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父

  庆父(?-前660):姬姓,鲁氏,名庆父,三桓之——孟孙氏之祖,死后谥号曰:“共仲”。春秋时鲁国上卿,鲁桓公之子,鲁庄公庶兄。庄公去世,他派人先后杀死继位的子般和闵公,制造内乱。后他所逃奔的莒国受鲁贿赂,将其送回,途中自缢而死。孟孙氏是其后裔。后人常把制造内乱的人比之为“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之成语即源于此。

人物简介

庆父
庆父
  庆父(?-前660年),即共仲、仲庆父,姬姓,谥号共,鲁庄公的长弟,三桓之一孟孙氏之始祖,所以又称孟氏。
  前662年,鲁庄公死之前,叔牙想拥立庆父为君,被弟弟季友赐毒酒毒死。鲁庄公死后,公子班继位为鲁君子般。庆父勾结私通鲁庄公的夫人哀姜,杀死了鲁君子般,赶走了弟弟季友。立哀姜妹妹与鲁庄公的儿子公子启方继位,就是鲁闵公。前660年,庆父与哀姜谋杀闵公,想自立为君。季友知道后,从陈国与闵公的弟弟公子申回到邾国,鲁人要杀庆父。庆父害怕,逃到莒国。于是季友回国,立公子申为鲁僖公。哀姜害怕,逃到邾国。季友贿赂莒国使莒国送回庆父,但不免除其两度弑君之罪,庆父在回国途中求公子鱼代为说情,但没得到应许,公子鱼哭着回去找庆父,庆父听到哭声,说:“这是奚斯(公子鱼)的声音啊!”便自缢而死。齐桓公知道侄女哀姜在鲁国作乱,杀了她。
  在季友请求下,鲁僖公封庆父之子公孙敖于成。庆父就是孟孙氏的祖先。
  后人常把制造内乱的人比之为“庆父”,有典故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词语解释

       拼音:qìng fù bù sǐ , lǔ nàn wèi yǐ
       出处《左传·闵公元年》  
        释义:不杀掉庆父,鲁国的灾难不会停止。比喻不清除制造内乱的罪魁祸首,就得不到安宁。
        用法:作宾语、分句;用于坏人
         结构:复句式
        同韵词:安分守理、一日万几、碧空万里、万无此理、通文知理、知文达理、季常之癖、孤俦寡匹、恃   才扬己、知根知底

