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缭

尉缭
尉缭
  尉缭,生卒年不详,魏国大梁(今河南开封)人。姓失传,名缭。秦王政十年(公元前237年)入秦游说,被任为国尉,因称尉缭。著名的军事理论家。有人说尉缭是鬼谷子的高足,学成后即过着隐士的生活,后应魏惠王的招聘,曾向其陈述兵法。

尉缭简介

  尉缭,魏国大梁(今河南开封)人,姓失传,名缭,战国著名军事家。《史记•秦本纪》中有载:秦王政十年“大梁人尉缭来,说秦王。”可以为证。尉缭早年治学商君,深得改革变法之道。他还对兵是执著求道,十分精通。战国后期,学派林立。百家争鸣,围绕着富国强兵,各国纷纷招贤纳士。尉缭曾与魏惠王问对,论用兵取胜之道。认为用兵之道在于“号令明,法制审”,“兵以静胜,国以专胜”,用兵的目的在于“诛暴乱,禁不义”。但不为所用,遂走游列国,寻求施展才能之地。公元前237年,他到了秦国,此时秦王政已亲秉朝纲,国内形势稳定,秦王正准备全力以赴开展对东方六国的最后一击。

《尉缭子》

《尉缭子》
《尉缭子》
  尉缭的军事思想表现在他的军事著作《尉缭子》之中。《尉缭子》一书,对今人来说不如《孙子兵法》名气大,但是在古代,它是与 《孙子兵法》齐名的一部著名兵书。宋代时,它与 《孙子》、《吴子》、《司马法》、《三略》、《六韬》、《唐李问对》一起被列为《武经七书》,成为朝廷颁发的七部军事教科书之一。今存《尉缭子》24篇,近万言。该书主要论述了对战争的总的看法,支持正义战争,反对非正义战争,论述了战争和政治、经济的联系,提出“以武为植,以文为种,武为表,文为里。”要以耕、织为治国之本,民富国强,本固兵坚;论述了统率军队,整训士卒,健全军规,告诫将领,以及“安民”“胜敌”等有关权术和措施,论述了进攻、守城等战术问题,而且还提出了治军的12条正反面的经验。
  在《尉缭子》中,尉缭提出必须经过大规模的战争来实现国家的统一,而为了保证战争的胜利,必须加强治军的手段,制定、颁发严格的军纪、军规,便所有军官、士兵都知晓,一旦触犯将处以重刑。具体来说,对于统领千人以上的将校,有进战失利、防守投降、擅离阵地、弃军逃跑罪行的,便宣布为“国贼”,不仅要夺官抄家、斩首示众,而且还要掘其祖墓,把亲属充为官奴:对于统领百人以上的军吏,若有上述罪行的,宣布为“军贼”,也要夺官抄家、斩首示众,亲属充为官奴。
  在以严刑惩处罪行的同时,还要用重赏奖励有功,做到赏罚分明,即“杀一人而三军震者杀之,赏一人而万人喜者赏之”(《武议》)。这些措施与秦王嬴政一贯推崇的法家思想显然是不谋而合的。
  在具体的战术上,尉缭还实践了当时最先进的方法,如在列阵方面,他提出:士卒“有内向,有外向;有立阵,有坐阵”(《兵令》)。这样的阵法,错落有秩,便于指挥。这一点在今人能见到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坑中可以得到证明。
  当然,作为与嬴政不同的人,尉缭对战争的具体行为有他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军队不应进攻无过之城,不能杀戮无罪之人。凡是杀害他人父兄,抢夺他人财物,将他人子女掠为奴仆的,都是大盗的行径。他希望战争对社会造成的危害越小越好,甚至提出:军队所过之处,农民不离其田业,商贾不离其店铺,官吏不离其府衙。另外他还希望靠道义(即正义战争)、靠民气(即人心的向背)来取得战争的胜利,等等。
  关于战争的总的看法,尉缭认为,当时存在着两种不同性质的战争,反对杀人越货的非正义战争,支持“诛暴乱、禁不义”的正义战争。明确指出:“凡兵,不攻无过之城,不杀无罪之人。夫杀人之父兄,利人之货财,臣妾人之子女,此皆盗也”。

尉缭战略战术

《尉缭子兵书》
《尉缭子兵书》
  关于进行战争的战略战术,尉缭强调对战争要有全面的认识,指出有道、威胜、力胜等三种不同而又相互联系的取胜策略。认为懂得了这三种所以取胜的办法,就全面地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他指出战争中将帅指挥的重要性。“权敌审将,而后举兵.”将帅者心也,群下者,肢节也。”就是要正确分析敌情,慎重选好将领,而后出兵。将帅与士卒之间,要如心(大脑)与四肢那样协调一致,成为一个整体,方能谋略高明,机智果断地进行正确指挥。他主张治军必须先立法制,并要执法严明,才能整齐统一,高山敢越,深水敢渡,坚阵敢攻,做到“天下莫能当其战”。对违背军纪、军令者要施以重刑,严惩战败、投降、逃跑的将领和士兵,使上下畏惧,专心向敌。
  关于军事与政治的关系,尉缭把它比喻为植物的躯干同种子的关系,所谓“兵者,以武为植,以文为种,武为表,文为里,能审此二者,知胜负矣。”并指出,没有良好的政治,就不能有强大的军事力量,而军事又是解决政治问题的手段。作者反复强调发展生产对于军事的重要意义,指出治兵者要以耕、织为治国之本,“夫在耘耨,妻在机杼,民无二事则有储蓄”,民富国强,本固兵坚,方能守必固,攻必克。
  尉缭以朴素的辩证观点,提出了治军的12条正反面经验。作者认为,按照12条正面经验去做,就可以压倒敌人;反之,则会被敌人所压倒。正面的12条经验是:树立威信在于不轻易变更号令,给人恩惠在于奖赏及时,当机善断在于能顺应各种事态的变化,战胜敌人在于掌握了敌我双方的士气:进攻取胜在于出其不意,防守坚固在于修整防御工事,不犯错误在于守法度,不陷于困境在于有准备,谨慎在于防微杜渐,明智在于能处置大事,消除祸害在于果敢善断;能得众心在于谦恭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