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

  李自成(1606~1645年?),原名鸿基。陕西米脂人。称帝时以李继迁为太祖。人称闯王、李闯。明末农民军领袖之一,大顺政权的建立者。 

简介

李自成
李自成
  李自成(1606-1645),明末农民起义领袖。原名鸿基。称帝时以李继迁为太祖。世居陕西米脂李继迁寨。 童年时给地主牧羊(一说家中非常富裕),曾为银川驿卒。崇祯二年(1629年)起义,后为闯王高迎祥部下的闯将,勇猛有识略。八年荥阳大会时,提出分兵定向、四路攻战的方案,受到各部首领的赞同,声望日高。次年高迎祥牺牲后,他继称闯王。十一年在潼关战败,仅率刘宗敏等十余人,隐伏商雒丛山中(在豫陕边区)。次年出山再起。 十三年又在巴西鱼腹山(腹一作复)被困,以五十骑突围,进入河南。其时中原灾荒严重,阶级矛盾极度尖锐。李岩提出“均田免赋”等口号,获得广大人民的欢迎,散布“迎闯王,不纳粮”的歌谣。部队发展到百万之众,成为农民战争中的主力军。崇祯十六年(1643年)在襄阳称新顺王。同年,在 河南汝州(今临汝)歼灭明陕西总督孙传庭的主力,旋乘胜进占西安。次年正月,建立大顺政权,年号永昌。不久攻克北京,推翻明王朝。由于起义军领袖犯了胜利时骄傲的错误,迫害吴三桂的家属。逼反吴三桂,满清贵族入关,联合进攻农民军。他迎战失利,退出北京,率军在河南,陕西抗击。永昌二年(1645年)在湖北通山九宫山考察地形,李自成神秘消失,李自成余部降清后,又反叛满清,继续抗清斗争。 

生平

  李自成,万历三十四年(1606)八月出生。 自成出生在米脂河西200里的李继迁寨,距他的老家长峁鄢60多里(两地现均为横山地)。李自成的祖籍是米脂县李家站,在米脂县殿市镇有个村落,名叫李继迁村,当地人也叫做李家站,村里的人代代口口相传,是李继迁的后人。
  李自成先祖由甘肃太安迁入陕西省米脂县李家站(西夏李继迁兵站)居住.其祖父李海因生活所逼,迁至原米脂地长峁村(现属横山县).人们所说李自成“生在李继迁寨,长在长峁村”,即指的是这段事。《米脂县? 李自成族裔考》中记载到:"自成籍本县太安里二甲,世居北乡,距城七十里海会寺沟之李家站。"
  《米脂县志》记载:“米脂李姓,分太安里二甲李氏和永和石楼李氏。一支是太安里二甲,李自成家庭属太安里二甲,明代前由甘肃太安里迁徙来。而另一支李氏是由山西永和石楼县迁移到米脂的,二支李氏不属于同宗同室。太安里二甲的李氏,是一大族,遍及米脂城乡各处。”
  李自成家庭属太安里二甲,明代前由甘肃太安里迁徙来到李家站。而这个李家站正是当年党项拓跋平夏部从甘肃东迁后居住的地方。 

兵变

  李自成少年喜好枪马棍棒。父亲死后他去了明朝负责传递朝廷公文的驿站当驿卒。明朝末年的驿站制度有很多弊端,明思宗在崇祯元年(1628年)驿站进行了改革,精简驿站。李自成因丢失公文被裁撤,失业回家,并欠了债。同年冬季,李自成因缴不起举人艾诏的欠债,被艾举人告到米脂县衙。县令晏子宾将他“械而游于市,将置至死”,后由亲友救出后,年底,杀死债主艾诏,接着,因妻子韩金儿和村上名叫盖虎的通奸,李自成又杀了妻子。两条人命在身,官府不能不问,吃官司不能不死,于是就同侄儿李过于崇祯二年(1629年)二月到甘肃甘州(今张掖市甘州区)投军。当时,杨肇基任甘州总兵,王国任参将。李自成不久便被王国提升为军中的把总。同年在榆中(今甘肃兰州榆中县)因欠饷问题杀死参将王国和当地县令,发动兵变。 