·典故

庆父典故
庆父典故
  鲁庄公姬同有三个弟弟:庆父、叔牙、季友。庆父最为专横,并拉拢叔牙为党,一直蓄谋争夺君位,并与其嫂——鲁庄公姬同的夫人哀姜私通。 
  鲁庄公于其在位的第三十二年,生了病,因为夫人哀靖没有生子,既无“嫡嗣”,便从“庶子”中议立。庄公与三弟叔牙商量,叔牙因受了其二歌的买嘱,主张立庆父;与四弟季友商量,季友力主立鲁庄公与其宠姬的生子公斑,并逼叔牙以死表明拥立斑。
  当年八月,鲁庄公病死,姬斑继位。庆父甚不甘心,便与哀姜密谋,欲暗杀姬斑。恰好有个叫荦的养马人,很有力气,也很鲁莽,因受过鲁庄公的责罚怀恨在心,庆父就唆使荦乘丧期打死了姬斑,另由庆父立了哀姜妹妹叔姜的生子姬开,为鲁闵公。庆父更加肆无忌惮,与哀姜打得更是火热,并越来野心越大。鲁闵公二年,一对奸夫淫妇又指使一个叫齮的人杀了闵公,欲立庆父。季友趁乱领着鲁庄公的另一个儿子姬申逃到邾国,发出文告声讨庆父,要求国人杀庆父,立姬申。国人响应,庆父畏惧,逃亡到莒国,哀姜逃到邾国。
  姬申得立,季友买通莒国押回了庆父,并将其杀死;因为哀姜是齐公室之女,所以齐桓公很生气,将哀姜召回,也杀了。
  在鲁庄公死后的几年里,由于庆父串通哀姜连杀了两个国君,而且极度荒淫无耻,作威作福,横行无忌,不但造成了极大的混乱,也给国人带来了极大的灾难。故齐国的仲孙湫到鲁国吊唁回去后,曾叹息地说:“不去庆父,鲁难末已。”
  公元前662年,鲁庄公死去。在庄公同母弟弟公子友的支持下,公子般当了国君。庄公的异母弟弟庆父,是个贪婪残暴、权欲熏心的人,企图自己成为国君,公子般即位不到两个月,便被他派人杀死。支持公子般的公子友逃往陈国。”庆父派人杀死公子般后,另立阂公当国君。由于他制造内乱,激起了鲁国百姓极大的愤慨。但庆父我行我素,继续制造内乱,企图混水摸鱼,以致把鲁国闹得不太平。齐桓公便派大夫仲孙湫到鲁国去了解情况。不久,仲孙湫把了解到的鲁国情况向齐桓公作了报告,并下结论说:“如果不除去庆父,鲁国的灾难是不会终止的!” 事实果然如此。过了一年,庆父又杀死了鲁阂公。两年之内,鲁国两个国君被杀,使鲁国的局势陷人了严重的混乱之中,百姓们对庆父恨之入骨。庆父见在鲁国实在无法再呆下去了,便逃往莒国。鲁僖公继位后,知道庆父这个人继续存在,对鲁国是个严重的威胁,便请求莒国把庆父送回鲁国。庆父自知罪孽深重,回到鲁国没有好下场,便在途中自杀了。

·鲁庄公

  鲁庄公躺在病榻上,反思自己掌政三十二年,虽没有大作为也没有大失误,心里倒安然。可身后之事却令他心神难安。夫人哀姜没有生子,哀姜的妹妹叔姜生了公子启,自己最宠幸的爱妾孟任生了公子般,而另一妾成凤生了公子申,由谁来继承王位呢。三个儿子中他最看重的是般,可是他心里明白,由谁继位,他的三个弟弟是关键。大弟庆父凶残专横,且隐隐约约地知道他与哀姜关系暧昧,不愿见他,就就叫来二弟叔牙商议后事。谁知叔牙早被庆父收买,极力推荐庆父,庄公没说什么。又叫来三弟季友,季友明白庄公的心意,盛赞公子般的仁德,愿竭力拥戴般继承王位,此事就这样敲定了。       
  秋风萧瑟的八月,庄公驾崩,季友设计毒死了叔牙,孤立了庆父,宣布遗诏,让公子般登上了王位。庆父哪能忍下这口恶气,在密室里与哀姜尽情欢愉之后,二人就谋划起来,一致的意见是除掉新君,让谁继位呢,哀姜极力怂恿庆父登基,庆父认为时机尚未成熟,先让八岁的启当个傀儡,再司机而动。而启是哀姜的亲外甥,她也就同意了。恰巧般的外公去世,趁般去吊唁的时候,庆父发动政变,让启当了国君,这就是鲁闵公。同时派人在途中截杀了般。季友感到了威胁,赶快带着公子申逃到邾国去了。哀姜叔姜都是齐国公主,闵公自然是齐王的外孙,庆父仍感新君地位不稳,就慌慌张张地跑到齐国去争取援助,齐桓公答应了他。       
  此时庆父越发猖狂,随意诛杀异己,欺压良善,与哀姜的亲密接触,也毫无顾忌了。第二年庆父就伙同哀姜杀掉了闵公,自立为国君了。这一下,齐桓公坐不住了,他作为中原霸主,对邻国的动乱不能不问,况且被杀的是其外孙,于是派大夫仲孙湫以吊唁名义去鲁国查看情形,准备采取措施。公孙湫回来报告说:“不去庆父,鲁难未已”(如果不除去庆父,鲁国的灾难是不会终止的)。       
  国人见庆父连杀两个国君,又胡作非为,已满腔愤怒,听说齐国要对付他,就纷纷起来反抗庆父。这时身在邾国的季友发出讨伐庆父的檄文,并拥戴公子申为国君,国人热烈响应。庆父自知罪孽深重,又寡不敌众,仓惶到到莒国去了。季友带申回国,并立为新君,这就是鲁僖公。后来季友买通莒国,将庆父押解回国,庆父走投无路,就自杀了。

