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晃

洪晃
洪晃
       洪晃(1961—),中国互动媒体集团的CEO,《世界都市iLOOK》杂志主编兼出版人。12岁时被送往纽约学英文,1984年毕业于美国纽约州瓦瑟大学。曾经做过咨询、有色金属贸易、投资等方面的工作。
中文名: 洪晃 国籍: 中国 出生地: 中国北京 出生日期: 1961年 职业: 商业 中国互动媒体集团的CEO 毕业院校: 美国纽约州瓦瑟大学 代表作品: iLOOk 世界都市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honghuang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honghuang
  

个人简介

  洪晃,生于1961年,12岁以新中国第一批公派小留学生的身分
  赴美读书,二十五岁时返回中国,担任跨国企业的驻华代表,其后自立门户,搞网站、办杂志、写文章,成为名人。
   现任《ilook世界都市》出版人兼主编,专栏作家,曾为《三联生活周刊》杂志撰写专栏。出版自传《我的非正常生活》和杂文集《无目的美好生活》、《廉价哲学》。洪晃的个人博客在国内有很高的知名度,点击量过亿。
   洪晃女士毕业于华沙学院并获学士学位。具有近十五年国外工作经验,在2004年被评为亚洲最著名的四个媒体人之一, 是大陆唯一入选人。2006年首届“创意中国盛典”中,洪晃获得最具创意人物奖,2007年被评为年度中国十大魅力女人。
  

·个人履历

  1975 – 1978,北京外国语学院附中
   1978 – 1980,中国人民广播电台国际部
   1980 – 1984,美国Vassar College 主攻:国际政治
   1984 – 1986,美国Kamskip 公司总裁
   1986 – 1996,德国金属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驻华首席代表
   1996 – 2000.5,标准国际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2000.3—,中国互动媒体集团CEO
  

·回国创业

  1974年,中美关系得到改善之际,中国派出了一批小留学生赴美求 
  学,洪幌位列其中,年仅12岁。在美国念完中学后,她考上著名的华瑟学院,学习国际政治专业,与罗斯福夫人和肯尼迪夫人成为了校友。大学毕业后,她开始在外资公司工作。1996年,她毅然辞去了年薪18万美元的外企首代职位,然后回国来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出品杂志。现在是中国互动媒体集团的CEO,成了《iLOOk 世界都市》、《青春一族》、《名牌世界乐》这三本颇有个性的杂志出品人。 “我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喜欢尝试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洪晃说,其实刚开始做杂志是“误入歧途”,自己以前是做投资咨询的,因为朋友决定要做杂志,所以就跟着进来了。入行后,朋友告诉洪晃,她外公章士钊也曾经办过杂志,这下,洪晃更兴奋了,觉得自己创业也算是继承祖业呢,或许能得到老爷子的真传,更应该好好地干。洪晃回国创业期间,她觉得在中国做事特别刺激,“因为你会意识到有太多的事可以去做,没有哪一行是满得容不下一个人的。
   任何事情几乎都有可能性,惟一的限制就是你的想像力。”还有很多空间等你去占领。这是一种憧憬,也是一种动力。对于喜欢挑战的洪晃来说,这里有着一个蕴藏机会的市场。她也发现在国内做事,还有另一方面的刺激存在——受刺激。保不准哪天,就会被浇上一盆凉水,有时候很简单的事也会做得很复杂,有些事还需要探探路,找找关系,也很折腾。洪晃奉劝那些个性安静,在国外有很好的职业,而且已经安居乐业的人,就不要回来找这份刺激了。她说着又爽朗地笑了起来。没有一个如此受刺激的人会这么快乐。洪晃是个例外,因为她豁得出去。你会真实地相信,她是在快乐地“啃泥”,在勇敢地受着刺激。
  

·家庭影响

  洪晃害怕别人说她是章含之的女儿。对于任何一个有名的女人的女儿来说,要有一个自我意识都是很难的一件事,因为所有的人都会对她说:你是谁谁谁的女儿。母亲章含之是对洪晃影响最大的一个人。洪晃很爱她,也很佩服她。因为她是一位非常有毅力、有魅力的女人。我很羡慕她,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从深度与美貌及聪明上讲,我没有看见一个女人真能超过我娘。 但是洪晃却不愿意成为母亲那样的女人。她觉得首先是自己没有母亲那样的条件,没有生活在她那样的环境里,也没受过她那样的教育。洪晃意识到,自己也不愿意在母亲的影子下生活。虽然妈妈会永远护着她,尤其是在妈妈的影子下会生活得更舒服一些,或许自己也不用这么奔忙。但洪晃坚决地说:“我还是宁愿去拉广告!”
  洪晃认为,妈妈对于有自己这样一个女儿还是挺高兴的。在母亲眼中,她是一个不太听话的孩子,是个心里想疼她又没时间疼她的闺女,是个还做了点事的女人,还是她现在最好的朋友。洪晃觉得妈妈是个非常开明的人。虽然自己经常会做出一些让妈妈特别不能理解的事情,但是妈妈却从未给过她什么压力。母亲很高兴:因为洪晃活得很快乐。
  