征战

  崇祯三年(1630),李自成率众投农民军首领不沾泥,继投高迎祥,号八队闯将。
李自成
李自成
  六年,在农民军首领王自用病卒后,收其遗部2万余人。后与农民军首领张献忠等合兵,在河南林县(今林州)击败明总兵邓玘,杀其部将杨遇春,随后转战山西,陕西各地。
  七年,连克陕西澄城,甘肃乾州(今乾县)等地,后于高陵,富平间为明总兵左光先击败。
  八年,与各路农民军首领聚会河南荥阳(一说无此会),共商分兵定向之策。遂转战江北,河南,又入陕西,在宁州(今甘肃宁县)击杀明副总兵艾万年等。旋在真宁(今正宁西南)再败明军,迫总兵曹文诏自杀。
  九年,在高迎祥被俘杀后,被推为闯王。领众“以走致敌”,采取声东击西,避实击虚的战法,连下阶州(今甘肃武都),陇州(今陕西陇县),宁羌(今宁强)。旋兵分三路入川,于昭化(今广元西南),剑州(今剑阁),绵州(今绵阳)屡败明军,击杀明总兵侯良柱。
  十年冬,围攻成都多日未克,后折师梓潼迎战明总兵左光先,曹变蛟失利。遂分道返陕,移师潼关,遭明军伏击,将卒伤亡散失甚众,率部将刘宗敏,田见秀等18骑隐伏于陕西商,洛山中。不久,亲赴谷城(今属湖北),获取为明廷招抚的张献忠资助。
  十二年,与复起的张献忠合兵破竹溪,移师截断明军粮道。后协助罗汝才于香油坪击败明总兵杨世恩部。
  十三年,为明总兵左良玉败于房县,重入河南,破永宁(今洛宁),斩万安王朱采?。与当地农民军首领一斗谷合兵,众至数十万,攻克宜阳。进至卢氏,得牛金星,宁献策,用为谋士。纳李岩均田免赋建策,深得民众拥护,有歌谣“迎闯王,不纳粮”(《明史?李自成传》)。
  十四年春,移师围洛阳,得守军策应破城,执杀福王朱常洵。旋挥师围开封,数攻不克,南走邓州,与脱离张献忠的罗汝才合兵,众号百万。后乘明军四路向河南新蔡,项城调集,遣精兵于途中伏击,致明军阵乱败逃,执杀明总督傅宗龙于项城
  1634年后金军第二次入塞。1635年高迎祥、张献忠、老回回、罗汝才、革里眼、左金王、改世王、射塌天、横天王、混十万、过天星、九条龙、顺天王等十三家七十二营起义军在河南召开“荥阳大会”,李自成提出“分兵定向、四路攻战”方略。会后高迎祥、张献忠率部攻下南直隶凤阳,掘明皇室的祖坟,焚毁朱元璋曾经出家的“皇觉寺”,杀宦官六十多人,斩中都守将朱国相。张献忠与李自成不合,乃分军东走。
  1636年后金改清。清军第三次入塞。高迎祥进攻西安时兵败被陕西巡抚孙传庭杀。李自成便被推为“闯王”,继续征战四川、甘肃、陕西一带。
  崇祯十年(1637年),杨嗣昌会兵10万,增饷280万,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策略,限制起义军的流动性,各个击破,最后歼灭。此举在二年内颇见成效。张献忠兵败降明,李自成在渭南潼关南原遭遇洪承畴、孙传庭的埋伏被击溃,带着刘宗敏等残部17人躲到陕西东南的商洛山中。崇祯十一年(1638年)八月,清兵从青口山(今河北迂安东北)、墙子岭(今北京密云东北)两路毁墙入关,发动了第四次入关作战。杨嗣昌为贯彻其“安内方可攘外”的战略,力主与清议和,但遭到宣大总督、勤王兵总指挥卢象升的激烈反对。崇祯和战不定,急调洪承畴等人东去勤王,李自成竟大难不死。