两雇杀手,庆父作乱鲁国

庆父
庆父
  叔牙的死和公子般的继位对庆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愤恨不已,决心杀掉新君般。他物色到一个刺客,此人是公子般掌管养马的圉(yǔ雨)人荦,他和公子般有私仇。有一次,鲁庄公准备向天求雨,预先在大夫梁氏家演习,公子般随同前往。梁氏家有个女儿,很美,圉人荦从墙外偷看,并调戏她。公子般发现后大怒,令人鞭打了荦。事后庄公对公子般说:"你鞭打了他,他会记仇的,不如干脆把他杀了。我听说他很有力气,能把都城南门稷门的门扇举起来,你要当心他报复你!"公子般虽以为然,但没有杀死圉人荦,却给庆父提供了一个理想的杀手。
  十月十六日,庆父密召圉人荦到自己家中,对他说:"你不记得鞭背之恨吗?蛟龙离水,匹夫可制。现在新君正在党氏家,正是报仇的好机会,我为你做主!"圉人荦道:"只要公子能够相助,我万死不辞!"当夜,圉人荦怀揣利刃,潜入党氏家,瞅准新君般身边无人的当口,突然袭击,将其杀死。那个极力主张立公子般的季友得知新君被杀,唯恐祸及自身,逃到了陈国。
  接着,庆父拥立年仅八岁的公子启方为君,是为湣公。庆父立启方也有一段缘由。启方的母亲叔姜是和她姐姐哀姜陪嫁给鲁庄公的。哀姜是庄公的夫人,但与庆父有奸情,关系非常密切。庆父曾与哀姜姐妹商议:等庄公死后立启方为君。哀姜无子,立她妹妹的儿子为君,她当然赞成。现在,庆父杀般而立启方,正是实现了他的预谋。

再次弑君,终招众怒

  此后,由于庄公已死,庆父与哀姜的私通更为密切。湣公二年(前660年)时,两人竟觉十岁的小国君有碍于他们同掌大权,便暗中商议杀掉鲁湣公,由庆父当国君。计议已定,庆父又施展他暗杀的伎俩,雇佣了杀手卜。此人也对鲁湣公有仇,因鲁湣公的师傅曾侵夺过他的田产,湣公没有制止。卜受命后在武宫门口将湣公杀死,鲁国因此大乱。鲁人对祸国元凶庆父十分愤恨,要杀死他,庆父逃奔到莒邑,哀姜逃奔到邾国。季友见报仇时机已到,便向莒人行贿,要求捕捉庆父,庆父被遣送回国,季友派人去杀庆父,庆父请求出国亡命,季友不允,庆父绝望自杀。齐桓公听说哀姜与庆父淫乱危及鲁国,把她从邾国抓来杀死了。
  在庆父奔莒时,季友拥公子申从邾国回到鲁国,立为君,是为鲁僖公。

