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侯

魏文侯
魏文侯
  魏文侯(?—396)战国时魏国的建立者(前445—前396)。姬姓,魏氏,名斯(一作都)。在位期间,以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等贤者为师,任用李悝为相,吴起为将,西门豹为邺(今河北临漳西南)令。兴修水利,奖励耕战,进行封建制的改革。  又取秦河西(今黄河与北洛水间),灭中山国,使魏成为战国初期的强国。这些出身于小贵族或平民的士开始在政治、军事方面发挥其作用,标志着世族政治开始为官僚政治所代替。

人物事迹

·尊贤礼士

  文侯深知要治国安邦就要任用贤人,他听说子夏是孔子的学生,贤名于世,就亲自前去拜他为师。子夏被魏文侯的诚意所感动,来到了魏国西河。子夏培养的学生是经世济民之儒,他来到西河后,很多士人纷纷到西河学习,人们对西河都很向往,魏国因此学风浓厚,人才济济。文侯多次恭敬的向子夏请教经书和礼乐之事,子夏常向他传授仁政爱民的为君之道,给他分析了古乐与今乐之别,并以乐喻道,劝其躬行尧舜之治,亲贤臣,远佞人,作为国君要谨慎自己的好恶。
礼贤下士
礼贤下士
  文侯仰慕田子方的贤名,亲自请到魏国来。有一次文侯与田子方饮宴,席间乐人奏钟乐,文侯听了就说:“钟声有点不协调,左边钟音较高。”田子方大笑,文侯问:“老师为什么在笑?”田子方说:“君主不应该把心思才智用在这里,应该专心致力于治理国家,现在君主如此善于欣赏音乐,臣就担心君主闇于管理官吏。”文侯虚心的接受了田子方的意见。文侯之子魏击常受教于田子方,曾将田子方所说的富贵者不得骄人的话告诉文侯,文侯感叹的说:“如果不在贤士身边,哪里能听到这样的金玉之言?”
  段干木品德高尚,学识深湛。文侯想让他做官他不应诏。文侯亲自登门拜访,他竟翻墙而走。文侯更加敬重他,每经过段干木居住的草房时,总要起身扶著车前的横木以示敬意。他的侍从问:“段干木不过一介草民,您何必如此呢?”文侯回答:“段干木是一位贤者,他在权势面前不改变自己的节操,有君子之道。他虽隐居于贫穷的里巷,而贤名却远扬千里之外,我经过这里怎敢不对他表示敬意呢?他因有德行而荣耀,我是因有土地而荣耀;他有的是义,我有的是财。地不如德,财不如义。这正是我应该学习、尊敬的人啊!”文侯再三求见,段干木才与他见面,文侯听他谈治国的大道理,站的很累也不敢坐着休息一下。
  魏国人听说后都很高兴,互相歌颂说:“我们的国君爱好正直的人,对贤者很尊敬;我们的国君爱好忠信的人,对贤者的礼节很隆重。”
  没过多久,秦国想兴兵攻打魏国,司马庚向秦国国君进谏说:“段干木是位贤人,而且魏君礼贤下士,尊崇道德,天下没有不知道的。像这样的国家恐怕不是军队所能征服的吧?”秦国国君觉的有道理,于是立即撤兵,不去攻打魏国。

·李悝为相

  文侯任用李悝为相,主持变法。进行“尽地力之教”,实行“平籴法”,政治实行“食有劳而禄有功”、“使有能而赏必行”、“王者之政莫急于盗贼”等方式治理魏国,使魏国成为战国初期的强国。并参考了各国律法编成盗法、贼法、囚法、捕法、杂法和具法六篇,名为《法经》。

·魏始霸

  韩、赵两国发生战争,韩国派特使向魏国求兵,说:“希望贵国能借我国援军攻打赵国。”文侯说:“寡人与赵侯情同手足兄弟,所以不敢借兵给贵国。”接着赵国又派特使到魏国求兵攻打韩国,文侯说:“寡人与韩侯情同手足兄弟,所以不敢借兵给贵国。”因此两国都没借到兵,特使很生気的回国。不久两国才发觉,文侯已经从中为他们调解,于是就分别到魏国朝贡。
  宋朝司马光加结语说:“魏国于是开始在三晋中强大起来,其他诸侯皆无法与他相争。”

