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厥

  《辞海》中这样描述突厥“中国古族名。广义包括突厥、铁勒各部落,狭义专指突厥。公元六世纪时,游牧于金山(今阿尔泰山)一带。首领姓阿史那。金山形似古代战盔,俗称‘突厥’,因以名其部落。

概述

  突厥这一名称在中国历史上的出现始于隋唐时期。唐代所撰的《周书》、《北史》中均认为“突厥者,盖匈奴之别种”。但当代历史学家多认为这种说法有误,在历史中找不到突厥与匈奴之间的联系。
  突厥本是游牧於新疆阿爾泰山一带的一个部落,归附于当时的北方汗国柔然。柔然又称蠕蠕,即史书所记载的“东胡”,属于鲜卑人的一支,其领土为今蒙古沙漠以北广大地区。公元六世纪突厥部落逐渐强大起来,取代柔然以漠北为中心建立起突厥汗国。后又连续消灭了周边的高车等部落政权,建立起东起大兴安岭,西抵里海,南至蒙古沙漠,北到贝加尔湖的庞大帝国。但没过多久,在隋朝初期就以阿尔泰山(时称金山)为界分裂为东突厥和西突厥两个国家,並为争夺汗位而互相攻击。到七世纪中叶,唐朝先后攻破东西突厥汗国,西突厥的一部分被迫向西迁移,後进入小亚细亚半岛一带。这一支突厥人的後代就是今天的土耳其人,他们在公元十五世纪攻克君士坦丁堡,消灭了东罗马帝国而建立起奥斯曼帝国。东突厥的一部分则又於七世纪末在漠北建立了了一个新的突厥汗国,史称後突厥汗国或北突厥汗国。半个世纪后,北突厥又被新崛起的回纥汗国所灭,而回纥则被认为是今维吾尔族的祖先。由此可见,今天的维吾尔族与古代突厥从种族上说並非一家。
  突厥灭国后,留在当地的突厥部落也逐渐与其他民族融合,突厥在中国境内作为一个独立民族也成为历史。
  唐朝彻底灭亡了东突厥和西突厥,突厥人聚居的中亚地区成为唐朝的领土。后来阿拉伯帝国崛起,侵占了中亚地区,并征发突厥人为兵。没想到突厥人反客为主,在阿拉伯帝国崛起300年后,就篡夺了阿拉伯帝国的统治权,这就是塞尔柱帝国。
  13世纪时,塞尔柱帝国被蒙古铁骑所踏灭,大部分领土被蒙古人占领。一部分突厥人就逃到了小亚细亚半岛,建立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后来侵夺了阿拉伯半岛,成为地跨欧亚非的大帝国。20世纪上半叶,成立了土耳其共和国。
  尽管突厥作为一个民族已经消亡,但突厥这个名词作为语言学概念和地理学概念后世仍被广泛使用。在突厥汗国统治下,有回纥、铁勒、高车、薛延陀等多个少数民族部落,他们大都接受了突厥语言並沿用下来。尽管在后来的历史发展中这些民族的族群构成及其所使用的语言也在不断演化,但在现代语言学中被统称为“突厥语族”,属“阿尔泰语系”。今天属于突厥语族的包括土耳其、哈萨克、吉尔吉斯、土库曼、阿塞拜疆、乌兹别克等国以及中国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乌孜别克族、塔塔尔族、裕固族等。西亚的土耳其和中亚的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合称“突厥语六国”。除土耳其外,其他国家和民族尽管语言属于突厥语系,但他们都在历史发展中成为独立的民族群体,没有哪个还自称是突厥族或突厥人。
  此外,突厥作为一个地理概念,通常是以“突厥斯坦”出现的,意为“突厥人的地域”。据考证,这一概念最早见於公元9世纪阿拉伯的地理学著作中,是指古时在突厥汗国统治之下的中亚锡尔河以北及毗连的东部地区(事实上当时突厥的统治区域远及今蒙古的广大区域)。到13世纪蒙古占据中亚地区后,这一概念又被 “蒙兀儿斯坦”所取代,作为一个地理概念在很长时间很少再被使用。
  直到19世纪,有沙俄学者又重新使用“突厥斯坦”这一名称来指称中亚以到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的广大地区。由于当时中亚地区已经归属俄国,而天山南北则在清朝统治之下,因此中亚地区又被称为“俄属突厥斯坦”或“西突厥斯坦”,而天山南部塔里木盆地一带则被称为 “中国突厥斯坦”或“东突厥斯坦”。这就是“东突厥斯坦”一词的由来。

