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

  
《罗生门》
《罗生门》
  故事发生在12世纪的日本,在平安京发生了一件轰动社会的新闻,武士金泽武弘被人杀害在丛林里。作为证人,樵夫、凶手多襄丸、死者的妻子真砂、借死者的魂来做证的女巫都曾被招到纠察使署,但他们都怀着利己的目的,竭力维护自己,提供了美化自己、使得事实真相各不相同的证词。
   这一天,大雨倾盆,烟雾迷蒙,在平安京的正南门--罗生门下,行脚僧、樵夫、杂工3人一起在这里躲雨,谈着谈着,他们就聊到了这件事······ 

基本信息

  ◎译名 罗生门
  ◎片名 Rashomon
  ◎年代 1950
  ◎国家 日本
  ◎类别 惊悚/剧情/悬疑 /犯罪
  ◎导演 黑泽明
  ◎主演 三船敏郎 京町子 森雅之 志村乔 千秋实 上田吉二郎 加东大介

剧情简介

  丰片1951年获威尼斯影展首奖,导演黑泽明一跃成为”世界级导演”,享誉全球。
  
《罗生门》
《罗生门》
  主要关系者在剧中各怀不同之想法,观众在观赏本片之余,不妨仔细探究一番。本片剧情独特,处理手法创新,透过关系者不同的解释,阐述人类自私的本性,直到影片结束,仍不知事实真相为何。这种人性真实的表现,超越风俗、习惯,成为世界上人类共通的真理。此外,本片之摄影技巧绝妙,也在国际间得到极高的评价。
   获奖情况:获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意大利电影评论奖,奥斯卡荣誉奖(相当于今天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故事由三人在罗生门边躲雨而展开。此三人是云游和尚、砍柴人和乞丐。砍柴人自言自语:真是看不懂、看不懂。在乞丐再三追问下,砍柴人讲了如下一件事:
  三天前砍柴人进山去砍柴,在山里看到在一把女人用的木梳傍有一具武士尸体。砍柴人赶紧到衙门去报官。差役抓住了杀死武士的强盗。在公堂上强盗承认见武士妻子美貌,强暴了她。由于武士妻子坚决要他俩决斗,在决斗了23回后,他杀死了武士。强盗想以此夸耀自己的武艺高强。武士妻子却说,她受强盗侮辱扑到武士身上哭诉,昏了过去,手中短刀误杀了武士。这时公堂上让女巫把武士的灵魂招来审问,武士说,他妻子唆使强盗杀他,他十分羞耻,拿起短刀自杀的。砍柴人还说,其实他看到强盗与武士两人的决斗,开始由于没有讲,其实两人的武艺很平常不像强盗所吹嘘的那样,是强盗砍死了武士。
  正在三人谈至尾声时忽然听到婴儿哭声,乞丐找到了被遗弃的婴儿,想剥那弃婴的衣服,被阻止后,砍柴人说,我已有六个孩子,不在乎养第七个孩子,让我领养吧,和尚把孩子给了砍柴人。雨过天晴,夕阳照着砍柴人离去的背影。
   该片是根据日本名作家芥川龙之介的短篇小说《筱竹丛中》改编而成。

幕后制作

  该片是根据日本名作家芥川龙之介的短篇小说《筱竹丛中》改编而成,是大导演黑泽明的惊世之作,被誉为 “有史以来最有价值的10部影片”之一。影片以一宗案件为背景,描写了人性中丑恶的一面,揭示了人的不可信赖性和不可知性,然而其结尾的转折又将原有的对整个世界的绝望一改成为最终强调人的可信,赞扬人道主义的胜利和道德的复兴。该片上映后,在欧洲引起轰动,又在美国掀起“黑泽明热”,黑泽明也因而被誉为 “世界的黑泽明”。本片获1951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获第23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并入选日本名片200部。

穿帮镜头

  那个强盗蹲在地上时,他的肩膀露出了一小块。紧接着一个镜头,强盗依然蹲在地上没动,那个女人的丈夫转身跟强盗说话时,强盗的肩膀露出的比刚才多了很多。
   影片最后,老头想抱养那个被遗弃的婴儿,镜头给那个和尚时,他的手是放在婴儿的屁股上的。当镜头给老头时,和尚的手变成抱着婴儿的骼膊了。当镜头再次给和尚时,他的手又是放在婴儿屁股上了。