·外公印象

  2002年4月,洪晃与母亲一起参加了外祖父章世钊先生纪念铜  洪晃
  像在上海的落成揭幕仪式。母亲讲完话之后,许多在场的研究章世钊的老先生要洪晃也讲两句。洪晃感觉到当时妈妈特别担心,不知道自己又会在这种场合说出些什么不可登大雅之堂的话。
洪晃
洪晃
   洪晃的第一句话是:“我觉得我外公是个挺酷的人。他生活在那个年代,如果用今天这个年代的词来形容他,就是很酷。他与什么东西都有距离,特别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洪晃看见老学者们在下面直摇头。母亲则眼睛一翻,然后宽容地对她一笑,似乎在说:天啦,又来了,谁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好词在等着! 洪晃继续说:“我不想继承他。因为继承是个很腐朽的概念,我希望能创新。实际上,外公也是个希望创新的人。如果我能创新,就是继承的最好表现。我不是踏着他的脚步走,而是走出自己的路子来。” 这时,老先生们仍然在摇着头,但是有好多中年人在点头。洪晃觉得,这就可以了。因为这种家庭会赋予她很多使命感,多得让她喘不过气来的使命感,她能做到这样,也挺不容易的。
  

·婚姻爱情

  洪晃经历过三次婚姻,洪晃的第一个丈夫是美国的一位律师,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导致了他们的分手。而且,对方要找一位典型的东方女性,洪晃则是个大大咧咧的乐天派。
   洪晃是在1986年和陈凯歌走到一起的。当时洪晃正处于对她而言极为乏味的外企首代的生活模式中。 洪晃说,接触到搞艺术的人后,自己有一种被解脱被释放的感觉。
   1989年他们在纽约结婚后,她就又开始了天天忙碌。但生活是特别现实的,他们会为谁应该给谁做一碗热汤面而争执。她又有些犹豫了。为什么总是结了婚才犹豫?经过认真的考虑后,洪晃提出了离婚。她说自己真的是比较能豁得出去的人。 洪晃认为爱情是美妙的,应该好好享受,而婚姻生活则需要在小事上的默契。2005年,她与法国丈夫彭赛分居了。虽然彭赛是个特别好的人,也是她在西方文化上的启蒙老师,但就是在一起过日子不太舒服,因为他们在小事上没有任何一点默契。但鸡毛蒜皮就是生活,如果在这方面合不来,就算在大事上再默契,也没办法过日子。
   洪晃依旧浪漫。她终于又找到一位与自己真的很有默契的男友。他俩一样大。他们有相似的婚姻经历。他是一位室内装修设计师。他是一个悟性特别好的人。洪晃提到他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少女般的一往情深。任何一个女人都需要爱情的保养。不得不相信,一个充满爱的女人竟是如此的生动美丽,尽管她已经到了“不惑”的年纪。
  

前卫观点

  叛逆的洪晃在中国很“红”。如果说早年她的出名是源于出身背景以及她在婚姻上的大胆选择,例如她曾被冠上“名门痞女”的大名。但在最近一段时间,洪晃名声大噪,却是因为她新鲜热辣的观点,比如“好男人是饭后甜点”“一个女人睡五个男人才算值”都掀起了一阵风暴。
  

·男色消费

  对于“男色消费”,洪晃大胆表示:“现在新出来的男人想成名,无论做什么,都要够帅,够好看价钱就高。”她举例说:“歌星,影星自不待言,长得对不起观众,自然不行。布拉德、汤姆·克鲁斯,还有偶像组合F4,为什么价钱高,就是他们长得好看。就连搞体育的也要看外貌。就拿刚结束的2006年世界杯说话,无数女球迷狂爱意大利、英格兰、葡萄牙、德国。说实在的,主要还是迷上了球星们的俊朗外表。”对于“好男儿”选秀,洪晃直言一集也没有看过,但是对于“好男儿”的评判标准则有着自己一番独到的见解:“第一,男孩淘气是关键,不要乖,要有常人想不到的行为;第二,就是长相要英俊,长得好看总能占便宜。第三,既然是男儿,就是还没成熟的男人,不需要有成就,但是要聪明。”
  

·一夜情

  一夜情不是一个道德行为,洪晃曾经在博客中讥笑世界上的痴男怨女,调侃文化名人,抒发个人情绪,自我调侃,直率大胆尖锐的言谈,迷倒无数年轻男女。她曾更直接抛出“忠贞不渝并不比睡5个男人更高尚”的论调。她说“我认为忠贞不渝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它不是一个道德行为。比方说一个“忠贞不渝”的女人和另一个女人有过无数的一夜情的女人,我觉得这两个女人是平等的。忠贞不渝并不比睡5个男人更高尚,她们只不过选择了两种不同的方式。”她还说表示一夜情等性关系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性取向和恋爱行为是一个私人的行为,它不是一个公共的行为,就是两个人的事儿,而这个私人的行为如果没有造成任何社会上的损害的话,就应该允许它存在。”
  

·思考男人

  用“浅薄”的方式思考男人
洪晃
洪晃
   洪晃喜欢写东西。她的杂文《男人分两截》相当有名,文章对男人的剖析更是精彩:男人的上半截是修养,下半截是本质。女人嫁给男人,大部分是因为他的上半截,女人喜欢修养好的男人当丈夫。男人一般也不愿意暴露他的本色,特别是在女人面前,总是把上半截摆出来,而把本色藏起来。女人还是应该多注意一下男人的下半截,这才是最根本的东西。洪晃还在《解剖男人与女人的联想》中把男人的脏器也分析得头头是道。因为男人的胃对于女人很重要,女人要讨好男人,就必须给他做好吃的。有时候,轰轰烈烈的革命事业也不如吃能把男女捆在一起。
  