突厥、土耳其与匈奴

  现代土耳其人是古代突厥族的后裔没错,但说突厥是匈奴的后裔却并不符合史实。
  据陈序经所著《匈奴史稿》,有关匈奴的文字记载始见于战国时期的一些著述,如《战国策》、 《淮南子》等。司马迁在《史记》中有专门的《匈奴列传》一章,详细记录了匈奴的来历和历史。战国时期和秦代也常以“胡”称之,但后来“胡”“胡人”“胡虏”又成为中原对北方少数民族的一个笼统称谓,例如岳飞的《满江红》中有“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之句,但当时他所抗的金、辽等国从民族上说都与匈奴无关。
  匈奴早期活跃在中国北方今蒙古草原以北广大地域,战国时期北方的燕、赵、秦各国都有与匈奴交战的历史。秦朝曾遣大将蒙恬抗击匈奴,后人有“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之赞。至汉朝,特别是汉武时期,对匈奴进行了连年征战。匈奴在汉王朝的不断打击下分裂为南北两部,南匈奴归顺汉朝並在中国北部定居下来,後来南北朝时期的北方政权多是匈奴后裔所建,史称“五胡乱华”。但在其後的民族大融合中,南匈奴逐渐与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融合,到隋唐以後在中国境内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不复存在,匈奴的名称也只见于史书和文学中。
  北匈奴则在汉王朝以及其后王朝的不断打击下,不断向北向西迁移,公元4世纪后期进入欧洲,欧洲历史上开始有了“匈人”(Huns)的记载。匈奴侵入欧洲後先后打败东哥特人、日尔曼人,在欧洲中东部建立起一个新的帝国,与东西罗马帝国抗衡。到五世纪中叶,随着传奇领袖阿提拉死去,这个匈奴人在欧洲建立的帝国也解体了。今天的匈牙利人就认为自己是这一支匈奴人的后裔,但这一支匈奴与千年後灭亡东罗马帝国的突厥人(土耳其人)並没有关係。

突厥的历史

  突厥是铁勒的一支。铁勒即战国秦汉时期的丁零、魏晋南北朝时的敕勒(高车)。
  突厥起源地在叶尼塞河上游,以狼为图腾的一个部落,据《周书·突厥传》中记载,传说突厥人的祖先与狼结合后,生下十男,十男长大后,各娶妻生子,各自为一姓,阿史那就是其中之一。后来迁移到高昌(今新疆吐鲁番)的北山(今博格多山)。公元五世纪中叶,突厥人成为柔然的种族奴隶,被迫迁居于金山(今阿尔泰山)南麓,为柔然奴隶主锻铁,被称之为“锻奴”。从五世纪后叶起,柔然被奴役的部落不断进行逃亡和反抗,敕勒各部最为激烈。突厥人也逐步摆脱了被奴役的地位。
  公元546年,突厥首领阿史那土门率领部众,打败和合并了铁勒各部五万余落,开始发展壮大起来。他们一方面与柔然断绝关系,另一方面,向西魏求婚。公元551年,西魏把长乐公主嫁给土门首领。公元552年,土门发兵大败柔然。土门遂以漠北为中心,建立起突厥政权--突厥汗国。此后不久,土门弟点密,统领大军十万人,攻占了西域各地,自立为可汗,建汗庭于鹰娑川(今新疆车县西北的小裕勒都斯河)。后又在今中亚楚河西岸设立夏都。在突厥西部形成一个半独立的势力。
  公元553年,土门死,土门弟木杆可汗即位。突厥灭柔然,东走契丹及奚,北并契骨,势力日渐强盛。突厥政权辖境辽阔,东自辽水,西至里海,南达阿姆河,北抵贝加尔湖。汗庭设在于都斤山(今鄂尔浑河上游杭爱山之北山)。
  公元583年,突厥正式分为东西二部。东突厥于585年接受隋朝统辖,部分突厥人南迁到漠南一带。隋末唐初,东突厥又逐渐强大起来,对中原王朝统辖地区发动过多次进攻。公元628年,原役属于突厥的薛延陀在漠北建立政权而独立。630年东突厥被唐朝灭亡。归附的东突厥人由唐朝统一管辖,将东突厥原统治地区漠南分为六个州,分别由突厥贵族任都督。
  西突厥政权在唐初比较强大,中央亚细亚一带及西域地区都受他的控制。后西突厥分裂为二,力量削弱。唐朝在对西突厥斗争中,占领了天山北麓各地及焉耆、龟兹。公元651年,西突厥贵族阿史那贺鲁叛唐。唐朝屡次发兵平叛。于657年消灭了西突厥。唐朝先后在西域设置了龟兹、焉耆、于阗、疏勒四个军事据点和昆陵、蒙池两个都护府。这样唐朝的管辖权延伸到中亚巴尔喀什湖以西的地区。
  公元682年,漠南一带的东突厥,以咕咄禄为首叛唐。建立后突厥政权。后突厥经常发兵侵扰唐朝的北部地区,把唐朝的人、畜、子女大量掠去作为奴隶。唐朝多次对后突厥的发兵。在后突厥奴隶政权统治下,各被统治阶级不断发生叛变。如葛罗禄部于714年附唐;拨野古、回纥、同罗、仆固、霫五部于716年附唐。后突厥统治阶级在统治末期,相互斗争激烈。回纥、葛罗禄等部乘机独立。公元745年,回纥首领率领部众,消灭后突厥政权。突厥各部大多数归附回纥政权,一部分西迁到中亚;一部分南迁,归属唐朝。

