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崇

姚崇
姚崇
  姚崇(650~721),唐代唐代陕州硖石(在今河南省陕县)人,曾任武后、睿宗、玄宗三朝宰相常兼兵部尚书。字元之,原名元崇,因为与一个突厥造反的首领同名,便改叫元之;又为了避"开元"年号之讳,改为单名崇字。他曾为稳定武周政权、开创“开元盛世”起了重要关键作用。他辅弼朝廷,革除旧弊,开辟了一代之风,推进了社会进步,是我国封建社会不可多得的政治家、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贤相”。

生平简介

姚崇
姚崇
  姚崇(650-721),字元之,原名元崇,唐代陕州硖石(在今河南省陕县)人,曾任武后、睿宗、玄宗三朝宰相常兼兵部尚书。他曾为稳定武周政权、开创“开元盛世”起了重要关键作用。他辅弼朝廷,革除旧弊,开辟了一代之风,推进了社会进步,是我国封建社会不可多得的政治家、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贤相”。
  圣历三年(700)春,名相狄仁杰武则天荐姚崇任夏官侍郎(四品)。不久,姚崇进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又迁风阁侍郎兼知政事。
  唐初官僚机构不多,官员比较精简。姚崇精于吏道,处事果敢。他为相后以“十事”做为施政的纲领,辅佐玄宗,进行了一系列的政革:引荐贤者,裁汰冗员;抑权贵,黜罢不肖,使官吏各尽其职,改变了过去“宰相十几人,台省要职不可数”的情况,出现了“天子责成于下,而权归于上”的局面。
  唐朝时,佛道盛行,危害国计民生。中宗朝,皇帝贵戚竞相营造佛事,奏请度人出家为和尚,其中有不少弄虚作假的,富裕人家的子弟及强壮男子也纷纷削发为僧,以逃避兵役,这种人到处都是。开元二年(714),姚崇向玄宗进言:“佛不在外,悟之于心。”玄宗采纳了他的意见,诏告全国审查僧徒,勒令还俗一万二千余人,打击了崇佛奢靡之风。
  开元初,凡军国要务,姚崇皆了若指掌。即使兼职兵部,凡军队的戍兵驻屯营地和侦察了望哨所,以及士卒仓储器械的数量“无不精熟”(李贽《藏书·智谋名臣姚崇》)。玄宗对于国家大事,多询问姚崇,同朝宰相卢怀慎、源乾曜等,只不过从命罢了。姚崇因病寓居罔极寺时,“凡大事,帝必派源乾曜咨(姚崇)。乾曜所奏善,帝必曰:‘是必崇划之’,有不合,则曰:‘胡不问崇?’”姚崇和宋璟进见时,唐玄宗常起来迎接,他们离开时,玄宗便在前殿相送,这在玄宗朝后来的宰相中,从未有此情况,姚崇晚年,玄宗仍命他五日上朝一次,仍然立于内廷供奉的首位,每有重大政事,便专门征询姚崇的意见,对姚崇待遇甚厚。
  开元九年(721),三朝宰相姚崇去世,享年七十二岁。当时,国家经济状况比较好,社会上特别是在官吏中厚葬成风。姚崇对这一风气极为反感,他列举古代圣贤薄葬的故事教育他人,批评厚葬之风。姚崇去世前,向子孙留下遗嘱:不准崇佛敬道,不准为他厚葬,只给他穿平常的衣服,不要抄经写像,并告诫他的子孙们去世以后,也要照他的嘱咐去做,要永为家法。姚崇节俭办后事的故事,也被后世传为佳话。