称王

农民领袖李自成
农民领袖李自成
  1639年张献忠在谷城(位于湖北襄樊)重新起义,李自成从商洛山中率数千人马杀出。1640年李自成趁明军主力在四川追剿张献忠之际入河南,收留饥民,郑廉在《豫变纪略》载李自成大赈饥民的盛况:“向之朽贯红粟,贼乃藉之,以出示开仓而赈饥民。远近饥民荷锄而往,应之者如流水,日夜不绝,一呼百万,而其势燎原不可扑”。自此李自成军队发展到数万,提出“均田免赋”口号,即民歌之“迎闯王,不纳粮。”崇祯十四年正月二十日(1641年1月)攻克洛阳,杀万历皇帝的儿子福王朱常洵,从后园弄出几头鹿,与福王的肉一起共煮,名为“福禄宴”[1],与将士们共享。称“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之后在一年半之内三围省城开封未果,最后一次1642年黄河决堤冲毁开封。先后杀死陕西总督傅宗龙、汪乔年。10月在河南郏县败明陕西巡抚孙传庭。与此同时明朝对清朝战事不利,3月,洪承畴降清。11月,清军第五次入塞,深入山东,掠走36万人。
  1643年1月李自成在襄阳称“新顺王”。3月,杀与之合军的农民领袖罗汝才。4月杀叛将袁时中。5月张献忠克武昌建立“大西”政权。10月,李自成攻破潼关,杀死督师孙传庭,占领陕西全省。1644年1月李自成在西安称帝,以李继迁为太祖,建国号“大顺”。  

入京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一月李自成东征北京,突破宁武关,杀守关总兵周遇吉,攻克太原、大同、宣府等地,明朝官吏姜瑞、王承胤纷纷来降,又连下居庸关、昌平,三月十七日半夜,守城太监曹化淳率先打开外城西侧的广甯门,农民军由此进入今复兴门南郊一带。三月十八日,李自成派在昌平投降的太监杜勋入城与崇祯秘密谈判。据《小腆纪年附考》卷4载,李自成提出的条件为:“闯人马强众,议割西北一带分国王并犒赏军百万,退守河南……闯既受封,愿为朝廷内遏群寇,尤能以劲兵助剿辽藩。但不奉诏与觐耳。”双方谈判破裂。三月十九日清晨,兵部尚书张缙彦主动打开正阳门,迎刘宗敏率军,崇祯皇帝在景山自缢,李自成下令予以“礼葬”,在东华门外设厂公祭,后移入佛寺。二十七日,葬于田贵妃墓中。李自成入住紫禁城,封宫女窦美仪为妃。大顺军进城之初京城秩序尚好,店铺营业如常。但从二十七日起,大顺军开始拷掠明官,四处抄家,规定助饷额为“中堂十万,部院京堂锦衣七万或五万三万,道科吏部五万三万,翰林三万二万一万,部属而下则各以千计”,刘宗敏制作了五千具夹棍,“木皆生棱,用钉相连,以夹人无不骨碎。”[3]城中恐怖气氛逐渐凝重,人心惶惶,“凡拷夹百官,大抵家资万金者,过逼二三万,数稍不满,再行严比,夹打炮烙,备极惨毒,不死不休”[4],谈迁《枣林杂俎》称死者有1600余人。李自成手下士卒抢掠,臣将骄奢,“杀人无虚日,大抵兵丁掠抢民财者也”[5]。四月十四日,西长安街出现告示:“明朝天数未尽,人思效忠,定于本月二十日立东宫为皇帝,改元义兴元年。”十三日,由李自成亲率十万大军奔赴山海关征讨吴三桂。
  据说李自成进北京后,从宫中搜出内帑“银三千七百万锭,金一千万锭”,“旧有镇库金积年不用者三千七百万锭,锭皆五百(十?)两,镌有永乐字”(《明季北略》卷二十)。时人许重熙在《明季甲乙两年汇略》借谈迁之口谓曰:“损其奇零,即可代两年加派,乃今日考成,明日搜括,海内骚然,而扃钥如故,岂先帝未睹遗籍耶?不胜追慨矣。”但可信度并不高。计六奇认为:“予谓果有如此多金,须骡马一千八百五十万方可载之,即循环交负,亦非计月可毕,则知斯言未可信。”据梁方仲估计,1390年至1486年,中国国内白银总产量只有三千万两上下。明亡前,虽有大量白银流入,但也只有四千五百万两。 