庆父之乱

  鲁庄公无力跟齐国翻脸,无法报父亲之仇,不仅如此,他继续娶齐国的女人为夫人,这就是哀姜。哀姜没有生育,但是她的妹妹为庄公生了一个儿子,叫做开。开,应该成为庄公的继承人。但是事情发生了变化,庄公后来又有新宠,爱上了党氏的孟女,就是党氏的长女,并且跟她生了一个儿子叫做斑(《史记》称斑,《左传》称般)。庄公发下誓言,一定要立孟女为夫人,也处心积虑地要立斑为继承人。
庆父典故
庆父典故
  鲁庄公有三个弟弟,庆父、叔牙和季友。在当时的政治生态中,这些国君的弟弟在重大的政治问题上,往往十分关键。庄公试探地问叔牙,谁为继承人更合适呢?叔牙态度很坚决,说庆父在,足以继任,不用发愁。兄终弟及,庄公可不愿意,他是希望斑来接班。于是,他再询问季友,季友的态度让庄公很满意,季友说打死也要立斑为继承人。庄公还是有心病,说叔牙要立庆父,这可怎么好啊。季友说,交给我吧。
  季友派人囚禁了叔牙,并给叔牙送上毒酒,说这是毒酒,饮毒酒而死,你依然会有后人,否则挣扎而死,死而无后。没有人给自己焚香祭祀,这是可怕的事情。叔牙饮下毒酒而死。季友也不食言,立叔牙的儿子为叔孙氏,这叔孙氏后来成为鲁国的重要政治势力。
  公元前661年,鲁庄公去世,季友立斑为鲁君。但是,鲁庄公似乎没有去询问庆父的心思,而庆父有自己的打算,他要立庄公的另外儿子开为继承人。为什么要立开呢?因为开是哀姜妹妹所生,而庆父跟哀姜是地下情人关系。大约鲁庄公爱上孟女以后,哀姜也移情别恋,跟庄公的弟弟大开私通店。
  鲁庄公八月去世,十月庆父就派人杀了斑。杀斑的人名叫荦,他杀斑是有缘由的。斑原来喜欢梁氏的女儿,经常前往看望。有一次,他刚刚到达,见到这位专门负责养马的荦正隔着墙跟梁氏女谈笑。斑怒火中烧,挥鞭抽打荦。荦蒙羞,与斑结下大仇。当时鲁庄公还在世,听说这事以后对斑说,荦是一个强有力的人物,要么不得罪他,要么杀了他,如此鞭打之后置之不理最麻烦。斑后来一定是努力要杀掉荦,但是没得手。当庆父要立开的时候,需要有人杀掉斑,荦于是成为最佳候选人,并且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季友看见庆父大开杀戒,只好逃跑。开被庆父立为国君,这就是鲁闵公(也写作湣公)。鲁闵公是因为庆父才当上国君的,感激之情可想而知。但是,庆父也是有资格当鲁国国君的,当初叔牙就坚持这个看法。现在,没有什么人可以管庆父了,于是他与哀姜的关系公开化,连国君都是庆父立的,庆父与嫂夫人的关系谁会在乎呢。不仅如此,哀姜如今是更加喜欢庆父了,她和庆父都有了新的想法:为什么不让庆父亲自当国君呢?
  鲁闵公虽然是庆父所立,但是对于庆父的行为也很恐惧。闵公开始与季友取得联系,而季友告诉闵公,庆父才是祸乱的根源,不去庆父,鲁国不可能平静。在他们还在讨论的时候,庆父已经准备停当。闵公即位的第二年,庆父派遣卜齮杀死闵公。卜齮之所以恨闵公,是因为卜齮的一块土地被人夺走,而闵公竟然不能主持公道。
  闵公既然死了,庆父准备自己即位,但是,他连续杀害两个国君,确实太过分,鲁国的众怒被庆父激发起来,很多人积极准备干掉庆父。季友也积极活动,带着闵公的弟弟申,向鲁国宣告要回到鲁国。这就等于给鲁国人准备了两个答案,鲁国人要在庆父和申之间做出选择。毫无悬念,大家都选择申。于是,季友带领申回到鲁国,申就是鲁釐公。庆父见势不妙,逃亡莒国。哀姜也是知情者,不敢留在鲁国,逃亡邾。
  逃亡中的庆父依然是鲁国的威胁。鲁釐公正式要求莒国归还庆父,莒国只能答应。庆父请求永远流亡,鲁国不放心所以不答应。庆父只好自杀。庆父的后代为孟氏,是鲁国的三桓之一,即鲁国后来重要的政治势力之一。哀姜是齐国人,齐桓公出面主持正义,从邾索回哀姜,杀了她,把她的尸体还给鲁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