·父亲印象

  他对女儿“不负责任”
   大多数人都熟悉章含之和乔冠华的婚姻,却对章含之的第一任丈夫、北大教授洪君彦没有印象,就连章含之母女也从来不在媒体前提及。当天,认为“母亲已去世,有些事可以公开了”的洪晃告诉记者,与亲生父亲洪君彦的主要矛盾源于《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这本书。在该书中,洪君彦讲述了他和章含之的许多私人恩怨。多年前这本书在香港明报上连载时引起了非常大的风波,而洪君彦却对外界称这本书是女儿洪晃让他写的,这让洪晃感到非常伤心和失望,并用严词要父亲不要再写,她表示:“当我看到自己的父亲用女儿的名义来伤害自己的母亲,我觉得他不负责任。” 他对前妻“忘恩负义”。洪晃还伤感地透露了父亲对母亲的忘恩负义。她说,章含之是因肾病最终去世的,其实章含之的肾一直都不好,已经换过两次,因此她和许多医院肾病专科的名医都非常熟悉,“6年前,爸爸也患了肾病,需要换肾,他主动打电话求母亲救他一命,母亲帮他联系好了医院、医生,治好了他的病,但他出院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通过出版社出版了,在文字中对母亲无比仇恨地进行诋毁”。洪晃也曾对此质问过洪君彦,洪君彦辩驳:“他是在写一个知识分子对一段特殊时期的真实感受。”。已和他两年没联系 ,洪晃透露,两年前,洪君彦寄了一本《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给她,她没有看这本书,但收到这本书之后,她就和洪君彦彻底断绝了联系。但她了解到,父亲目前在香港,并和一位陈姓女士在一起,虽然对父亲有许多不满,但洪晃依然希望父亲洪君彦“年纪大了,要更多地注意身体,保持好的状态,不要把心思放在怨恨上”。
   骂导演宁瀛,用“陈凯歌前妻”炒作太下流,多年前,由洪晃主演的《无穷动》曾获不少好评,但鲜为人知的是,为了这部片子,洪晃和女导演宁瀛曾一度翻脸,不再往来。洪晃表示,问题和片子本身没有多大的关系,主要是发行方在对外宣传海报中,将她是陈凯歌前妻作为噱头。为此,洪晃大为光火,拒绝了该影片的所有宣传活动,并将宁瀛大骂一顿,从此决裂,“她是我的朋友,她知道我的底线,当她得知发行方用这么下流的手段去炒作时居然不制止,我很失望”。
  

·怒斥晓雪

  澄清男友
  洪晃澄清男友并非晓雪情人,直言“雪姑娘”当“快女”评委不靠谱,晓雪《ELLE》主编,因为对曾轶可的袒护和大春子的恶评而一夜成名,并且将这一抹红火烧到了豪门痞女洪晃的身上。昨天上午,洪晃在博客上发表日志,否认自己男朋友是晓雪情人的传闻。并且直言晓雪当“快女”评委是不靠谱的,最后也只能混个“时二尚叫姆”的名称,离“中国时尚教母”尚有距离。随后记者致电当事人晓雪,对方手机迅速由接通转为语音留言后干脆挂机,而经纪人则表示不清楚。
  澄清传闻
  澄清传闻,否认男友是晓雪情人。专业评审团《ELLE》主编晓雪自包小柏离开后,不论是小三事件还是力挺曾轶可,还是先前对大春子的恶语点评,都成为了众网友的热议焦点。据了解,晓雪之前在《ilook世界都市》杂志担任主编,洪晃和她是上下级关系。两人认识长达十年,但共同工作六年后,晓雪突然离任到竞争方工作,被大家猜测是晓雪抢了洪晃男友才出此下策。对此,洪晃给予坚决否认。“雪姑娘(晓雪)曾经是《ilook》的主编,但是她离开是她辞职的,不是我开的。她的男朋友不是我的男朋友,我的男朋友也没当过她的男朋友。这些都属于某网友的杜撰而已。”对于晓雪辞职的理由,洪晃称是因为她要当中国的“STYLEICON”——时尚教母。在博文中洪晃还表示虽然对晓雪的离去感到被欺骗和被利用,但是洪晃公司为此获赔的近百万违约金,还是为他们带来了“天上掉馅饼”似的意外收入。
  点评快女
  其实雪姑娘(晓雪)当评委之事与我无关,如果她要是咨询我,我会告诉她,《ELLE》去参与快女是不靠谱的,她去当评委也是不靠谱的,最后也就混个‘时二尚叫姆’的名声,离‘中国时尚教母’还是有距离的。一向对“快女”并不感冒的洪晃,这次因为雪姑娘的“小三事件”意外插足进来。洪晃说,本来自己应该闭嘴的,但是听说晓雪的公司有“封口费”,就忍不住问一问了。其实前段时间,洪晃就针对晓雪的为人进行了评价,说其非常擅长人际关系,特别是搞定那些非常困难的奢侈品市场经理。但自己对于晓雪把主编认为就是宣传部部长,主要任务放在奢侈品宣传上的理念完全不能苟同。大部分的网友表示二人可能早就不和所以才相互对掐,现在刚好借此摆开而谈。随后,记者致电当事人晓雪,对方手机迅速由接通转为语音留言,后来拨通后则挂机。洪晃则表示“只是因为我家孩子他爹太冤枉,所以才来澄清一下。”
  