覆灭

李自成
李自成
  四月二十一日,李自成与驻守山海关将领吴三桂进行一片石战役。战至四月二十二日,吴军渐渐不支。吴三桂乃降于清朝摄政王多尔衮,两军联手击溃李自成,主将刘宗敏受伤,急令撤退。二十六日李自成逃到京城,仅三万余人,二十九日李自成在北京称帝,怒杀吴三桂家大小34口,次日逃往西安,由山西、河南两路彻退。临行前火烧紫禁城和北京的部分建筑,七月渡黄河败归西安,不久,弃西安,经蓝田,商州,走武关。由于南明弘光帝朝廷的建立和大顺军的节节败退,很多投降大顺的原明朝将领复投南明或清朝,李自成于是疑心日盛,终于妄杀李岩等人,致使人心离散。
  顺治元年(1644年)十二月,清军出击潼关,大顺军列阵迎战,清军因主力及大炮尚未到达,坚守不战。顺治二年(1645年)清军以红衣大炮攻破潼关,李自成采避战的方式流窜,经襄阳入湖北,试图与武昌的明朝总兵左良玉联合抗清,左良玉东进南京去南明朝廷“清君侧”征讨马士英病死途中。4月李自成入武昌,但被清军一击即溃。5月在江西再败,于1645年神秘消失。  

李自成墓

李自成墓
李自成墓
  李自成墓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湖北省通山县九宫山下牛迹岭。李自成(1606一1645),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本名鸿基,陕西省米脂人。据记载,大顺永昌二年(1645年)初夏,他由武昌挥师东下南京,因形势逆转,征途受阻,即取道九宫山转战江西,不意在山下李家铺突遭清军袭击,仓促突围,单骑误入葫芦槽,被小源口寨勇头目程九伯杀害,遂葬于此。建国后曾多次维修,并增建了拱桥、层台、花坛、墓碑、陈列馆、休息厅等附属建筑。墓碑上书“李自成之墓”系郭沫若所题,墓后高处耸立着下马亭,附近还有落印荡、激战坡等遗址。 南虹桥在通城县城东南16公里鲤港河上。因形若长虹坐落塘湖之南而名。清咸丰七年(1857年)建,为邑中著名石桥之一。青石叠砌,五拱并置,长40米,高5米,宽5米,设计大方,结构坚实,卓跞宏伟。经历百余年风雨,迄今依然如故。碧波荡漾,夹岸树木,烟霞掩映,异景别趣。  

李自成行宫

  位于米脂县城北的盘龙山上。明崇祯十六年,李自成在西安建大顺国后,遂命人在这里修建了行宫和祖墓,山名也是因此而来。行宫构思精巧,造型别致,主要建筑有乐楼、梅花亭、捧圣楼、玉皇阁、庆祥殿和北庆宫等,是陕北别具一格的宫殿园林旅游区。行宫内还设有米脂妇女革命史迹展。
  近年来,当地政府对行宫进行了修葺,恢复了原来规模和景观,并建立李自成纪念馆介绍其生平事迹,正殿中安放着李自成的玻璃钢铸像。
  交通:从榆林乘车到米脂即可,行程约 2小时,车费6元左右(单程)。  