政治生涯

姚崇
姚崇
  姚崇之父姚懿(590~662),原籍江南吴兴,后移家陕州。龙朔(在661~664间)初,出任嶲州(今四川越西)都督,安定了西南边疆。龙朔二年(662),姚懿病故,崇年方十三岁。他自幼受父影响,怀“王佐”之志,折节读书,精通吏道。长大后,应“下笔成章”制举,授濮州司仓参军,“剖析决断,答对入流”。武则天当政时,五迁为夏官(兵部)郎中。时契丹侵扰河北,军务繁剧,崇奏决如流,深受赏识。圣历三年(700)春,名相狄仁杰向武则天荐姚崇任夏官侍郎(四品)。不久,姚崇进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又迁风阁侍郎兼知政事。以后,虽宦海浮沉,但仍担任过睿宗和玄宗朝的宰相(见《资治通鉴》卷二一○)。
  姚崇文武双全,才智过人,赤心忠胆,敢言直谏,精通吏道,倡廉自廉,关心民众疾苦,注意发展生产。在武则天当政二十年中,先后启用了李昭德、狄仁杰、姚崇等贤才担任宰相,协助管理国家大事;但也任用一些奸佞小人,如任用酷吏周兴、来俊臣等,株连冤死很多无辜,朝野人心惶惶。神功元年(697),则天对随侍左右的人讲:过去周兴、来俊臣掌政时,朝野上下有很多谋反的罪犯,朕即派人复核,囚犯也“全承谋反”。自周、来受株后,天下“无逆反者”。她怀疑过去有受冤枉死者。夏官侍郎姚崇大胆进言说:“自垂拱(685~688)以后,受枉家破、含冤受刑被迫认罪而死者甚多。告发者有功,天下称为‘罗织’,比汉代‘党锢’之祸更甚。陛下派近臣复查,近臣尚不能自保,怎敢对已断的案子有所动摇?被审问的人,如果翻案,又怕遭酷吏严刑。依赖上天降福,陛下醒悟,诛灭凶恶小人,使朝廷平安无事。自今之后,臣以微躯及一门百口担保,现任官吏再没有造反的人了。”则天高兴地说:“以前的宰相都顺应促成此事,陷朕成为滥刑之主。卿言很合乎朕意。”遂赐姚崇银千两。
  唐初官僚机构不多,官员比较精简。从则天后期至中宗、睿宗朝,机构宠大,官吏冗滥,不仅加重财政负担,而且加深了贪污腐败之风。唐玄宗即位后,励精图治,锐意改新,决心拨乱反正,整顿吏治。这就必须选择一位贤明能干的宰相辅佐她。开元元年(713)十月,玄宗利用在渭滨出猎的机会,特召睿宗朝被贬在同州(治今陕西大荔)担任刺吏的姚崇,欲拜为宰相。姚崇佯不谢恩,玄宗大感意外。经询,姚崇才不失时机地向玄宗提出:精简刑法,行仁恕之政;疏远佞臣,不听诬陷之词;禁止宦官、贵戚干预朝政;减轻苛税,以利民生;待臣以礼,不任意屠戳无辜;奖励群臣进谏,做到虚怀纳诲;禁绝营造佛寺道观,防止挥霍浪费国家财帛;严防边将轻动干戈,勿穷兵黩武;在外臣子,不谙礼制或诤谏而触讳犯逆者,不予追究;外戚专权危及社稷,应书之史册,永为殷鉴。这十条为政措施,切中时弊。玄宗听后,两眼含泪,良久,沉痛地说:“这事确实让人感到刻骨痛恨。朕答应就是!”姚崇连拜两下,说:“这实在是陛下实行仁政的开始,也是臣千载难逢的良机。现在我敢承担为陛下辅佐的宰相了。”(见《资治通鉴·考异》)

·对唐玄宗提出"十诫"