·支持章子怡

  2009年底,章子怡位于北京柏悦酒店附近的海报被人泼墨,章子怡顿陷“泼墨门”、“换角门”、“诈捐门”等系列传闻,备受丑闻困扰。洪晃连续发表博文和言论,力挺章子怡。
   在泼墨事件发生不久,洪晃连发两篇博客,为娱记指明事件幕后人。当“赵欣瑜”的名字浮出水面后,洪晃在《南都娱乐周刊》上发表文章看法:“我不认识赵女士,也不知道她曾经是章子怡的朋友,而至于他们中间有什么矛盾,我真的不能发表意见。我觉得媒体,特别是娱记对章子怡不公平。她在明处,任何暗处的人都可以泼墨,这种事情发生后,吃亏的肯定是在明处的,我总觉得,藏在暗处的人有本事站出来,不要这么卑鄙。而媒体的任务是挖掘暗处的东西,让真相曝光,不是整死在明处的人。所以我呼吁记者去找肇事者,不要乱猜,捕风捉影。
   我一直对子怡印象很好,因为她是我认识的,最懂礼貌的,职业道德最优秀的明星。 I look找她拍片,不管可以还是不可以,她都很迅速地回答,而且从来不食言,工作时候也从来不迟到。对这些我一直很感谢她。我跟她的交情是两个封面,一个采访,跨越了大概6,7年的时间。我不是她的闺蜜,也不是知情者,我的八卦信息的来源和大家一样。
   我所认识的章子怡是一个非常睿智的姑娘,很稀罕自己名声的姑娘,不是那种为了宣传作品去给自己制造绯闻的人,而这事情发展到今天,章子怡是最大的受害者了。
   我觉得我们国家出了一个国际美女代言人,多么不容易啊!美国人谴责玛丽莲·梦露吗?在传她八卦的同时,美国人非常自豪有这么一位能够代表全球性感风韵的女人出生在自己的国家,他们不会对蒙露进行道德判断。法国人对自己的总统,明星向来很宽容,唯独我们中国人,谁国际上名声大我们喜欢砸谁?为什么呀?
   至于所谓“名媛”我一直认为是公众幻想中的人群,是不存在的。英国有名媛,美国有,中国没有。我们的价值观念是暂时的,临时的,实用的,财富是迅速的,短暂的。
  名媛早死光了,没死光的也会被现在那些叫自己名媛的气死了。”
  

·爆料鄢颇

  2010年6月8日,青年导演鄢颇被在北京朝阳区被四名持刀人尾随并砍成重伤,有传是“泡妞惹的祸”。洪晃也在微博上爆料,称鄢颇感情很丰富,早前骗过已婚妇女。
  “多年前,我有个市场总监,中,法,英三国文都流利,正好要为卡地亚做个刘索拉的演唱会,她可是帮了大忙。晚会当天,我们不知现场,挂了很多梅亭的照片,她突然跟我辞职了。我当然哭求她留下,她说不行,因为鄢和梅是当晚的嘉宾,她如果要伺候他们,太受侮辱了。我把她拉一边,她告诉我,她在法国时候和鄢好过,而且后来决定和自己丈夫离婚,跟鄢好,也曾经给过鄢很多经济上的支持,但是那时候,突然鄢要回国,之后三个月没音信,等她回来找鄢,发现他已经和梅结婚了。”
 

 被外交部起诉

  官司
洪晃
洪晃
   史家胡同51号院,文化名人洪晃出生、成长的地方,如今因没有产权证,洪晃被外交部告上了法庭,要求腾房。2009年12月22日,东城法院组织双方庭前质证。洪晃在自己的微博上进行了直播。
   22日9时许,洪晃来到法院,但久候的记者未能进入旁听。大约1个半小时后,询问结束。
   据了解,双方矛盾主要围绕房子三十年来的维护费用等。洪晃承认房屋没有产权证,“51号的事情我想得很清楚,房子肯定是国家的,不管我的上辈怎么说,什么领导送的,没有房产证就肯定不行。”
  但洪晃表示,国家把这座房子给了外交部,她居住在此,也交了房租,但房屋长时间没有暖气,也没做任何维修,因此她要求外交部补偿30年来的维修费。为此,从今年2月开始,她的律师给外交部发函,但一直未得到回复。
   据了解,此前外交部已给洪晃安排了一处120平米的房子,但洪晃未同意,“我觉得能把我们家五十年的破烂都装里面就可以,但是120平米一定不够。”
   说起老宅,洪晃坦言心里很难受,“毕竟住了五十几年。所有的记忆都在里面……这官司我知道我肯定输,就算这辈子第一个官司,算经验吧,也很宝贵。”
   据悉,法官给洪晃两个月时间举证,此后,案件将开庭审理。
  史家胡同
  史家胡同51号院 是洪晃外祖父章士钊的故居。章士钊是我国近现代史上著名的学者,辛亥革命后曾任教育总长等职,解放后,章士钊与家人定居北京。周总理请示毛主席后,将史家胡同51号院送给章家居住。章士钊辞世后,女儿章含之继续在此居住,其女洪晃就出生在51号院。1984年,该院被定为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
  