·取河西

  吴起听说魏文侯贤明,便投靠了魏国。文侯问李克:“吴起是个怎么样的人?”李克回答:“吴起贪求功名又喜欢女色,但如果是带兵打仗,就是司马穰苴也不能超过他。”于是文侯任吴起为大将,让他率兵进攻秦国,夺取了五座城市。
  吴起在四年之间(前409年─前406年)便占领了秦国洛河以东的领土(见河西之战),为魏国在西方扩大了疆土,于是文侯设置了河西郡,由吴起担任郡守。

·治邺

  文侯任命西门豹出任邺县的县令,他向文侯请求辞去,文侯对他说:“贤卿还是去吧!一定能建立良好的政绩,使贤卿扬名天下。”于是西门豹前往邺地作县令。西门豹一上任,就召见了当地的一些老人,得知漳水经常泛滥成灾,而地方官吏更勾结女巫,假借当地一个习俗,就是每年要为“河伯娶亲”,每年都将一名少女投入水中,借口平息水患,以愚弄人民,搜刮财物。西门豹到任以后,揭穿了河伯娶妇的鬼话,斗垮了“三老”、“大巫”、“廷掾”等邪恶势力,并动员人力开凿漳水,建十二条的渠道,以引漳水进入灌溉农田,使漳河由水害变为水利。

·灭中山

  文侯想要灭亡中山,便希望赵国借路给魏国攻打中山国。赵桓子赵籍想拒绝文侯的要求,大臣赵刻得知,便劝说:“魏国攻打中山国,如果不能获胜,必定消耗重大使国力衰弱。假如消灭了中山,因为我国位居中间,也无法长久保留中山的土地啊。”听了这番话后,赵献子终于答应借路给魏国。
魏文侯
魏文侯
  此时翟璜的门客中有名叫乐羊,主动请缨攻打中山。翟璜了解他知道是个将才,虽然他的儿子死于乐羊在中山国为将的儿子乐舒的手中,但是权衡再三下,也向文侯举荐他说:“大王想谋取中山的话,臣推荐乐羊。”魏国文武群臣听说此事后强烈反对,认为让乐羊带兵一定会投降,翟璜以自己的身家性命担保乐羊不会背叛。于是文侯拜乐羊为主将,与魏击、吴起领兵进攻中山。
  乐羊攻取中山,包围中山国都有三年之久,中山武公把乐舒杀死,煮成肉酱送给乐羊。乐羊坐在帐幕下面,把整杯肉酱都吃完了。文侯对睹师赞说:“乐羊因为我的缘故,吃了他儿子的肉。”睹师赞说:“连自己儿子的肉都能吃了,还有谁的肉不吃呢?”在文侯十九年(前406年)灭亡了中山国
  乐羊回国之后,对这次的功绩免不了也有些骄横的情绪。文侯知道了,就把乐羊叫到宫里来,把那些毁谤他的信件交给他看,乐羊敢紧跪拜磕头说:“这并不是臣的功劳,而是主君的功劳啊!”文侯奖赏他的功劳,把灵寿作为封邑给他,可是却不再重用他了。

人物成就

·政治

  魏文侯任用李悝吴起乐羊西门豹子夏翟璜、魏成等人,富国强兵,抑制赵国,灭掉中山,连败秦、齐、楚诸国,开拓大片疆土,使魏国一跃为中原的霸主。

·政治经济文化

  更为重要的是,魏文侯任用李悝主持魏国的变法工作和法制建设,影响了中国政治两千年。后来的秦国献公、孝公和商鞅变法都是以魏国为蓝本的。魏文侯拜子夏为师,把儒的地位提到了从来未有的高度,达到了收取士人心的政治目的,是后世帝王尊儒笼络知识阶级的始作俑者。魏文侯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上的策略,为后世的帝王所推崇,魏文侯的施政经验是中华帝国的一个经典样本。