突厥兴起

  公元五世纪,突厥人成为柔然的种族奴隶,被迫迁居于金山(今阿尔泰山)南麓,为柔然奴隶主锻铁,被称之为“锻奴”。
  柔然多次被北魏太武帝领兵击败,尤其是在公元429年,很多敕勒高车等各部落纷纷脱离柔然统治,投向北魏一方,人数达30万余众。而随着柔然军事上的惨痛失利,其他尚未投靠北魏的草原部落都开始不断进行逃亡和反抗。(参考百科:北魏破柔然之战)从五世纪后叶起,柔然被奴役的部落不断进行逃亡和反抗,敕勒各部最为激烈。突厥人也逐步摆脱了被奴役的地位。
  公元546年(南北朝后期,北方的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突厥首领阿史那土门率领部众,打败和合并了高车各部五万余落,开始发展壮大起来。552年突厥打败柔然,建立起幅员广阔的突厥汗国,势力迅速扩展至整个蒙古高原。这时华北北齐与北周政权并立,双方均慑于新兴突厥汗国强大的军事实力,也互相为了消灭对方,均采取向突厥纳贡、和亲的政策,以换取突厥帝国的支持,至少是中立。而突厥则借机以和平或战争手段,获得大量经济利益。
  581年杨坚代周,建立隋朝。突厥趁隋朝立足未稳,从甘肃一带向隋朝发起大举进攻,隋文帝不得不发兵抵御,并修筑长城
  隋灭陈完成南北统一后,与突厥的力量对比发生根本改变。隋利用军事与政治手段开始反击突厥势力。同时,突厥汗国已经分裂为东西两部分,各自内部斗争激化,隋的反击取得了相当成果。599年(隋开皇十九年十月),隋文帝封突厥突利可汗为启民可汗,显著标志了隋强突弱的形势。
  但隋朝二世而亡,这一局面没有维持多久。隋末群雄并起,其中多数都曾经依附过突厥。一时形势诚如《通典》卷197所谓“及隋末离乱,中国人归之者甚众,又更强盛,势凌中夏,迎萧皇后,置于定襄。薛举、窦建德、王世充、刘武周、梁师都、李轨、高开道之徒,虽僭称尊号,俱北面称臣,受其可汗之号。……控弦百万,戎狄之盛,近代未有也。”
  李渊在晋阳初起时,也曾经迫于形势,自下于突厥。其手段亦不外于割地、贡献、贿赂等等,实与诸雄无异。只不过唐朝定鼎,势力强盛之后,讳言这段历史,以致史料流传稀少,很多需依靠史家研究方可复原而已。
  这时的突厥仍像北朝时代一样,试图对中原各势力恩威并施,抑强扶弱,不时直接出手,借以保持、提高自己的优势地位。
  公元618年,唐朝建立,不久重新统一全国。突厥统治者明白中原只要有一方坐大,就不可能像以往那样,从群雄割据中获利了,因此将主要对手确定为唐,试图扶植其他势力与唐相抗。失败之后,便趁此时唐朝国力还不十分强大,连年进扰内地,掠夺人口和财富。东突厥颉利可汗曾亲率大军15万入攻并州,掳男女5000余口;又曾率骑兵10余万大掠朔州、进袭太原;更于公元626年唐太宗李世民刚刚即位之时率兵20万直逼唐都长安城外渭水便桥之北,距长安城仅40里,京师震动。唐太宗被迫设疑兵之计,亲率臣下及将士隔渭水与颉利对话。颉利既见唐军军容威严,又见太宗许以金帛财物、与之结盟,乃领兵而退。(“渭水之盟”)
  贞观三年(629年)秋,唐太宗命李靖率李世绩、柴绍、薛万彻,统兵10万,分道出击突厥。李靖出奇制胜,在定襄大败突厥,颉利逃窜,李在白道截击,降其部众五万余人。两将又督兵疾进,大破敌军,颉利西逃吐谷浑,途中被俘。时值当年三月,东突厥灭亡。慑于大唐天威,“西北诸蕃,咸请上(太宗)尊号为天可汗”。

