权威的对象之间可能并不存在共同的利益。权威运用者与权威的对象之间可能没有联系的纽带或团结;他们作为个人可能实际上是相互厌恶的或者在种族方面是相异的,等等。他们也可能处于这样一种交换关系中,这种关系对下属来说是不满意的,因为在这些下属看来,他们所获得的报酬同要求他们去完成的行动是不相称的。
  还须指出,强迫性控制的实施同合法权威的运用可能协调,也可能冲突。以不正当的方式实施强迫性控制,可能使人们对强迫性控制实施者的权威的合法性产生疑问,因而引起对控制的反抗;但同时,合法性的实际属性可能继续存在,并仍然有效。

合法性权威获得

  权威的合法性归根到底是个信念问题,这种信念关系到权威在其中得以运用的制度体系的正义性,关系到命令本身或命令的颁布方式的正义性。
  Max Weber把权威获得合法性的方式分为:传统的、合理合法的和神授的三种方式。
   传统的获得合法性方式在于这一信念:权威制度是长期以来存在的各种制度的继续;权威运用者通过某一程序并按照长期以来一直有效的资格而担任权威角色;他所宣布的命令实际上同长期以来被认为有效的命令是一致的,或者是由他按照任职者或同他之间有法的关系的前任长期以来所拥有的自由决定的权力来实施的。
  合理合法的获得合法性方式在于这一信念:权威运用者的制度体系,任职者之担任权威角色,命令(或规章)的内容和颁布方式都是符合某一或某些更一般的准则的。
  神授的获得合法性方式在于这一信念:权威运用者和他所颁布的规章或命令具有一定的神圣性。
  在所有这三种情况下,权威制度体系的合法性,任职者的就任,规章或命令的内容及颁布方式,都有这样的信念基础,即相信它们同最高的授予合法性的“权力”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这种最高的授予合法性的“权力”可以是上帝的意志,王朝或社会的缔造者,自然法,以及人民的意志等等。换言之,传统的和合理合法的权威获得合法性方式,也是基于这一信念:同神圣的(即神授的)起源有因果关系。这两种方式与神授的获得合法性方式的区别在于,它们是间接地或有中介地同神圣起源(即神授)相联系,而不像神授的合法化权威那样同神圣起源比较直接地相联系。
  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即权威运用者和权威的对象),都体会到一种需要,即需要有关于所运用的或所服从的权威具有合法性的信念。统治者之所以体会到这种需要,是因为他们认为这种信念可以巩固其权力,也因为他们主观上需要相信他们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即同某种更高的法相符。他们需要为自己辩护。臣民们具有类似的需要,是因为他们要在他们所生活的世界中看到秩序,这种秩序将通过把他们纳入一个更大的模式中去而使他们的地位以及在这种从属地位上所必须承受的剥夺变得富有意义的,因而也是可以接受的。他们必须相信世界事务中的一种模式,这一方面是由于对秩序有一种认知上的需要,另一方面是由于需要从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中看到意义以及从生活所赋予自己的善与恶中看到意义。正因为如此,他们希望看到权力被合法地运用,而不是非法地运用。

权威合法性的丧失

  但是,权力常被那些权力形式对象看作是不合法的。它被看做是强迫性控制,而不是合法的权威。权力要称为合法的,就必须可归于一个更一般的意义模式或秩序之下。如果它明显地不符合这种秩序,它的合法性就要遭到驳斥。
  如果权力不正当地行使,即违反关于角色、报酬和种种条件的分配的最高通则,那么权力就被看做是强迫性控制,而不是合法的权威。如果权威在维持秩序和分配角色、报酬等方面的作用削弱或丧失,那么权威也会失去其合法性。如果强迫性控制在维持秩序(即使这种秩序对许多处于这种秩序之下的人来说可能是有害的)方面是有效的,那么它就存在着一种合法性(即由被控制者赋予合法性)的趋势。
  任何社会都不存在权力的合法性得到普遍承认的现象。团结(种族的团结与信仰的团结)中的裂痕使人们拒绝给予合法性;同样,关于有权势者与受权力支配者之间存在着不同利益的信念,也阻止了合法性的赋予。政权的统治者如果未能建立或维持他们所创立或被认为是由他们创立和维持的秩序的合法性,那么这一失败就会使这种秩序更不稳定。维持合法性的失败,增加了由另一批统治者和另一种新政权来替换原来的统治者及其政权的可能性。