魏文侯的柔与刚

魏文侯
魏文侯
  魏文侯能够成为战国初期的霸主,是与他的人格魅力分不开的的。可以说,适时的柔和适时的刚让魏国的国力不断增强。所以,当我们思考魏文侯的成功之路时,我们不得不说是其人格赢得的人才,获得了人心,得到了成功。
  身为国君却能够做到礼贤下士,得到众多贤才的帮助,是他性格中谦柔的一面所带来的。子夏、田子方、段干木被当时的人们称为“河东三贤”。魏文侯也谦虚地以这些人为师,不断得到他们的指点和帮助。对于自愿追随自己的田子方、子夏,他的谦逊是自然的,就连那个不愿出来做官的段干木也得到了魏文侯极大的尊重。
  当魏文侯得知段干木是一位难得的贤才时,他就亲自前往,请身处穷巷的段干木出山。但是,具有颜回遗风的段干木却不愿接受魏文侯的邀请。当他听说魏文侯来时,自己赶快逾墙而走。就是这样,魏文侯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努力。后来,每次经过段干木居住的地方时,他都站在车上向那里遥望,表示尊重。这令他的随从感到不解,一国之君何必对一个平民百姓如此敬重呢?魏文侯说段干木是个贤人,我怎么敢不行礼呢?况且我听说段干木从来不肯拿自己和我的位置交换,我怎么敢在他面前傲慢呢?段干木因为品德好而出众,我因为土地多而出众;段干木富有仁义道德,我富有钱财。”魏文侯的从人说:“那么您什么不让他来担任宰相?” 魏文侯于是请段干木作宰相,段干木不肯接受。魏文侯就拿出百万的俸禄,经常派人钱物请他。於是魏国人都很高兴,相互庆贺说:“我们的国君喜欢大道,因为段干木被他尊敬;我们的国君喜欢忠义,因为段干木被他隆重对待。”没过多久,秦国举兵打算攻打魏国,秦国的司马(官职名)唐谏对秦国国君说:“段干木是个贤人,而魏国国君很尊敬他,天下都知道这件事,是不是不应该发动战争呢?”秦国国君认为他说得对,于是按兵不动,一直不敢发动进攻。魏文侯可以称得上善于用兵了。曾听说君子用兵,看不到实际情形,他就已经取得了成功,就是这样子的。何谓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就应该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吧。可以说,魏文侯通过自己的居下的姿态赢得了人才,也赢得了人心,甚至也赢得了敌手的敬畏。
  魏文侯就是这样的一个既能屈能伸的大丈夫又是一个性格坚毅,懂得坚持的领导者。在这样的情况下,魏国成为战国初期的强国是正常的,魏文侯被人成为战国初期的一条大鳄也使可以理解的。

领导艺术与人格魅力

·礼贤下士

  魏文侯把子夏、田子方引为师友,其中的子夏,就是孔子的弟子卜商;田子方,也是当时的名士。魏文侯对待当时的另一位隐士段干木,更是极尽恭敬、礼让。
  这位段干木先生,行为很放诞不经,魏文侯去求见他,段先生不仅不买账,而且选择了非常另类的方式避开魏文侯,这个独特的方式就是段老哥居然跳墙逃出家门(真佩服这位老兄的轻功造诣)。从事后来看,魏文侯魏斯同志情绪丝毫没有受到不良影响,反而越发的恭敬,表达恭敬的方式就是:每次经过段干木家门必式。这里简单解释一下:式有两种含义,其一是说站在车上,身体伏于车辕;其二是说下车,身体伏于车辕行礼。战国时期人们乘车出行,所谓的坐车其实蛮辛苦,所谓坐车者实为站车耳,是要长时间的站立在车上的,舒舒服服的躺在车里大约只有年老体弱人士、孕妇和不经事的孩童。总之,为了表达自己的仰慕,魏斯先生每次都要站一路,然后一见段干木的屋宇,还要把略有些臃肿的身体趴到车辕上鞠躬施礼,太让人感动了!其收获就是:四方贤士多归之。

·守信

  并格外尊重下属。某日,魏斯同志心情格外舒畅,与群臣饮宴甚欢,天又突降大到暴雨,雨脚如注。(此种天气,尤其适合喝酒、搓麻)大约当时所有在场人士都已经喝得七荤八素,魏斯突然想起自己订了一个重要约会,于是赶紧命人备车,要冒雨赶赴郊外,与被约者会见,当面取消打猎计划。最终还是不顾群臣劝阻,亲赴郊外面见自己的农林部长,告知对方打猎之事因恶劣天气取消,时间顺延。农林部长以及农林部的中层领导们,自然为此感激涕零。