关于小说《筱竹丛中》

     一件发生於竹林中,涉及盗贼、武士及妻子的兇案,武士被杀,妻子被强姦。由一个庶民在废弃的罗生门下,遇上正在避雨的
《罗生门》
《罗生门》
樵夫及僧侣,由这三人的对话而正式展开。
   本书以多角度叙事方式解构兇案,从各人对竹林中的兇杀案所作的证词,重组一件支离破碎案子的真相,对人性有更深一层的探讨。
   多角度的表达手法能够突显各人背后,扭曲事实真相的人性动机。武士在竹林中被杀,五个涉案人及路过的人证,武士(死者)、真砂(武士妻)、多襄丸(盗贼)、僧侣及樵夫,除僧侣外,各人都因不同的原因,把事实歪曲。
   盗贼多襄丸把自己塑造成威武勇猛的大贼;武士形容自己是被盗贼打败、妻子背弃的可怜虫;妻子真砂则指自己是被姦后遭丈夫嫌弃而自杀不果的烈女。各人为保住自己的社会地位与道德壁垒而把事实歪曲,招致三个原完不同的叙述。
   作为第四者的樵夫,对三人的证言来一个大反证。盗贼和武士原来是对酒囊饭袋,贪心的武士受骗被擒,盗贼把女人强姦,武士竟然把妻子嫌弃,更想把妻子送走,妻子明白丈夫不会为自己而战,遂煽动两人决斗。比剑时两个都惊惶失措,最后女人逃走跳河自杀不果。
   但樵夫被贪婪驱使,偷去武士的宝石小刀。为了掩饰自己的行为,选择把真相埋住。说到底,武士是自杀还是被杀?只有死者本人才知晓。
   僧侣是道德和真理的象徵;庶民代表生存之道,在多角度的描绘下,对事件作出批判,有点犬儒意味。樵夫的立场就浮游在这两极当中。
   最后弃婴的出现,庶民欲除下弃婴的衣服,以换钱生活下去。樵夫为了弃婴的生命与庶民打斗起来。樵夫最终选择道德一方,把婴儿收养,天空也终停雨大放光明。
   小说的作者芥川龙之介于一八九二年生在东京市京桥区船町,原名龙之助,他自后改成龙之介。父亲新原敏三,经营牛奶业。
《罗生门》
《罗生门》
他生后九个月,因母亲精神失常,即过继给住在本所区小泉町的舅舅道章作养子,改姓芥川。芥川家祖祖辈辈都在将军府任文职,明治维新后,养父在东京府任木土科长,家中生活虽不宽裕,但养父母却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家庭里有着浓郁的传统文化艺术气氛。芥川自幼受到中国及日本古典文学的熏陶,他精通汉文,能赋汉诗。上初中后,芥川深受世纪末欧洲文艺思潮的影响,尤其是波德莱尔和斯特林堡的作品,对形成他的人生观,艺术观曾起了很大作用。
   十八岁时,芥川因成绩优异免试进入东京第一高等学校文科。一九一三年入东京大学英文系。读书期间,成为第三次(1914)和第四次(1916)复刊的《新思潮》杂志同人。一九一五年发表《罗生门》,但当时并未引起文坛重视。大学毕业之前,在第四次复刊的《新思潮》上发表《鼻子》(1916年2月)日本近代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夏目漱石赞赏这篇作品“笔端凝重,朴素平易,诙谐自然,情趣雅致;而且材料新颖,立意精辟,构思谨严,令人钦佩”,并预言他“要是再写上二三十篇这样的作品,定会成为文坛上首屈一指的作家”。
   同年,芥川的《芋粥》和《手绢》接连问世,从而奠定了他作为新进作家的地位。大学毕业后,他在镰仓海军机关学校教过三年书。一九一九年三月入大阪每日新闻社,一九二一年以该社海外特派员身份到中国十余座城市游览,回国后写了《上海游记》(1921),《江南游记》(1922)等。
   芥川是新思潮派的代表作家。新思潮派是从日本大正中期到昭和初年,继白桦派之后兴起的一个文学流派,又称新现实主义或新技巧派,通常指第三或第四次复刊的《新思潮》杂志的同人,其代表作家有芥川龙之介,菊池宽,久米正熊和山本有三等人。他们是东京大学的学生,深受夏目漱石和森鸥外的影响,并得到武者小路实笃的启发。当这一派作家跻身文坛时,日本自然文学已经衰落,取而代之的是白桦文学。白桦文学作家大多出身于上层社会,他们所主张的理想主义,作品中所表现的人道主义以及他们所追求的个性的自由发展等,都脱离了当时的社会现实。新思潮派的作家们认为文学作品可以虚构,强调题材的多样性,并且十分讲究写作技巧,注重艺术形式的完美。他们认真地审视人生,把握现实,在反映现实的同时,赋予自己笔下的一切以新的意义,并理智地加以诠释。这个流派表现了本世纪初日本小资产阶级不满现实而又苦于无出路的心情,在艺术上则突破了长时期作为日本文坛主流的自然主义文学,正视社会现实,即富于浪漫主义色彩,又具有现实主义倾向。 