权威人格

·内涵

  权威人格有两层涵义:一层是喜欢服从权威的心理特征;一层是喜欢以权威自居的心理特征。为什么人们愿意服从权威?社会心理学给出的理由主要有两个方面:规范性的影响和信息源的影响。人们希望别人喜欢自己(规范的影响),并且希望自己的主张是对的(信息的影响)。
  首先,人们倾向于做别人做的事或者别人要求自己做的事,从而使自己能被社会接受和承认。其次,如果在一个模糊的情境下------人们会更相信其他人关于适当和正确行为方式的暗示,更会可能按照专家或者可靠的消息传达者告诉他们的方法做事情。另外,有关研究表明,人们服从权威实际上是人们固有习惯的一部分,这些习惯是人们从小在不同的环境中习得的,这就是绝对服从权威。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人们可能对不服从感到很迷惑,从而导致服从权威。除了人们愿意服从权威外,人们也具有以权威自居的心理特征。产生这种心理的深层原因是由权威者所具有的优越地位所诱致的。这种优越地位为解决不确定性提供了更好的手段。所以,一般而言,权威人格的两层涵义是统一的,其最终目的是服务于不确定性的解决。权威人格在现实中的表现是一个连续体。直线的右极表示强权威人格,直线的左极表示弱权威人格,中间表示从强权威人格到弱权威人格的过渡状态。权威人格表现出服从权威的涵义时,权威人格呈现的是集体性表象,当权威人格表现出以权威自居的涵义时,权威人格呈现的是个人性表象。个人性表象是实质表象,集体性表象是形式表象。形式表象服务于实质表象,实质表象依赖于形式表象。权威人格本质上是一种非对称人格。
  权威人格是一种反民主的人格,阿多诺曾用以解释纳粹德国种族优越感和仇恨其他民族的起源。心理学家们认为,儿童期家庭的生活经验和亲子关系、社会文化环境的影响,如迷 信、宗教、破坏、保守行为等,在这种人格的发生上都有很大的作用。本质上是一种非对称人格:一是品质小与意志大;二是外表强与内心弱;三是物质实与精神虚。另外,权威人格本质上也是一种分离人格:一是奴才人格与主子人格的分离;二是自卑人格与自尊人格的分离;三是自由人格与奴役人格的分离;四是柔弱人格与残暴人格的分离。形成权威人格的深层原因是不确定性。权威人格的消解过程本质上也是权威人格的理性化过程。