·重义

  韩国向魏国商借军队,征伐赵国。魏斯同志义正词严的当场回绝,“我与赵是兄弟,水浓于血的铁哥们,我怎么能帮助你们攻打赵国。”韩国君臣上下自然很不开心。没过几天,赵国也来向魏国借兵攻打韩国,魏斯同志同样的义正词严回绝:“我与韩是兄弟,水浓于血的铁哥们,我怎么能帮助你们攻打韩国”,赵国君臣自然也耷拉着脸很不舒爽,但是随后韩赵都听说了魏斯回绝对方的话,非常动情,从此之后纷纷朝拜魏国,使魏国成为韩赵魏三国中的老大,其他诸侯国也都无法与魏国争锋。

·虚心纳谏,从善如流

  魏斯任命乐羊为将攻打中山国,打下中山国后,群臣纷纷祝贺。兴奋之余,魏斯同志也有些飘飘然,随口问群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领导人。群臣自然是豪斯屁一通猛放,免费的高帽在宫殿上齐飞。“靠,您当然是仁君。”当然也有不识路的犟头,这位哥们就是任座。此君可能就是魏斯的爷爷魏桓子最得力的国相任章先生的孙子。任座的话很扎耳朵,任座说,您攻克中山,不把这块地盘封给您的弟弟,却把它封给阁下的儿子,这样做我可是看不出半点仁君的样子。魏斯被人当众狂批,脸上很挂不住,立马让人把任座哄了出去。为了遮丑,找回面子,魏斯又问翟璜:你说句公道话,我算不算仁君。翟璜回答的非常坚决:您当然是不折不扣的仁君。何以见得,魏斯很得体的追问了一句。
  直来直去,一点也没有遮挡,由此我知道您是独一无二的仁君。
  魏斯听后非常高兴,赶紧让翟璜把犟头任座请回来,亲自下堂迎候任座,并把他拉到上座。
  另有一次,魏斯与田子方听音乐、观看歌舞,魏斯试探着问田子方:刚才的编钟是不是有点跑调,左音偏高。田子方听了掩口而笑,魏斯不明就里,先生你笑什么,我是不是说错了。
  田子方:阁下半点也没有说错,您的耳音、乐感,实在是比周公瑾和小泽征尔不遑多让。人称周瑜是:曲有误周郎顾;小泽征尔也很厉害,乐队演奏贝多芬的交响乐哪怕一个音符有误,这个小日本都能听出来。我看,阁下的境界也差不了多少,都是音乐天才。然而,找出音乐中的问题,这好像不是一个领导人该干的事。作为最高领导人,你应该是明于乐官,而不是明于乐音,你该关注的是乐官是不是称职,而不是乐音又没有问题。现在,你如此明察乐音,我怕你不能明察官员的得失,聋于官了。
  魏斯:先生说的太好了,我一定改正。

·知人善任

  一个国家的强盛,不仅需要有超凡的领袖,更需要人才。魏斯主政时期,魏国人才济济,人尽其用,这得益于魏斯知人善任,用人不疑。
  魏国西部边境西河,屡受秦国袭扰。魏斯决定任用吴起为将驻守西河,然而吴起的名声实在不敢恭维,魏斯先征求李克的意见,李克对吴起做出相当可观的评判:吴起这小子,贪财好色;然而用兵如神,即使春秋时期名将司马穰苴也不能超越其能。
  既然如此,那就用他!事实证明了魏斯的英明决断,终魏文侯一生,秦国也没有敢越西河一步。
  邺城治理的一塌糊涂,魏斯果断任命西门豹为吏,邺城由此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提前进入共产主义社会。
  最值得大书特书的是:任用乐羊为将攻打中山国。这位乐羊先生,就是乐毅的祖上。乐羊攻打中山三年不克,中山国君玩得也很阴:把乐羊在中山国定居的一个儿子,宰了煲了一碗人肉锅仔十全大补汤,派人送给乐羊,乐羊得知他的儿子化为了手中的这碗浓汤,跪着含泪喝干。中山国君一看乐羊这哥们贼狠,吓得赶紧开城投降。乐羊回国后,自伐己功,表现的非常摇,大臣们都很不满。魏斯特意把乐羊单独留下,引入自己的寝宫,命人从床底下抬出三个大木箱子,请乐羊检阅。乐羊打开后仅看了几眼就汗出如浆,哇靠,这都是检举、揭发他的信件。实在太钦佩魏文侯的气度,容人之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