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与少女

  多义词,有西方德国文艺复兴画派作家汉斯·派尔顿的著名画作,西方名曲。另外还有已故作家史铁生的同名文学作品。

画作一

·简介

《死神与少女》
《死神与少女》
  这一幕发生在那红色或黄色房子里的任何一间,发生在你能够找到的任一角落。少女跪拜在死神面前,搂抱住了他,无限依恋。两眼望着另一面,那边可能是扇窗子,可以望见外面的景色。少女有些犹疑。少女穿红黄相间的彩衣,不及膝,底边有尖尖的棱角。死神是个穿黑袍子的老人,俯身靠向少女,头并着头,似乎在她耳边轻诉。他的手安放在少女的红色短发上,指节细长,不见拇指。这似乎是席勒的一个标识。老人的脸上充满着怜悯安慰惊恐或不可知。仿若一个父辈与自己的女儿告别。人性化了的死神。他们相依相偎,相亲相爱。

·作者简介

  汉斯·派尔顿(Hans Baldung Grien 1484~1545)德国文艺复兴画派画家
  Hans Baldung, known as Hans Baldung Grien/Grün (c. 1484–1545) was a German Renaissance artist in painting and printmaking in woodcut. He was considered the most gifted student of Albrecht Dürer.
  代表作:Beheading of St Dorothea 1516
  Three Ages of Woman and Death 1510  
  Eve, the Serpent and Death

·画作内容

   该画作中一个骷髅死神身边站着一个金发少女,少女卷曲的金发垂腰,死神手中的一条轻纱松松的绕在少女胯部。
  

画作二

·画家个人履历

《死神与少女》
《死神与少女》
  埃贡·席勒(Egon Schiele ,1890-1918年)出生于奥地利的图尔恩,逝于维也纳。他是继克里姆特之后,20世纪初奥地利绘画巨子,表现主义大画家。

·人物生平

  16岁的席勒考入维也纳美术学院,在克里姆特指导下学习,并结识了科柯施卡。他的画最初受学院派和印象派影响,打下坚实的造型基础。当他结识克里姆特和科柯施卡之后,作品具有明显的装饰风格,这表明他受到新艺术派——青年风格阿拉伯式图案的强烈影响。如果说克里姆特的艺术是从象征主义走向表现主义,而席勒则已走进纯粹的表现主义天地。

·画作背景

  席勒后期的艺术不仅受到瑞士的霍德勒影响,还直接受尼采和佛洛伊德心理学的启迪。他毫不掩饰地表现了那个时代人的心理和情感,他所描绘的人物和景物都不是静态的,无论是什么样的形态都像处在惊恐不安状态,生的欲望和死的威胁交织成可怕的阴影,始终笼罩着他的作品。他笔下的人物形体瘦长,那冷峻刚直的线条令人震颤,他强调形象清晰的外轮廓,喜欢用红、黄和黑色来表现强烈的情绪。他除对人物表情动作的夸张刻画外,着意描绘人物神经质的情绪。为了创作他处于紧张不安的人物情态,他还深入到疯人院去研究精神病人的神态和动作,表现出一种类似哑语的动作表情。
   1915年第一次大战中他被征入奥地利陆军,他在军中仍继续作画,达到多产和高水平。他的艺术风格在表现派中是独一无二的。

·画作内容

  这一幕发生在那红色或黄色房子里的任何一间,发生在你能够找到的任一角落。少女跪拜在死神面前,搂抱住了他,无限依恋。两眼望着另一面,那边可能是扇窗子,可以望见外面的景色。少女有些犹疑。少女穿红黄相间的彩衣,不及膝,底边有尖尖的棱角。死神是个穿黑袍子的老人,俯身靠向少女,头并着头,似乎在她耳边轻诉。他的手安放在少女的红色短发上,指节细长,不见拇指。这似乎是席勒的一个标识。老人的脸上充满着怜悯安慰惊恐或不可知。仿若一个父辈与自己的女儿告别。人性化了的死神。他们相依相偎,相亲相爱。此情此景让人难以忘怀。