·表现

  权威人格主要表现有:一是品质小与意志大。当处于非权威地位时,其人格更多表现的是小的一面;当处于权威地位时,其人格与意志便呈张狂态。其中“小”是手段,“大”是目的。“小”表现的是压抑, “大”表现的是释放。正因为有“小”所有才会有“大”。所以,当其人格越是压抑,其后释放便越是迅猛,越呈张狂态。
  二是外表强与内心弱。当人格处于非权威态时,外表与内心相比,内心弱占主导地位;当人格处于权威态时,外表与内心相比,外表强占主导地位。不管是人格处于非权威态,还是权威态,其总的特征是外表强与内心弱的统一,只不过在不同的“态势”下各有占主导地位的角色。“弱”本身来自对权威者的恐惧和权威者自身的“虚”所致。 “强”本身来自权威者维护权威的需要和非权威者自我表现的需要。所以,“强”是形式,“弱”是实质。
  三是物质实与精神虚。一方面,对非权威者而言,对权威的需求本身就是一种精神虚的表现,而精神的虚往往又会诱致人们通过物质的实来弥补。另一方面,对于权威者而言,由于没有了依附性,也许相对非权威者而言更为空虚,这时,权威者会充分利用自己的权威特权通过物质的实来弥补自身精神的虚。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这种“实”与“虚”的矛盾总是存在的,但会呈不同的强弱状态。在有些条件下,譬如,在社会转型条件下,这种“实”与“虚”的矛盾会表现的更为强一些;但在有些条件下,如社会发展的繁荣期,这种“实”与“虚”的矛盾会表现的相对较弱。
  另外,权威人格本质上也是一种分离人格,这种分离人格主要表现为两极性。
  一是奴才人格与主子人格的分离。与其处在非权威状态时,其主要表现的是奴才人格;当其处在权威状态时,其主要表现的是主子人格。
  二是自卑人格与自尊人格的分离。当其处在非权威状态时,其自卑人格主导地位;当其处在权威状态时,其自尊人格占主导地位。
  三是自由人格与奴役人格的分离。当其处于非权威状态时,为了追求自身的自由人格,不得不呈现被奴役人格的特征;当其处于权威状态时,为了保证自身自由人格充分伸张,又不得不充分张扬自己奴役别人的人格特征。
  四是柔弱人格与残暴人格的分离。当其处于非权威状态时,更多呈现的是柔弱人格;当其处于权威状态时,更多呈现的是残暴人格。柔弱诱致残暴,残暴催生柔弱,残暴与柔弱互为平衡和补充。