个性生活

  洪晃,一个性情女人,做事情绪化。辞去年薪18万美金的首代职毫不犹豫;在陈凯歌大红大紫的时候,提出与其离婚......洪晃活的自由自在,按自己的个性活,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洪晃出身名门。外祖父章士钊是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母亲章含之也是位出色的女外交官,曾写下轰动一时的《我与乔冠华》一书。洪晃就是这本书中的“妞妞”
   在洪晃小的时候,母亲曾期望她能女从母业,从事外交工作。但她并未帮母亲实现这个愿望。这得归于她从小所受的教育。 1974年,中国甫入联合国,中美关系得到改善之时,我国公派了一批小留学生赴美求学。洪晃就是其中的一名幸运儿。那一年,12岁的洪晃来到了纽约,并自那时起打下了深厚的英文基础。 后以自己为原形,出书《红色童话》。
   所以洪晃说,是因为后来发现美国的教育把我教育成没组织没纪律、随心所欲、属于为所欲为的那种孩子,我妈妈就放弃了让我做任何与官方有关的事的念头。
   洪晃觉得虽然生长于这个有点背景的家庭,但她的生活已经多多少少摆脱了“继承”的框框。比如,她毅然地辞去那个风光体面、高高在上的首代职位。再比如,她义无反顾地和名人(陈凯歌)离婚。洪晃说,我自己也给了自己很多压力,但是后来我意识到,如果事实证明我活得没有我家人那么成功并不说明我活得不好,并不是说我糟蹋了这一辈子,并不说明我不值得。因此到现在为止,我活得还是比较自由自在的,我一直在按自己的个性活,过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洪晃自嘲地称自己这种自由不羁的个性为“痞女”。
  对赚钱的手段更感兴趣
  洪晃笑起来就像做牙膏广告。洪晃中学毕业以后,考入美国久负盛名的七大女校之一Vassar学院,学习国际政治专业,成为罗斯福夫人---凯瑟琳·肯尼迪的校友。洪晃不无得意地说,七大女校各有性格,比如希拉里·克林顿读的那所学校,擅长培养特别专业特别能干的女强人。我们这所学校培养的人大都像我一样沾点艺术气质,比较独立也比较自由散漫。包括我后来回国进入文化圈子办起中文杂志,也是由这个母校所赐。
   25岁时,洪晃已是一家外资企业南京代表,年薪高达七万美金。用她的话来说,在80年代中期那会儿,这种薪水都可以买大楼了,但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又是在那样一个年代,拿着这种工资会有一种荒谬的感觉。
   现在回忆起那时的生活,洪晃觉得要是发财发得晚一点,也许她对钱会更尊重些。但在那个年龄,在洪晃的心目中,一次轻松愉悦的朋友聚会远比这个在当时可称得上是天文数字的年薪更具吸引力。至今,洪晃仍然认为那时的生活很刻板很乏味。每天的生活就是被FOB啊,信用证啊,谈判啊,合同啊包围住,天天都要和别人喝夜酒啊、应酬啊、催款啊、陪人家去卡拉OK啊,我觉得自己已经快死掉了。   洪晃清晰地记得一个周日,她要去谈判,在一个“大奔”的车后座,她突然间开始哭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像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女人,生活已经过去了,挣一把一把的钱,坐着一个“大奔”,大礼拜天什么“他妈的”屁事不干,去“他妈的”谈判去。说到这,洪晃的言谈举止流露出近乎于男人般的果敢和豪爽。
   也许是受了Vassar学院的浸泡,也许是洪晃天生的性格全然,她在1996年年辞去了年薪18万美金的首代职位,与情趣相投的朋友一起投资了美国文特出版公司。这个公司的所有投资人都是留过学的华人,大家都想为中国的文化做一点事情。
   洪晃说,赚钱当然是基本的生存问题,我也跟钱没仇,但当我老了时,我希望我能告诉我的孙辈我曾经做过点令我自己感到自豪的事,而不是说这辈子就追求个百万亿万富翁。其实谁都对钱感兴趣,但我对赚钱的手段更感兴趣。
   就在洪晃成为一名出版人还没几天,劲头十足的时候,一位台湾人对她说,你知道吗?要想让谁破产,就让他投电影;要想让谁日子不要过,就让他投杂志,要想谁穷一辈子,就让他投画廊。
   洪晃在被逗乐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正面对着一个大的挑战。但她认为国内必须得有一本本土杂志,她愿意努力去做,而且也有这个信心。最重要的是,她正在做的是从心底里喜欢的事。
  情感的一次失败
  洪晃是在1986年和陈凯歌走到一起的。当时洪晃正处于对她而言极为乏味的外企首代的生活模式中。认识陈凯歌等一批搞艺术的人,洪晃有一种被解放被解脱的感觉,因此经常在一起玩。
   两个人结婚时,陈凯歌正处于拍《孩子王》的后期阶段,还没有真正像现在这样成名。他们离婚是在《霸王别姬》康城得奖之后,正是陈凯歌大红大紫的进修。
   洪晃淡淡地说,其实离婚之前,他们已经分开了。之所以分开,是因为他看着我难受,我看着他也难受。既然这样那就别在一块儿过了。
   洪晃觉得跟一个名人离婚,在中国许多人看来,也许是不得了的事情.直到我离婚后,很多朋友看到陈凯歌做了点什么事,都会主动给我打一个电话说,你看见了吗?凯歌怎么怎么了......。我觉得特别荒谬,如果跟一个平凡人离婚,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这个离婚的决定,是洪晃经过认真考虑后主动提出来的。她说这个决定也不是特别容易做,但大家的幸福毕竟是最重要的。她笑着说,我也怕别人的闲话,但我对自己说,你必须按自己的想法活,我是比较能豁得出去的人,人总有一张嘴,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不爱记恨他人。走过来了就念一点别人的好。再说,两个人的婚姻的失败,是两个人对这份感情不够珍惜才出现的问题,两个人都有责任。
   回顾过去,洪晃认为最难受的事情就是面对感情分手后的那段调整恢复的时期,你必须面对这不是别人的错,这就是你自己感情上的一次失败。