影评

  这是片地狱般的景象,强盗、女人、武士还有樵夫,四个不同的故事,四个人的心中地狱,当肉欲的野兽睁开双眼,故事就此缠绕在人们的心中。12世纪的日本,在盛夏天气里的丛林深处,人类的欲望被灼热的空气点燃,关于人性矛盾的故事就此开场上演,在
《罗生门》
《罗生门》
京都古城崩坏的一角,罗生门静听着风声——还有关于人类灵魂的故事…… 
  《罗生门》在其长达三分钟左右的预告片里,以如此的一段话作为开场白。杀人事件的发生,武士之间的对决,一个被侮辱女人楚楚的神情,以及那樵夫所表现出来的惊恐和不安,许多“矛盾”的细节伴随着剧情的起伏,从而把观众引入到一个错综复杂、虚伪邪恶的构造的人性世界中。这部探究人性劣根的电影,黑泽明是在1950年完成拍摄,并在随后的一年里一举夺得威尼斯金狮大奖、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等重要奖项而震惊国际影坛,这不仅奠定了黑泽明世界级电影大师的地位,而且更使被看成“东方启示”的日本电影进入一个新的世纪。 
  故事情节以及人物构成极其简单,但述说的故事却耐人寻味。这正如君豪先生在《“罗生门”哲理与思辨》中所写到的那样:“我一直觉得罗生门不是一部叙事电影。”这不仅仅因为在叙事手法上的对一个事件的多重诉说,而是因为所带来的对故事本身的思索带有一种哲学思辨的味道。因为对事实真相的追寻和对真理的追寻都是一样的。换言之,黑泽明基于这部哲学味浓重的影片,是想试着对生活进行提炼,而并非是简单的叙述生活的本身。大量象征的运用,极少的对白,具有在极端环境中的人恶的展现,使这部电影不强调叙事而强调思辨。就是说,带有强烈的诗的特质。哲理诗。所以看到的人物都是带有特征性的。是先验的。是超越生活的。是为了达到哲理而生的人物。所以看到的影片是推断性大于叙事性。这就好比想表现了一场战争,不是用战争的本身,而是用象棋的形式来间接表现。 
  故事的展开十分的简单:通过强盗、女人、武士、樵夫等四个当事人之口,片面的讲述了同一个发生在树林中的杀人事件。所谓“片面”,是指四人完全根据自己的利益出发来讲述事件的过程,由此所表述的截然不同,真伪难辨。不过通过四人的描述,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武士是死了,而且还是他杀(谁杀的也不确定),女人是被侮辱了,是被迫还是自愿,或者是先被迫后自愿,我们就不知道了。导演设下两个前提条件,余下的就由四个人或者加上我们去想象了。综观全片,构思相当巧妙,情节层层推进,当你相信了第一个人供词的时候,又被第二个人推翻,于是又有第三个,第四个,到最后,你都不知道该相信谁,不过你可能最会相信樵夫的话,因为他在此事件中是唯一的身外之人,他没必要说假;也许你会相信女人的话,毕竟她是受害者……,也许这就是我们在观看这部影片时所要真正关注的。 
  很显然,在这里事件只是一个托词,用对话作叙述的手法才是黑泽明认定的形式,这是黑泽明对一个语言构成的世界的认识。人们生活在一个由语言精心制造的世界之中,物质生活异化为生活方式的冲突,各自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寻找藉口,借用电影中的人物之口表白“每个人都在言说为自己有利的话”,实际上这就是为人们存在的自身困境开脱。 
