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帅

王小帅
     王小帅
  中国内地导演,1966年1月1日出生于上海,1985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1989年毕业。青年导演王小帅凭借其独特、敏感的电影个性,从他自筹资金拍摄电影处女作《冬春的日子》到新近完成的《梦幻田园》,短短十年间,王小帅开始形成自己独树一帜的电影风格。

基本信息

  中 文 名:  王小帅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 生 地:  上海  出生日期:  1966年1月1日  职  业:  导演  毕业院校:  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  代表作品:  《冬春的日子》、《梦幻田园》、《青红》、《十七岁的单车》等

个人履历

王小帅
  王小帅
  1981--1985 北京中央美院附中学习,毕业。
  1985--1989 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本科文学学士文凭。
  1989--1991 待分配
  1991--1993 福建电影制片厂
  1993 回北京
  1995 被福建厂除名
  1993 编剧,制片并执导独立电影处女作《冬春的日子》(35毫米黑白)。
  1994 该片参加加拿大温哥华国际电影节,荷兰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青年论坛及伦敦,希腊,南特,意大利等多个电影节并参加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新导演展并收藏。1995年,该片被英国BBC选为电影诞生一百周年之百部最佳影片之一并于同年岁末在BBC播出。获:意大利丝米诺艺术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希腊铁萨隆尼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金亚力山大大奖)。
  1995--执导独立电影'极度寒冷'(于1997年在荷兰完成),参加1997年度鹿特丹电影节获费比希国际影评人奖,并随后参加加拿大,英国,德国等数个电影节,莅年首次在美国,荷兰等地发行。被纽约时报评为最勇敢的中国独立电影
  1996--执导第一部体制内电影《扁担姑娘》,该片历经三年的审查与修改于1999年获得通过,1999年该片官方入选嘎纳电影节一种注目栏目(AN CETAIN REGARD CAANES),随后参加数个电影节。2000年,该片在美国,法国,日本等国发行。
  1999--执导第二部体制内影片'梦幻田园',同年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及最佳男配角提名。
  2000--执导影片'十七岁的单车'(BEIJING BICYCLE)
  2001--该片入选第51届柏林电影节竞赛片单元获评审团大奖银熊奖
  2001--该片在全美及日,法,韩,意等国上演。
  2002--执导影片《二弟》
  2003--《二弟》入闱56届嘎纳电影节一种注目单元
  2004--执导影片《青红》
  2008--执导的影片《左右》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

早期生平

王小帅
   王小帅
  1966年的夏天,王小帅出生两个多月后便随父母从上海去往贵阳。其时正值文革爆发,横贯大陆东西的旅程,一路上,担惊受怕的是王小帅年轻的父母。而他,已然不记得沿途的红色风暴和革命小将的“一路歌声一路笑”了。
  在贵阳,王小帅生活了13年。贵阳是一座小山城,外地人尤其是四川人较多。孩提时代,王小帅开始学习绘画,在一张白纸上涂抹阳光雨露不及画一艘轮船,或者一驾飞机有意思,渴望在某个季节、某个日子被带走,这样的愿望,大概已经宿命地从出生两个月后的那次旅行就开始了。对电影的记忆,王小帅说得出来的只有《董存瑞》和《闪闪的红星》。和大孩子一起趁着检票的混乱溜进电影院几乎是王小帅这代人共同的记忆,也算是他最初的电影经验。
  1979年,王小帅全家迁往武汉。武汉是个九省通衢的大都市,流动人口非常多,几乎每个外来者都要面临着现实的诱惑,是我们改变了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改变了我和你这样的困惑显得异常突出。王小帅质朴、执拗的性格跟精明、善于变通的湖北人有很大的差异。不过,江城的廓大和气派也让“贵阳人”王小帅大开眼界。王小帅在这里只生活了两年,可这两年给了他非常深刻的记忆,他的青春期是在这里开始的,他独自出门去远行也是从武汉开始的。一个人由少年进入成人世界,绝对不会是“花季雨季”,特吕弗的《四百下》、小栗康平的《泥之河》、侯孝贤的《恋恋风尘》、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包括陈果的《香港制造》都在反复印证相似的命题。1997年,王小帅在武汉拍摄了他非常重要的也是第一部在国内公映的电影《扁担姑娘》(《越南姑娘》)。他把镜头对准了一个从农村来到武汉的少年,低徊的汽笛,鳞次栉比的街边地摊,繁忙的轮渡,包括潮湿的江雾,这些异常真实的影像进入了王小帅的视野。所有表象的东西被观照时,都可以闪现出它本身从没有觉醒的光泽,它已经由现实的物质成为精神世界的构成。电影的魔幻之处正在于此,它可以呈现,或者说接近人的精神世界。
  王小帅在他的生命旅行中发现了这个秘密。