   经历了红尘情爱后的洪晃,依然保留着女学生时代的纯真和年轻时代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浪漫。人到中年的她现在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洪晃现在的先生是一位法国人,比她大十二岁,就职于上海法国领事馆。她们相恋九年,结婚四年,现在平稳安宁地过日子。洪晃由衷地说,他对我很重要。
   洪晃在认识了现在的先生之后为自己找到了文化上的定位。结束了在中美文化之间飘荡的感觉。不过,洪晃和先生如今也是京
洪晃
洪晃
沪两地劳燕分飞,洪晃对此也很不安。她说,也许因为我父母是离过婚的,我也是离过婚的,所以我的家庭概念比较薄弱。我并没有把家庭放在生活的第一位。有时想重视它,可是做不到。
   尽管为了事业忙得团团转的洪晃无暇照顾自己的家庭生活,但性情率真的洪晃告诉我,她会做一手拿手的好菜,中、西餐都不在话下,她下一步的打算正准备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做烤箱里的食品。
   古语说“四十而不惑”。走过四十岁的交叉口,洪晃认为现在的她才算找准了最合适自己去走的一条路。
《名人面对面》:洪晃的爱情史
  2000年推出的《名人面对面》是凤凰卫视的一个资深栏目。开播以来,上百个不同领域、不同层面的嘉宾接受了节目组的专访,在有限的荧屏天地里,他们与许戈辉进行着面对面的交流,让电视机前的观众一起分享了名人生活的酸甜苦辣咸。江西教育出版社2004年1月出版了电视图书《名人面对面》,书中不仅有许戈辉与各位嘉宾的精神对白,还有她的采访手记。
  下面摘录的是许戈辉与章含之的女儿洪晃的对话。
  还在“文革”期间,12岁的洪晃就被外交部送往纽约,大学三年级嫁给一位法律专业的美国青年。1983年继父乔冠华病重,洪晃携夫回国。
  洪晃:1983年那个时候,没有一个正式的邀请是回不来的,除非我们俩结婚。实际上当时我们是因为想给他混一个回中国的签证。我那时候上大三,特别怕回来之后出不去了,所以也觉得他跟我一块儿回去保险一点,所以就这么结了婚。
  许戈辉:你这个结婚的消息是怎么告诉你父母的?
  洪晃:我结完婚就特高兴地给我妈打电话,我说妈没事了,我能回来了。我妈说你别回来,你还是上完大学再回来。我说没事,Andrew跟我一块儿回去,我们两个人一块儿。我妈说那签证什么的怎么办。我说没事,我已经弄好了,我们俩结婚了,就可以一块儿回来了。我妈说什么?你干什么了?我说我结婚了。我妈就半天没说话。
  大红门里的一切都似乎过于沉重了,鸿儒、名媛和才子,到洪晃这一代作为名门叛逆已初见端倪。
  洪晃:后来我才知道,这事可能毛燥了点,不算太好。
  许戈辉:你那个时候心里对Andrew满意吗?你觉得他是你的“终身伴侣”吗?想过终身伴侣这个词吗?
  洪晃:没有,我觉得挺好的,就这么着吧。我不想,在这方面我缺根弦,缺根筋。
  许戈辉:一定是12岁到美国把你脑子搞乱了,你说中国的女孩子哪有对婚姻没有幻想的?
  洪晃:是,我觉得第一就是我爸我妈的离婚让我觉得家庭不是一个永恒的东西;第二就是在美国的那几年,纽约的那些比较自由主义的感觉,那些嬉皮的感觉,自然会重一点,对家庭真是没概念,所以第一次就这么结了婚,一直到1985年回国。
  1985年,洪晃成为德国某金属公司的高级职员,据说她的月薪高达7000美金,而当时中国大部分城市居民的平均月收入不过70块人民币。极大的落差让26岁的洪晃不知身处何处,当她坐着奔驰去跟外商谈判时竟觉得意兴阑珊。恰在此时,她遇到了中国影坛崭露头角的陈凯歌。
  许戈辉:到1985年回国,他回来了吗?
  洪晃:他也跟我回来了。我那时候在一个外国咨询公司工作,给那些想到中国来发展的国外公司当咨询员,那时候挺可笑的。1985年的时候,我才24岁,什么都不懂,但来的全都是国外最大公司的大头,然后我们摇身一变就从大学生成了顾问了,实际上我们就是翻译。
  她不算漂亮,但绝对聪明;她不算优雅,但绝对性情。她的魅力源于自信和才情,她被人们称做“名门痞女”。
  洪晃:Compatibility(兼容性),就是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合适。有的时候跟一个人在一起你可能很有激情,但是你们两个人真的不合适,一到生活的细节,你就发现,每一个关口都是错误的,根本没有办法吻合在一起。
  许戈辉:按理说第二个丈夫陈凯歌,也是大家最关注的。你们都是中国人,两个人有着很相似的文化背景,还有在艺术上共同的追求爱好,应该说是充满了共同语言。
洪晃
洪晃
  洪晃:我了解陈凯歌是由于人家推荐我去看《黄土地》。我看完《黄土地》的时候,的的确确是非常震撼,因为那个时候好像才是1985年、86年,首先从我们成长的时候起,中国的艺术就是社会主义写实,然后在美国看了这么多不管是好莱坞的商业片,还是欧洲的片子之后,你就特别觉得不给气儿,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拍一点好的艺术片?我看了《黄土地》之后,就觉得太棒了,完全像一首诗!
  那个时候我们住在友谊宾馆,我们在苏园租了一个房子。当时凯歌正在制作《大阅兵》的后期,我们就认识了。认识了之后,陈凯歌就去拍《孩子王》了。他拍《孩子王》的时候,Andrew还去外景地瞄了一眼,我曾经有过一张照片是陈凯歌跟Andrew一块儿在《孩子王》的外景地搭着肩膀、搂着后脊梁一块儿照的,特亲热。原来我还看到过,这倒挺有纪念意义的,但是后来就找不着了,没了。回来之后,我和Andrew就吵翻了,然后Andrew就走了。
  许戈辉:你和Andrew吵翻和陈凯歌有关系吗?
  洪晃:没有,一点关系都没有。
  许戈辉:那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爱上凯歌了呢?