  杀人是电影中人们所看到的实在的罪行,通过当事人对自己行为的陈述和利用法庭作为人类维护正义的企图牵动了人类最初的无形罪性(人性本恶?),人类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原初罪性。当然,这是从人性道德一个层面上来说的,另一种说法认为在对待不同证言的客观事实上,不适合用那种道德提高说。换言之,是指在说供词的时候,每个人都是自觉把自己的道德水平提高。相比较这种思路更倾向于这样:每个人在诉说的时候,都是自己能够记忆的。就是说,“他们在说真话!”对一种真相的不同诉说是因为他们心理所接受的与其说是受客观环境的影响,更不如说是自己内心的一种心理期望。每个人处在一件事情的不同位置,看到的事物是不同的。正所谓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原身在此山中。”但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就是黑泽明在着重对言语表达的同时,刻画了一个饥荒战乱,道德瓦解,价值崩解,人不如禽兽的邪恶世间,以此努力着在寻求一种探究人性本质和解读世界的可能。 
    于剧本本身的关系,《罗生门》所具典范之处在于对细节的把握。如影片一开始,樵夫和和尚漠然坐在罗生门前,口中不断地惊呼“恐怖、可怕”,后来在一个路人的追问之下,得知原来他们所言称的“不可思议的恐惧”来自于对同一个杀人事件完全不同的表述,人的表述。通过这么一段开场渲染,我们至少可以解读出在肯定人的主宰地位之后,比较起无常比战争、死亡、鬼神人性善恶的无常更加可怕。毕竟前者是对人类外部物化的施加破坏,而如证言,表述来自内心深处不可预测的东西才是真正潜在的不安定因素。
  再譬如樵夫偷短剑的情节交代,前文竟不厌其烦的给出三处伏笔。其一,樵夫供述所见,“没有,没有别的东西”,慌张;其二,女巫代武士交代案情,一个镜头是女巫站立说道“插在身上的短刀却不知道被谁拔走了……”,此时樵夫正跪在画框右下,女巫咄咄逼人、樵夫面色土灰;其三,女巫讲述完毕,切回罗生门,樵夫恐慌道“她说谎,武士不是被短刀所杀……”。有了这几番铺垫,到庶民揭穿樵夫偷短刀的时候,就不会显得庶民精明得突兀,就不会在此处过分牵扯观者的注意、引起观者不必要的疑惑。如果说整个叙事结构的精彩归功于原作小说作者芥川龙之介,那么此等细处的功劳就该揽些到黑泽明的身上了吧。
  故事的结尾,也就是全剧的高潮部分,我觉得甚是值得好好地品味。对待一个遗弃的孩子,那个路人剥走了他御寒的长衣。当樵夫来阻止的时候。他充分显示了恶的一面。不但理直气壮,而且动手打樵夫。面对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他的态度是从弱者身上获得利益。在没有出现的孩子的父母,对这个孩子的遗弃者来说,他们不是不知道孩子的将来的悲惨结局,最终还是选择狠心地遗弃了。孩子是弱者和无辜者,所以命运是最惨的。孩子的父母良心遭受谴责。而路人呢,还会去剥夺更多的弱者的衣服。我觉得最后的结局是一种小寓言,是对整部片子的浓缩和升华。如果把女人看成是那个孩子(无力自我保护者),武士看成孩子的父母(对孩子应承担保护责任,却因为荣誉而遗弃他),强盗看成路人(对弱者通过暴力的利益获得者)。树林中的悲剧在罗生门又一次重演。这也暗示这种故事在任何地方都上演着(人性的善恶将会随着社会的变革延续着)——格言不能代替生活本身。所以最后,黑泽明让那个良心发现者,樵夫(很显然,是他偷了短刀,又为了自身的安全,不交代实情,使案件走入重重迷雾)收养了这个弃婴。不难发现,这一行动的用意在于用人道主义的思想出发,用一种实际行动去重新打造一个美丽的世界,更重要的是人类心灵的净化。影片中,路人蹲在将烬的火堆边上,随手拿起柴火一根根往雨里扔,柴火尚在空中就一下给大雨浇灭了,吐出一缕烟。其实这暗示着樵夫的“星星之火”有随时被浇灭的危险,但之前确实存在着些许重生的希望和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