歌曲

   [四重奏]死神与少女(Death and the Maiden) 作品《死神与少女》 作曲 舒伯特
  宛如一部小型的音乐戏剧:在钢琴前奏中,死神踏着沉寂的脚步走向少女。低沉的音区和阴暗的和声,是死神的写照。面对死神步步逼近的威胁,少女发出了惊叫:伴奏奏着急促的节奏,体现了少女内心的惊慌、恐惧。在她唱到“我还年轻”的时候,旋律中出现两个小二度的进行,表现了少女对死的厌恶、对生的祈求。可是,她的抗拒是微弱的。冷酷的死神接着以丧钟般同音反复的音调,唱出了诱惑她长眠的歌声,特别是最后走向低八度的主音结束,更充分体现出死神的残忍、阴险。无辜的少女不得不向死神屈服。这是一篇对死的抗议书,也反映出在舒伯特所处的时代,软弱的市民阶层尽管力图抗拒,也无法摆脱那强大的封建黑暗势力。因此,这也是一出特定时代的悲剧,仿佛是舒伯特本人一曲自传式的悲歌。
  这首四重奏,D小调,D816,因第二乐章主题旋律与舒伯特1817年创作的歌曲《死神与少女》类似而具标题。作于1824-1826年,1826年2月1日在维也纳约瑟夫.巴尔特家中首演。共4个乐章:
  第一乐章
  1.快板,D小调,奏鸣曲式。先是第一主题群的呈示,第一主题群有AB两个主题,两个主题中都有A的主导动机。然后第二主题群呈示,第二主题形成高潮,小结尾以第二主题断续表现而成。发展部以第二主题及A动机组成,第二主题以卡农方式展开处理。再现部以第二主题中的前半部旋律始,第一主题二度再现,第二主题转为D大调,然后以第一主题部的两个主题构成尾奏。
  第二乐章
  2.流畅的行板,G小调,由《死神与少女》的主题、6段变奏及尾奏组成。第一变奏中,第一小提琴转为分散音,第二小提琴的旋律宛如主旋律。第二主题以下,都以相当自由的创意作成,尾奏主题由各乐器分开演奏,孕育出梦幻情趣。
  第三乐章
  3.谐谑曲,很快的快板,D小调。谐谑曲主部突出了切分音效果,中段则保持一种美妙的流畅。
  第四乐章
  4.急板,D小调,回旋曲式,其主题类似于贝多芬的《克莱采奏鸣曲》。

·作者简介

  舒伯特,奥地利作曲家。出生在维也纳教师家庭。1805年开始随父兄学习提琴和钢琴。1808年入帝国神学院学习。1812年随萨里埃里学习作曲。
   舒伯特共写了十四部歌剧、九部交响曲、一百多首合唱曲、五百多首歌曲。其中最著名的有:《未完成交响曲》与《C大调交响曲》、《死神与少女》四重奏、《鳟鱼》五重奏、声乐套曲《美丽的磨坊姑娘》、《冬日的旅程》及《天鹅之歌》等。舒伯特是欧洲音乐史中浪漫主义新型音乐体裁——艺术歌曲的开创者。在歌曲结构、旋律、和声以及钢琴伴奏诸方面,舒伯特都卓有贡献。

史铁生作品

  作家史铁生于12月30号下午16点,因突发脑溢血,之后经抢救无效,在12月31号3点46分离开人世。
  史铁生,1951年生于北京,1967年毕业于清华附中,1969年去延安一带插队。因双腿瘫痪于1972年回到北京。后来又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症,需要靠透析维持生命。自称是“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2002年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成就奖。写有著名散文《我与地坛》鼓励了无数的人。到陕西延川插队落户。1972年回北京,1974—1981年在北京新桥街道工厂做工,后因病停薪留职,回家养病。
  1979年发表第一篇小说《法学教授及其夫人》,以后陆续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1983年他参加中国作家协会。1996年11月,短篇小说《老屋小记》获得《东海》文学月刊“三十万东海文学巨奖”金奖。小说《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奶奶的星星》分获1983、1984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作品风格清新,温馨,富有哲理和幽默感,在表现方法上追求现实主义和象征手法的结合,在真实反映生活的基础上注意吸收现代小说的表现技巧,从成名作《我那遥远的清平湾》到《插队的故事》,作品从内容到形式技巧都显出异乎寻常平淡而拙朴,属意蕴深沉的“散文化”作品,另外,他还创作了电影剧本《多梦时节》(与人合作)、《死神与少女》等,《死神与少女》属于一种新的电影类型——诗电影,这为电影类型的发展作出了新的贡献,这两部影片都由林洪洞执导,《多梦时节》以其新颖的视角获第九届金鸡奖最佳儿童片奖,广电部1988年优秀影片奖,第三届儿童电影童牛奖艺术追求特别奖,《死神与少女》以其对人生价值的探索于1989年获保加利亚第十三届瓦尔纳国际红十字会与健康电影节荣誉奖。
  史铁生肉体残疾的切身经历,使他的部分小说写到伤残者的生活困境和精神困境。但他超越了伤残者对命运的哀怜和自叹,由此上升为对普遍性生存,特别是精神“伤残”现象的关切。和另外的小说家不同,他并无对民族、地域的感性生活特征的执著,他把写作当作个人精神历程的叙述和探索。“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史铁生《我与地坛》)。这种对于“残疾人”(在史铁生看来,所有的人都是残疾的,有缺陷的)的生存的持续关注,使他的小说有着浓重的哲理意味。他的叙述由于有着亲历的体验而贯穿一种温情、然而宿命的感伤;但又有对于荒诞和宿命的抗争。《命若琴弦》就是一个抗争荒诞以获取生存意义的寓言故事。
  著有长篇小说《务虚笔记》,短篇小说《命若琴弦》,散文《我与地坛》等。《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奶奶的星星》分别获1983年、1984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老屋小记》获首届鲁迅文学奖。
  记住他的名字是因为《我与地坛》,写得真好。一个人就这样走了,历史完成了他的那部分,不,应该是关于他的那部分历史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