  洪晃:我有两个困惑,一个困惑是我回到中国来,嫁了一个外国人,在一个外国公司工作,我还没有一个回到家的感觉,我觉得怎么在中国我成了一个老外了?我周围所有的人,从客户到同事全都是外国人,然后我就觉得我跟中国人的隔阂特别大,我对这个感觉特别不舒服。第二个,我的物质生活已经有保障了,然后我就开始琢磨这种工作是我要干的吗?我一辈子都要给人家当咨询了吗?把外商全引到中国来做合资企业,我终生就干这个了?我就靠这个挣钱了?我是特别想发财吗?相比之下,《黄土地》对我来讲更重要,陈凯歌对我来讲也更重要,就是因为在那个时候我跟他好,才头一次让我接了地气,这个的的确确是他给我的。跟他好的这个过程,让我真正地回到中国来,在中国文化中间重新找到了我自己的位置。另外,就是那个时候对艺术有那种特别的感觉,搞艺术的,为艺术献身,哇,太高尚了,太伟大了。这个金钱,金钱是多么肮脏的东西,而艺术高尚到这样。就有这样的感觉,那时候年轻,26岁,挣了点儿钱,觉得生活空虚,死活要跟艺术沾点边,有这种原因。
  许戈辉:那要用我们比较通俗的话说,那时候算不算你追他?
  洪晃:那时候,我不算太会追男人,因为你知道,我认为我自己长得特别不好看,我觉得我追人家挺丢脸的。一般的话,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挺会调情的人。
  许戈辉:你怎么跟他调情的?
  洪晃:女人老觉得男人有幽默感很重要,其实女的有幽默感也是挺重要的。就是说谁都愿意跟一个特别愉快、特别轻松的人在一块儿,这一点我能做到。但是有没有chemistry(化学作用),有没有这种火花,那倒是另外一回事了。很明显,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有火花的。本身陈凯歌这个人一米八几高,导演,26岁,一个小女孩对一个男人所崇拜的东西他都具有,所以你肯定是从崇拜到仰慕,又到喜欢他的电影,一下子陷进去,就是挺自然的一件事情。
  许戈辉:那他作为一个导演,身边美女如云的,你那个时候有安全感吗?
  洪晃:我就是跟陈凯歌好了以后才知道什么叫嫉妒。真是一种特别特别不好的感觉,你突然间就会发现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都喜欢他?我就晕菜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处在一个要跟别人去抢一个东西的环境里头。
  许戈辉:你从小就不缺什么,你想要什么,它就应该是你的了。
  洪晃:我要去争取一个东西,要跟人家抢一个东西,但问题是从我的教养和我的教育来讲,我不应该对人家无理,虽然你特别希望……就是那种泼妇的愿望全都在那儿,但是你受的教育又告诉你说不行,你应该非常礼貌地对待这些女人,而且他没做错什么事,她们喜欢他也没做错什么事。这就是你嫁给这么一个人,你要处理的关于你自己选择的一个问题。
  许戈辉:你有过泼妇的行为吗?
  洪晃:没有泼妇的行为,但是有泼妇的欲望,这对我来讲是一个特别大的心理发现。但是我怎么会想到泼人家一脸水呢?我怎么会干这种恶劣的事情?这不是我啊!到最后,我之所以要离开这个婚姻,就是因为我觉得它会把我最恶劣的一面带出来,这没有意义。第二也的的确确是在生活细节上,两个人真是合不到一块儿去。我坐在这儿说话,应该是有点自己抽自己嘴巴子,因为我也在接受一个电视的采访,但是我对他要成名的重要性,跟我生活的其他标准就差得太远了。
  花无长日好,月无长时圆。1989年,洪晃和陈凯歌在纽约市政厅登记结婚,而就在陈凯歌1993年因《霸王别姬》踏上红地毯之前,两人各分东西。
  1993年,洪晃第三次结婚,丈夫是法国驻上海领事馆文化官员彭赛。
  洪晃:凯歌周围的那些人,说老实话,就有点像《北京人在纽约》那里头的中国人,聚在一块儿包一顿饺子,唱“文革”歌曲,天天喝得烂醉,然后回去把美国人骂一圈,把所有的外国人都骂一圈,但就是不愿意回国。我受不了这个,为什么呢?我觉得你既然到了一个国家,你就要进入它的文化,你不要永远在它的边缘,你不要站在这个文化里头去回忆那些本来你就因此离开的文化。你学点英文,看点报纸,去接触一下美国人,不要在别人的国家里天天口口声声老外老外老外,他不是老外了,你才是老外。
  我第三次结婚是办了个婚礼,当时所有人都说:“你知道你以前为什么离婚吗?你没办婚礼,你要办了婚礼就不会离婚了,你就知道这个婚姻的重要性了。”但还是没好长。所以我现在决定既不结婚,也不办婚礼,不干这种劳民伤财的事了。
  如今,洪晃和男友杨小平生活在一起。
  许戈辉:Andrew教给你在美国生活最实际的一些方式,凯歌帮你找到中国文化的根,彭赛圆了你文化上的梦,帮你了解真正的欧洲国家的那些文化历史。现在你的男朋友小平呢?
  洪晃:小平对我来讲,就真的是给了我一种特别完美的生活。就是这种融洽,我这一辈子还是头一次享受,而且觉得特别难舍难分。所以你知道所谓的门当户对什么的,在我眼里头真是一钱不值的概念。我跟他,太不相符的两个人一样能够在一起。
  许戈辉:怎么讲呢?为什么说是“太不相符的两个人”?
  洪晃:要是看到我这样的人,大家会说洪晃应该找什么样的人呢?首先就应该找一个留过洋的,有点学历的,对吧?再俗一点的话,你就可以说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家里头有点背景的,对吧?得研究研究这个。而他自己可能就是高中毕业,到现在我还天天跟他开玩笑,我说:“小平,咱们高中毕业了吗?文凭能拿来看一下吗?”
  许戈辉:你这么说,他也不受刺激?也没事?
洪晃
洪晃
  洪晃:他不生气。他的前夫人是一个法国人,所以他们有一个特别漂亮的12岁的混血孩子。从这几个方面来看,第一我要当后妈,第二说到学历,当时我觉得这真是特别扯蛋的一个事情。我就是跟他好,我跟他在一块儿就是舒服,说别的没用,我们俩在一块就是好。
  许戈辉:你是一个让人感觉好像没有一个固定的状态、特别容易变的人,那么跟你在一起的男人是不是得永远能够接受你的变化,也得冒着不定哪一天你又变了的风险?
  洪晃:可能我的多变在于感情上。我不愿意将就,只要是我不用将就的话,我觉得我不会变。我这个人的好处和不好的地方,都在于我特别愿意认错,最可怕的是我认完错之后,肯定改。比如说我跟你结婚了,我觉得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也就是说我认为我做错了,我肯定会改,就是跟你离婚。我跟小平已经好了五六年了,我也没有任何想变的决定。
 