评价

  甲申年中国历史的巨变,李自成的大起大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记忆。实际上他的真正失败是在永昌二年。这年夏天后,从陕西败退至湖广的李自成,再没有在政治.军事舞台上出现。有人以为他兵败后就死了,也有人说他从此潜隐了。但即使人真未死,他的政治生命也于此时终结了。
  透过数百年历史烟云,回望李自成成功、失败的经历,特别是他的品德、作风和“爱民”精神,是有意义的。逼上梁山,揭竿起义兵。
  明万历三十四年八月二十一日(1606年9月22日),李自成出生于陕西米脂县双泉里李继迁寨。他的祖上本居米脂城北七十里属于泰安里的李家站村,因无定河之西土地广,草地宽,生活困难的李自成之父李守忠、祖父李海迁居距县城二百里的李继迁寨,后又移居同属双泉里的常峁焉村。在河西,作为养马户的李家遭遇破产,李自成给姬氏、艾氏揽过工,牧过羊。二十一岁,在米脂城内的银川驿应募当驿卒。生长在封建腐朽统治下的穷荒边地,他青少年时期饱尝了人生艰辛,世态炎凉。
农民领袖李自成
农民领袖李自成
  明末驿递积弊甚深,驿站经费本来就少,地方官克扣,过往官员也勒索,驿马倒毙道旁,驿夫枵腹应差的现象十分严重。李自成为生活所迫,只好借贷度日。尽管驿卒的差使非常苦累,毕竟聊可谋生。在陕北农民军风起云涌之时,李自成并未较早起义。可是明政府的裁驿使他失了业。
  在此前后,他因死了三匹驿马,官府索赔追逼甚严。富绅艾同知趁危逼债,还送官责治,唆使县令晏子宾将他枷于街头烈日中笞打示众,不给饮食。众驿卒不胜其忿,毁枷拥他出城。李自成驿卒失业,无所得食,除了“造反”,走投无路,遂于崇祯三年在米脂西部西川一带揭竿起义。
  李自成少年开始习武,当驿卒后仍习骑射,见识日增,起义之后作战骁勇,多智而有胆略,很快在众义军首领中脱颖而出。几经大浪淘沙,他领导的农民军,成为为数不多的一支劲旅。
  他当初是被明官绅“逼勒为寇”的,后将崇祯逼上煤山自缢之人,正是被明政府裁掉的驿卒李自成。崇祯裁驿节省的财政开支用于“剿寇”,却不料失业的驿卒又参加了起义大军,其中的李自成最终成了他的掘墓人。他自酿自食的苦酒,真是耐人寻味。
  明末农民军在战略防御和相持阶段,势力不强,不断受到官军的追杀,至崇祯十一年陷入低谷,首领们有的徘徊观望,有的投降官军。李自成这年于潼关南原惨败,妻女俱失,仅十八骑突出重围。在此情况下,性格倔强的李自成绝不言降,潜伏深山,养精蓄锐,矢志东山再起。崇祯十三年冬,他看准时机,星驰入豫,饥民群附,很快发展到百万之众。他初为闯将,破洛阳后,正式继称已故农民军首领高迎祥的闯王称号,确定了“据河洛,取天下”的目标。
  尽管军需给养数量巨大,为不增加百姓负担,改善饥民生活,李自成提出和推行了“均田免粮”、“蠲免钱粮”、“三年免征”等政策,还拿出钱粮赈饥济贫。大顺政权财政、军需的主要来源和打击的对象,是明宗室贵族、贪官污吏及豪绅地主。这必然引起他们的不满和反抗,这是李自成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但为贫民百姓着想,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
  史籍有李自成“敬天爱民”、“除暴恤民”、“问民疾苦”等许多记载。他进京不久,就将紫禁城乾清宫原有匾额“敬天法祖”四字改为“敬天爱民”。在如见原明代检讨梁兆阳时,他说:“朕只为几个百姓,故起义兵”。他还两次召见京师耆老,问民疾苦,了解士兵对百姓有无扰害。李自成农民军军纪规定,“各营有擅杀民者,全队皆斩。”“敢有掠民财者,凌迟处死。”“马腾入田苗者斩之。”
  如此等等,可见李自成政策.军令所出,无不为农民群众的利益着想。正因为如此,李自成理所当然地受到了民众的拥护、支持和颂扬。远近饥民荷旗结队往应者有之,满城结彩焚香迎接者有之。各地百姓更有“盼星星,盼月亮,盼着闯王出主张”,“吃他娘,着他娘,吃着不够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大家快活过一场”等许多歌谣,表达自己的愿望与喜悦之情。这种情况,在中国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李自成议事讲民主,军中有事,召集主要将领和谋士共同商议,他听取和采纳合理意见。《明史纪事本末》卷七十八载:“每有谋画,集众讦之,自成不言可否,阴用其长者,人多不可测也”。沈国元《大事记》也说,李自成“凡事皆共谋之”。