突厥复兴

  自公元630年(贞观四年)颉利可汗被俘,东突厥亡国以后,在差不多半个世纪的时期内,唐朝统治下的东突厥各部基本上稳定。但由于朝廷常征调他们东征西讨,渐渐引起突厥群众不满,特别是一些民族上层人物滋生了复国思想。
  679年(调露元年)冬十月,单于大都护府下属突厥酋长阿史德温傅、奉职率所辖二部反唐,立阿史那泥熟匐为可汗。二十四州突厥酋长响应他们,部众共达数十万人。
  第二年(永隆元年)春三月,唐定襄道行军大总管裴行俭大破突厥军于黑山(今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西北),擒酋长奉职。泥熟匐可汗为其部下所杀。突厥叛军余众退守狼山(今内蒙古自治区杭锦后旗西北)。
  温傅部又从夏州(治所在今陕西省靖边县东北白城子)迎颉利可汗族侄伏念,北渡黄河,立为可汗。
  681年(开耀元年),伏念与温傅连兵进攻原州(治所在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县)、庆州(治所在今甘肃省庆阳县)。这年秋季,伏念在唐军兵临帐前的形势逼迫下,逮捕温傅,向裴行俭投降。裴行俭答应保伏念不死,但回京后裴炎妒忌裴行俭功大,唆使唐高宗杀死伏念。裴行俭慨叹朝廷杀死降者,以后不会再有人投降,从此称病,闭门不出。唐高宗对降者不予宽容,反加杀害,为突厥上层人物的再次叛唐,埋下祸根。
  682年(永淳元年),颉利可汗族人阿史那骨咄陆又叛。他的祖父本是唐朝单于都护府云中都督舍利元英属部的酋长,世袭吐屯之职。伏念死后,他率17人出走,逐渐聚众至700人,并占领黑沙城(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北)。他通过招集伏念亡散残部的办法,使部众增至5000人,并抄掠九姓铁勒大批羊马,从而势力逐渐强盛,自立为颉跌利施可汗。他任命其弟默啜为杀(即设,官名),咄悉匐为叶护。从此开始了后突厥时期。
  其时,单于都护府检校降户部落(官名)阿史德元珍因犯法被长史王本立囚禁。当骨咄禄入侵时,元珍请求由他去劝谕突厥诸部撤退,以赎自己的罪过。当他到达敌营后即向对方投降。骨咄禄任命他为阿波达干,统率全部兵马。于是骨咄禄、元珍寇并州(治所在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及单于都护府(治所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和林格尔县西北)北境,杀岚州(治所在今山西省岚县北岚城)刺史王德茂。后被唐将薛仁贵击溃。
  683年(弘道元年)春二月,后突厥先后寇定州(治所在今河北省定县)、妫州(治所在今河北省涿鹿西南);三月,围单于都护府,杀司马张行师;夏五月寇蔚州(治所在今山西省灵丘县),杀刺史李思俭;684年(光宅元年)秋七月寇朔州(治所在今山西省朔县)。
  由于后突厥频繁入侵,这年九月唐朝任命左武卫大将军程务挺为单于道安抚大使,以防御突厥侵扰。但同年冬十二月,程务挺因代被囚待斩的内史裴炎申辩,违反武则天的旨意,竟蒙冤被杀。后突厥统治者得此消息后,因大敌已亡,特设宴欢庆,但又为程务挺立祠,每次出兵前都前往祭祷。
  685年(垂拱元年)春夏间,后突厥寇代州(治所在今山西省代县);第二年春二月寇昌平(治所在今北京市昌平县西南),被唐左鹰扬大将军黑齿常之击退;同年八月又攻朔州,黑齿常之等在黄花堆(今山西省山阴县黄花梁)大破其军;冬十月,右监门卫中郎将爨宝璧贪功冒进,孤军深入碛北追击后突厥,全军覆没。武则天大怒,称骨咄禄为“不卒禄”。
  骨咄禄自立为可汗后,东征西讨,频繁出击。据突厥文《阙特勤碑》记载,他先后进攻过唐朝北部、九姓铁勒、三十姓鞑靼、契丹、奚等,共出征47次,其中亲自参加战斗20次,奠定了后突厥汗国的基业。693年(长寿二年)冬十一月,骨咄禄病卒。其子年幼。其弟默啜自立为可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