 出演电影

  陈凯歌与胡戈正因“馒头”案闹得不可开交,陈大导演前妻洪晃也赶来凑热闹,其主演的女权电影《无穷动》将于06年3月初上映,该片因暗含洪晃骂前夫的火爆言语成为热门。
   影片演绎的是北京城里出身不凡的一群或名或贵的女人,而主演除李勤勤是专业影视演员以外,其他均是女性社会名流。出版人洪晃、现代派作家和音乐作曲演唱家刘索拉担纲主演,中国上世纪70年代著名的外交家章含之女士也特邀参演。
   片中所有人物基本以现实身份演出,女主人公妞妞(洪晃饰)发现花心老公有外遇,其中有一大段洪晃关于老公的火爆独白,言语犀利搞笑。“老公”这一角色自始至终并未出场,而洪晃夹枪带棒的冷嘲热讽很容易对号入座,“刚开始认识他那会儿,丫还算一前卫艺术家,现在,早就成了主流啦。”这样的品评让人直接联想到她现实生活中的前夫———大导演陈凯歌,不知影片公映后,陈导看到前妻的“表演”会作何感受。影片在去年曾经入选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

·爱出色

  由陈奕利指导,姚晨刘烨、陈冲等人主演的时尚约会电影《爱出色》将于11月9日国内上映。作为导演陈奕利的好友,洪晃在电影中献上了特别演出,犀利幽默成片中亮点,尤其在日前举行的某时尚专场提前点映中,圈中人纷纷找原型,大呼洪晃这一大配角很“给力”。
  洪晃很“给力”配角抢戏获圈内人大赞
  在提前点映的时尚专场中,除电影中浪漫的爱情、奢华的场景抓人眼球外,幽默风趣的台词更使得影院中不时传出笑声和掌声,其中洪晃的段落则更是其中的亮点,不多的台词犀利中带着揶揄讽刺,不少观众当中直呼“太给力了”。
  因为到场观众全部都是资深圈内人士,对电影中描述的一切颇为熟悉,自然容易对洪晃与时尚女魔头之间的明嘲暗讽对号入座。对于是否影射了时尚圈中人的关系,编剧宁财神表示,他本身与时尚圈多位主编都非常熟悉,力图还原一个有真实质感的时尚圈,因此观众的对号入座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对电影的肯定。
  对阵女魔头洪晃本色出演暗讽时尚圈
  从电影中看,洪晃与Zoe(陈冲饰)两个时尚女魔头,表面上亲热寒暄,实际上言语中暗含讽刺,一方拐着弯儿的骂对方品味有问题,另一方又想方设法影射对方婚姻不幸,宁财神的幽默台词更将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表现得趣味横生,一来二去戏剧张力十足,通过现场反应看,洪晃与陈冲斗法的这个片段一定会成为经典。
  非专业演员洪晃表现的轻松自然,大受好评。实际上这已经不是洪晃首次出演电影,之前她就曾在宁瀛的电影《无穷动》中饰演了时尚杂志出版商妞妞,片中四个女性对男人肆无忌惮的讨论甚至还引发了观众“对号入座”的热情。有洪晃在的地方一定少不了热闹,这似乎已成定规。
  强大配角阵容《爱出色》绿叶也“出色”
  不难发现,洪晃的银幕触电几乎都是本色出演,这与她自身的独特地位和强烈个性有关。作为互动媒体集团的CEO、《世界都市iLOOK》的杂志出版人,洪晃在时尚界的地位有目共睹,也与时尚界人士保持着密切的关系。此次出演好友陈奕利的电影,洪晃不仅演出了影片中的重要段落,成为剧中的一大亮点,还力邀陈奕利导演登上了《世界都市iLOOK》的封面,对《爱出色》可以说是倾力支持到底。
  除洪晃外,《时尚Bazar》主编苏芒、著名香港造型师Zing、国际名模吕燕等时尚界资深人士都纷纷加入客串行列,力图还原一个原汁原味的时尚圈。
  《爱出色》由浸淫国际时尚界多年的导演陈奕利执导,是一部展现时尚理念和都市生活态度的爱情约会电影,讲述了北漂女孩汪晓菲在时尚圈从一个丑小鸭蜕变为白天鹅,并经历种种事业与情感的考验,最终与先锋艺术家栾亦鸿相恋的故事。影片将于2010年11月9日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