导演之路

·起航

  1981年,王小帅来到北京,成为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的一名学生,四年当中,要成为一名画家的愿望与日俱减。80年代初,正是中国电影全面复苏的时期。通过绘画来反应自己对周遭世界季节和温度的变化,显然不再能满足王小帅。附中毕业的时候,王小帅没有继续学画,而是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这是1985年,当时的中国影坛。第五代导演正在全力出击,《一个和八个》、《黄土地》、《猎场扎撒》相继问世,这些影片震撼了被革命浪漫主义加革命现实主义熏陶的国人,也引起了世界对中国的兴趣。王小帅在电影学院,开始如饥似渴的观摩世界上最优秀的影片,安东尼奥尼、费里尼、阿伦·雷乃小津安二郎都是他喜欢的导演。后来,他又对侯孝贤、北野武、阿巴斯的电影推崇有加。
  电影为王小帅展开了一条银色旅程,而这一切来自于他生命最初的旅行。

·第一部电影就是这样拍成的

  不少误读王小帅的影片的人会认为这样的影片过于忧伤和绝望,《冬春的日子》里的画家刘晓东最后精神失常,而《极度寒冷》中的行为艺术家齐雷干脆放弃了生命。其实他们非常热爱生活,《冬春的日子》里简单反复的日子,仍然不时透露出隐隐的诗意,喻红在影片中突然凝视着镜头长时间的静默,将生命里本来就具有的那份虚无(生命的另一面可能是饱满)体现得令人震动,抒情而不滥情,王小帅用极其节制的方式来表现了他们的某种具有共性的压抑感和孤独,我们是第一次在银幕上看到《冬春的日子》这样单纯、简约,精神化的影片。该片被BBC评为自电影诞生以来的一百部佳片,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这是中国导演的荣誉,也是中国电影的荣誉。《极度寒冷》的齐雷,绝不随波逐流,身体力行的介入他所从事的行为艺术,他是一个内里渴望人类情感又外在疏远人类情感的梵高式的人物。齐雷没有死于自己的行为艺术,而是死于自杀,表现的是他对“伪生活”的弃绝和对真实生活的感悟。
  在看似冷峻的《冬春的日子》和《极度寒冷》里,王小帅用影像传达了他对生命的感受和热爱。这一时期王小帅的影片有着浓厚的哲学意味,从影像上来看,空间封闭,构图凝重,属于形而上的范畴。

·不合时宜的人

  王小帅是中国60年代出生的青年导演中一直还在坚持按自己的追求拍摄电影的人。他也是很不喜欢透过媒体谈论关于电影创作之外的东西的人。而让他来谈找钱一类的问题本来是最有发言权的。在中国的文化批评里最缺乏的可能就是独立品格。比如谈谈中国电影,谈“代”的多,谈时髦的文化转型的多,可是谈作品本身或者说谈创作的很少。
  中国的电影批评最喜欢刮风,沿袭的思维模式则是“非此即彼”。本来,电影表现什么人,他是什么职业,处于什么阶层都不是问题。可是当纪实,底层,民间等语词再次被功利的理论家利用时,坚持知识分子立场就成了某种不合时宜的东西。
  王小帅的电影非常知识分子化,绝对不是平民的视点。但是并不代表他将自己和平民分开,也不代表他要将自己和生活切断。他仍然透过电影来关注人物的精神状况,只是关注人物的方式到了《扁担姑娘》发生了位移和变化。我把他的这一创作阶段王小帅的物质时期。
  前两部影片无法同观众见面,不能和自己之外的更多的人去沟通,王小帅感到异常的孤独。变通的方式很多,一些导演可以完全放弃自己的创作立场和原则,去做所谓的三性统一(所谓的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的影片,很快就能获得在中国电影界讨生活的通行证。可是王小帅无法去做这样的选择。《扁担·姑娘》给王小帅找到了一个可以让他继续从事精神探讨的支点。王小帅回到了武汉。