  与农民军首领罗汝才和张献忠妻妾成群相比,李自成妻妾很少,即使在称帝之后,他的后妃也只有高氏、陈氏、窦氏等数人。这与封建帝王妃嫔三宫六院不可同日而语。
  李自成进入北京,虽然身居皇宫,生活仍然十分俭朴。“早起喝少许米汤,惮用他物。”不用宫中华贵的龙凤器物。“衣帽不异人”,仍是毡帽箭衣。出行骑马,只张小黄盖,没有铺张排场的仪仗。
  李自成出身寒门,起义前生活艰辛,深知衣食来之不易,奢侈危害良多。尽管义军破城,经常是美女如云,财物堆积如山,但作为义军首领,甚至称王称帝后,他仍能自奉甚俭,不好酒色财物,充分显示了他劳动人民的英雄本色。
  败之过速,功绩垂青史。
  李自成进入北京后,对官绅、富商追赃助饷,当他发现刑拷面过宽,波及到无辜时,立即纠正,并对负责追赃的将领说:“何不助孤作好皇帝?”他有做一个好皇帝的理想,但他从往外流亡至垂败仅历一年,战争尚未结束,人民没有得到休养生息,美好的愿望竟成遗憾。
  李自成目睹明末统治阶级横征暴敛造成广大农民生活极度困苦的悲惨境况,“不忍坐视”,在占领区内推行“均田免粮”.“割富济贫”等政策,大力恢复农业生产,推行“招商赈饥”.“平买平卖”等工商业政策,取得明显成效。这说明若无清军的入关,起自社会底层,深知百姓疾苦的李自成,必能迅速结束战争,统一全国,推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
  有学者指出,由于清兵的南进,民族矛盾激化,连年的战祸使劳动人口等社会生产力遭到极大破坏。代替大顺朝的清王朝,是一个以社会发展水平较低的满族贵族同汉族中最腐朽的地主阶级相勾结建立起来的王朝,推迟了明末凋敝的社会生产的恢复,导致了我国社会在较长时期里,陷入发展缓慢的境地。
  清政权入关后推行民族征服政策,尤其是清军对江南扬州等城士民的屠杀是那么残酷。满族无法比拟汉文化的悠久丰厚、博大精深,清代,动辄大兴文字狱,是那么小气。清中后期,在西方国家大兴工业革命时,清王朝仍以天朝大国自居,闭关锁国……当人们回顾这段不很遥远的历史,很自然地思及李自成,更有人感言:“十八子当主神器”。
  尽管李自成成之艰难,败之过速,但他仍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一代伟人毛泽东于1944年给李鼎铭的信中说:“实则吾国自秦以来二千余年推动社会向前进步者,主要的是农民战争,大顺帝李自成将军所领导的伟大的农民战争,就是二千余年来几十次这类战争中极著名的一次。”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使深受欺压的贫苦百姓扬眉吐气,猛烈地冲击了封建制度,推翻了腐朽的明王朝,为清前朝休养生息,发展生产扫平了道路,奠定了基础,提供了借鉴。他的功绩将永远彪炳史册。
  明朝官方和其代表的地主阶级把李自成当作十恶不赦的贼寇。而黎民百姓是从不认为李自成是贼寇的。史料记载:“贼(指李自成)令严明,将吏无敢侵略。明季以来,师(指官军)无纪律,所过镇集,纵兵抢掠,号曰‘打粮’井里为墟。而有司供给军需,督逋赋甚急,敲朴煎熬,民不堪命。至是陷贼,反得安舒,为之歌曰:‘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由是远近欣附,不复目以为贼。”
  曾为明官的有识之士对他也有高度评价。李自成进入北京后,梁兆阳就盛赞他说:“我皇上救民水火,自秦入晋,历恒抵都,兵不血刃,百姓皆箪食壶将以迎王师,其神武不杀,直可比隆唐若汤武不足道也。”
  李自成推翻明朝,却抗清失败,实际上为清入关扮演了清道者的悲剧角色。满清以为明复仇为名,行入主中原之实,窃取了李自成农民军的胜利果实,却以正统自居,仍将他骂为贼寇。清政府修的《明史》就把李自成列入“流贼”传。这正应了“成者王侯败者贼”这句古话。
  然而历史是公正的,清亡之后,明、清官府戴给李自成的贼寇帽子终被扔掉。现当代论者,无不认为他是伟大的农民起义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