  唐睿宗即位后,姚崇被任命为宰相。这时,太平公主干预朝政,想和太子李隆基争夺皇位。太平公主是睿宗之妹,武则天最疼爱的小女儿,长相、性格都像有其母之风,也想像母亲那样当女皇帝。姚崇和宋璟一直支持太子,主张太平公主和几个掌握兵权的诸王应该迁居到外地。公主得知后大怒,太子李隆基也乱了阵脚,只好指责二人挑拨皇族关系,请求严惩,二人被贬为刺史。
  不久,睿宗禅位给太子,刚即位不久的唐玄宗马上召见姚崇,想任命他为宰相,姚崇说:"我有十点建议,如果陛下做不到,我就不当宰相。"等于将了皇帝一军。姚崇提出的"十诫"是:
姚崇
姚崇
  一、不能继续执行严刑峻法,必须行仁政。
  二、今后几十年不求边功,对外不黩武。
  三、宦官不可干预朝政。
  四、皇亲国戚不能在政府的要害职能部门任职。
  五、不得法外开恩,一切依法办理。
  六、杜绝官员向民间的一切胡乱索要行为。
  七、禁止大兴寺庙。
  八、君臣之间以礼相待,不得狎昵轻侮。
  九、不忌讳臣子的直言进谏。
  十、严禁外戚专政。
  这十点可以说是刀刀见血,切中当时的政治弊病,足见姚崇时时刻刻都对国家大事非常留心。唐玄宗听完震惊不已,马上全盘接受,正式任命姚崇为宰相,并将这十条建议作为开元年间的施政纲领,宰相姚崇自然就是最好的推行者。从此,一扫政治积弊,国泰民安,"开元盛世"的繁荣景象,姚崇功不可没。
  开元时期,姚崇身为宰相,却没有自己的专门宅第,全家人住在离朝很偏远的地方。他上朝处理政务后,常常不能回家,就住在一个叫罔极寺的寺院里。有次,姚崇患了疟疾,上常令源乾曜处理政务,每有大事,就到寺里请教姚崇。源乾曜与姚崇接触较多,十分敬佩姚崇严于律己、廉洁勤俭的生活作风,他奏请玄宗让姚崇搬进四方馆(属中书省)居住,玄宗当即批准。但姚崇认为四方馆太豪华,又藏有公文,不便住进去,遂坚决谢绝。
  姚崇精于吏道,处事明敏。有次,姚崇因私事向玄宗请了十几天假,从而使应当处理的政务堆积如山,同朝宰相卢怀慎自以为才不及崇,凡事推而不专。姚崇假满复出后,只一会儿,就将未决之事处理完毕。紫微舍人齐浣称姚崇为“救时之相”,称卢怀慎为“伴食之相”。
  姚崇为政清明,奖掖后进,具有举贤荐能之美德。长安四年(704),朝廷命姚崇举贤,他立即推荐张柬之为相。他说:“张柬之深厚有谋,能断大事,其人老矣(时年80),惟亟用之。”即日召见,拜同风阁鸾台平章事,进凤阁侍郎。后来,张柬之诛杀张易之兄弟,迎中宗复位,立有殊功。开元四年(716),姚崇因过失和年老,又举荐比他小十六岁的宋璟代其宰相职务。宋璟也是唐朝有名的良相。他为人刚直不阿,敢于犯颜直谏,为相坚持正道,刑当无私,敢于选贤任能,使官吏各尽其职。宋璟得到唐玄崇重用后,继续推行姚崇的政治路线,使唐朝这时出现了政治安定、经济发展,史称“开元盛世”,而这一切,与玄宗重用精明干练的姚崇,宋璟关系很大,故史曰:“姚(崇)、宋(璟)相继为朝,崇善变事务,璟守法持正,二人志操不同,然协力辅佐,使赋役宽平,刑罚清省,百姓富庶。唐时贤相,前有房(玄龄)、杜(如晦),后有姚、宋,他人莫道焉”(《资治通鉴》卷二二一)。
  开元初,凡军国要务,姚崇皆了若指掌。即使兼职兵部,凡军队的戍兵驻屯营地和侦察了望哨所,以及士卒仓储器械的数量“无不精熟”(李贽《藏书·智谋名臣姚崇》)。玄宗对于国家大事,多询问姚崇,同朝宰相卢怀慎、源乾曜等,只不过从命罢了。姚崇因病寓居罔极寺时,“凡大事,帝必派源乾曜咨(姚崇)。乾曜所奏善,帝必曰:‘是必崇划之’,有不合,则曰:‘胡不问崇?’”姚崇和宋璟进见时,唐玄宗常起来迎接,他们离开时,玄宗便在前殿相送,这在玄宗朝后来的宰相中,从未有此情况,姚崇晚年,玄宗仍命他五日上朝一次,仍然立于内廷供奉的首位,每有重大政事,便专门征询姚崇的意见,对姚崇待遇甚厚。