·形成原因

  权威人格的形成,原因是总体性的。形成权威人格的深层原因是不确定性。由于不确定性的存在,从而导致了依附性和依赖性,即非权威性;而非权威性又导致了对权威性的向往,从而使人格在现实中摆动于非权威和权威状态之中。
  如果说遗传是影响人格的一个重要因素,那么,权威人格的形成可能也与遗传有关。因为人生而具有对不确定性的恐惧,从而也诱致了对权威的需求和对自身成为权威的向往。
  环境也是影响和形成权威人格的一个重要因素。一般而言,环境越艰苦,越容易诱致权威人格的形成。因为环境越艰苦其给人带来的不确定也就越大,从而也就越容易使人产生无助感。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也就越希望有一个权威来为其解决摆脱困境的问题。所以,一般而言,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早期和在一些条件比较艰苦的地区,人们的权威人格特征会表现的更加明显。 “小”也容易诱致权威化。“大”本身就是权威的一种存在形式。在复杂的环境中,“小”的不确定性要大于“大”的不确定性。所以,“小”为了更好地解决不确性问题,就必须向“大”的方向发展。在“小”向“大”发展的趋势中,其呈现的人格特征就是权威化。 事物的分散状态也是诱致权威化的一个因素。由于分散,从而缺少了合力和联系,从而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从而使人格更呈权威化特征。 小农经济就容易使人产生权威人格和权威意识。小农经济既具有“小”的特征,又具有分散的特征。
  中国农民权威人格的形成与小农经济的生产力状况是紧密相关的。“小”与分散的特征,既导致了广大农民对付自然的无力,又导致了广大农民在政治上的软弱,从而从两个方向催生了农民的权威人格。一方面,相对于自然而言,广大农民依附于老天爷的权威,同时也幻想自己成为天王老子;另一方面,相对于社会而言,广大农民依附于“神圣的共同体”,寄希望于皇帝,同时,也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皇帝。时至今日,由于历史和现实的交互作用,中国人的权威人格特征仍极其明显。这种权威人格持征不仅表现在广大农民身上,而且在农民出身的知识分子身上也有很强烈的表现。
  分工制度的发达也是导致权威人格的一个条件。分工使知识局部化,同时分工又使组织结构分离化,这两种趋势都有助于增大不确定性,从而客观上有助于权威人格的形成。但分工本身又有一种消除权威人格的趋势。首先,分工虽然使知识局部化,但却有助于知识权力的交互均衡和制衡。分工者对于不同的方面而言,自身既是权威,又是非权威。分工者对自己的领域而言,体现的是权威人格;但对非自己的领域而言,体现的又是非权威人格。这样,分工者之间就会形成一种权威与非权威的相互制衡,从而有助于权威人格的消解。其次,分工虽然使组织结构分离化,但分工又内在的要求组织结构一体化、紧密化和联系化;这种一体化、紧密化和联系化的结果,对权威人格的消除将起到重要作用。所以,分工总体的趋势是:既强化了分工者的权威人格特征,又消解了分工者的权威人格特征。是消解趋势占优,还是强化趋势占优,取决于整体社会制度的变革及社会生产力水平的发展状况。
  权威主义政治是产生权威人格的催化剂。权威主义政治本身是一种人治境界,人治境界和法治境界相比,人治境界不确定更大。所以权威主义政治是权威人格形成的一剂催化剂。一方面,权威人格有助于衍生权威主义政治;另一方面,权威主义政治又强化了权威人格特征。 权威主义文化是产生权威人格的天然温床。权威主义文化与权威人格是互为作用的关系。一方面,权威人格浓烈有助于形成权威主义的文化氛围;另一方面,权威主义文化又有助于权威人格的形成。不同的文化脉胳,可型塑出不同的人格系统。
  中国传统社会的文化是一种具有典型权威主义特征的文化。这种文化特征对中国人的人格形成其影响是深远的。金耀基先生在《从传统到现代化》一书中写道: 中国古典社会是一个以伦常关系为基底的社会,每一个个体不是独立者,而是伦常之网中的一个“倚存者”。根据人类学者许稂光先生的研究:“中国的社会结构是以家庭为基础,家庭中的成员关系是以父与子的关系为‘主轴’,其他种种关系也都以这一主轴为中心。父子的关系不但发生作用于家庭之中,而且扩及于宗族,乃至于国家。中国古代的君臣关系,实是父子关系的投射。由于中国社会的背景所孕育,中国人的性格因素首先是服从权威和长上(父子关系的扩大)。” 柯莱曾说家是人格的主要塑模者,由于中国的家是建立在父子的关系上的,因此,中国社会中,人与人的关系,常非平等的关系,而是从属的关系。
  权威主义文化的主要特征就是等级性和人治性。这种等级性和人治性的主要作用是造成了信息的不对称,从而客观上使不确定性对双方而言呈不对称状态。一方是不确定大;另一方是不确定性小。这种不对称最终结果是既催生了对权威人格的需求,又催生了对权威人格的供给。对不确定大的一方而言,更多的表现是对权威的需求;对不确定性小的一方而言,更多的表现是对权威的供给。
   从一个人的成长经历来看,其学习和教育的过程也就是一个不断人格权威化的过程。一个人在一生中,将处在权威者和非权威者角色的不断转换中;这种角色的互换同时也伴随着权威人格的演化。不管是从非权威转向权威角色,还是从权威角色转向非权威角色,其最终结果都是有助于权威人格的形成。这里权威角色与非权威角色的转换制度也至关重要。一般而言,权威主义的转换制度将对权威人格的形成起到更加强化的作用;而权威主义特征较弱的转换制度对权威人格的形成起到的作用就相对较弱。所以,提倡平等竞争制度和教育中的师生平等原则,对消除权威人格特征将具有重要意义和作用。 权威人格既有其有利的一面,也有其不利的一面。权威人格本质上也是人们在不确定条件下人格特征的一种理性表现同时,权威人格也有助于社会结构的整体稳定。但是,权威人格特征又容易诱致当其处于非权威状态时其正当权利的无效流失。权威者本身也是“经济人”,其本身就潜伏着对非权威者利益侵蚀的倾向;这时如果制度不健全,再加上自己不觉悟,这种侵蚀就会变成现实中赤裸裸的利益剥夺。另外,权威人格也不利于社会创造性的有效发挥,从而有可能对社会的创新造成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