人物轶事

·当众为武则天哭泣

  姚崇自幼文才出众,经由科举进入仕途。他精明能干,一帆风顺,不断升官,在武则天当政时期做到了夏官郎中(相当于兵部司长),深受狄仁杰赏识。这时期契丹人不断骚扰唐朝北疆,由此兵部显得特别重要,事情也繁杂。姚崇十分干练,把千头万绪的事务都处理得清清楚楚。武则天得知后,欣赏有加,提拔他做兵部侍郎。故武则天对姚崇有着知遇之恩。
  神功元年(公元697年),武则天询问群臣:"为什么周兴、来俊臣负责审理案件的时候,有那么多人谋反,他们两个死后,反而不再听说有人谋反呢?"姚崇很直接地指出:"以前那些被问罪的人,都是在酷刑逼供下被迫自诬的,就这么屈打成招,结了案。陛下也曾派人复查,但是复查的人也害怕酷吏,为了自保,谁敢翻案呢?所以家破人亡的人比比皆是,不知道有多少忠良之士成了冤鬼!"不过姚崇并不是那种一味直谏的人,批评完弊政后,他圆滑地说:"现在那些凶恶的酷吏都被陛下除掉了,朝廷内外再也没有人谋反了,对此我可以用全家人性命担保的。"武则天其实自己也知道之前过于残酷,杀人太多,听完姚崇的话后高兴地说:"以往的宰相都喜欢顺水推舟,害我成了个滥行刑罚的皇帝。"对姚崇大加赏赐。姚崇敢这样说话,当然是在比较了解武则天此时心态的前提下,但仍不失为一个有胆有识、有担待的臣子。
  后来,宰相张柬之等发动宫廷政变,逼迫武则天退位给中宗并移居上阳宫。唐祚得以延续,群臣都十分高兴,在中宗的率领下庆贺,唯独姚崇流下了眼泪。有人责备说:"怎么能在今天哭呢?你要惹祸的。"姚崇说:"我昨日参加了你们铲除凶逆的行动(指杀死武则天的幸臣张易之、张昌宗兄弟),那是尽我做臣子的职责;今天我因为旧主离开而哭泣,也是做臣子的节操。就算因此获罪,也是心甘情愿的。"可见姚崇虽然被人骂过滑头,但也有性情中人的一面。后来姚崇果然受到惩罚,被调离中央,到外地去做刺史。有人认为,其实这还是姚崇在耍滑头,因为他意识到宫廷斗争还没结束,就借此远远逃离政治漩涡的中心。

·宰相斗蝗虫

  开元四年(公元716年),山东地区蝗虫成灾,当时官员百姓都认为蝗灾是上天降罪,不可以捕杀。大家都在焚香膜拜,眼睁睁看着粮食被蝗虫吞掉。姚崇引用古书上的事证说,之前有过成功的例子,蝗虫是可以捕杀的,并提出了具体的捕杀办法。唐玄宗还有点犹豫,说:"天降蝗灾,是因为不修德政,杀蝗虫会惹恼上天,带来更多的蝗虫。"姚崇据理力争说:"民以食为天,不能任由蝗虫吞食粮食。现在灾害这么严重,已动摇国家之本了,请陛下三思。"终于说服了玄宗。但满朝官员还是坚持以前的看法,认为不能杀蝗虫。于是玄宗下命令说:"谁要是再反对,马上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