·家乡的电影

  很多导演都喜欢在自己的家乡拍摄自己的第一部电影,章明在家乡巫山拍摄了《巫山云雨》,贾樟柯在家乡山西汾阳拍摄了《小武》。而王小帅直到拍第三部电影《扁担姑娘》才回到他父母的居住地武汉。
  码头上的年轻民工,涂抹着血红嘴唇的异乡少女,“生活”召唤着他们。人或许是最可怜的动物,不管他在想什么,在思考什么,他的一切行为都建立在一定的“物质生活”上。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对物质的所有替代物,“随身听”,钞票,性,江湖地位,充满了狂想。前两部影片的客观视点转化为剧中人的主观视点,王小帅的电影空间也发生了比较明显的变化,由封闭的画室向较为开放的城市扩张。我们在《扁担姑娘》中听到的江笛声,老大高平、“扁担”东子和越南姑娘阮红带有湖北腔的普通话(需要指出的是普通话对湖北话的改造,不代表文明的进入,而是暴力无所不在的象征)以及整个武汉码头和江面的取景,都是一个极其“生活”、“物质”的场景,可是越南姑娘在这个城市仍然一贫如洗,最后还成为了被打击的对象。在江湖上地位最为低下的歌女和扁担(挑夫),慰藉他们的是一首歌,歌声贯穿整部影片:“你还能够留下些什么?是散落的白纸片。你爱的天堂里面,请来听我唱首歌。”围绕着金钱和女人的话题,指向的还是人的精神。《扁担姑娘》在戛纳受到欢迎正是由于影片呈现了我们在现代化的命题下所经历的沉重代价。

·梦幻田园

  王小帅1999年拍摄的《梦幻田园》。文刚是工程师,他和新婚妻子小霞在郊区买了一幢别墅。和小霞结婚以前,文刚和保险公司的安安有过一段恋情,小霞对此耿耿于怀。这天早上,小霞出门了。文刚开始不停的打喷嚏。大雨中,安安来到文刚家。文刚见小霞浑身湿透,让她进屋洗漱。没过多久,小霞的家人从东北农村来到别墅,文刚将安安藏进了储藏室。安安来不及走,小霞也回来了……
  文刚近乎自虐的自我审查,妄想症,折磨了他整整两天。有了金钱也有了房子的开始阔绰中国人,怎样来解决他们的心理疾病呢?整部影片围绕着储藏室展开,人物众多,情节性也加强了许多。在叙事方式上的改变,引起了人们的争议,有人认为,比较起前三部影片来,王小帅的创作状态有所回落;还有人认为影片里的储藏室非常具有象征性,还不习惯“站出来生存”的国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储藏室,人们不是到那里忏悔,而是去逃避自己想象的审查。文刚的生活因为他曾经坦然面对的东西的到来而陷入种种混乱,如何梳理这样的混乱,使我们的精神达到最大限度的舒展是现代化进程中真正迫切而现实的问题。王小帅的叙事给《梦幻田园》抹上一笔浓厚的超现实主义色彩。
  世纪之交的中国电影正在经历新的浪潮冲击,王小帅,贾樟柯,章明,吕乐,何建军,路学长,吴文光,张元等青年导演纷纷以自己的电影个性对旧电影观念进行革新。“电影的影像可以预示一个国家及其各领域尚未实现的未来”。(白井佳夫 语)出于对生活和生命的敏感,王小帅的所有影片几乎都与温度和季节有关。在他的新片《梦幻田园》里,影调开始从冷变暖,这是否意味着他的电影策略有所改变呢?

·十年的艺术探索

  经历了整整十年的艺术探索,无论是直接提出精神命题还是通过刻划物质生活对人的异化,王小帅的镜头始终对准的是人并且努力地保持自己在艺术上的完整。最让人感动的是,在一个越来越商业化的社会里,王小帅仍然在他的影片中坚持他的理想主义,坚守他的精神家园。《冬春的日子》里,喻红离开了囚禁她的画室去了美国;《极度寒冷》里,经历了无数次葬礼的齐雷沉睡在阳光明媚的自然里;而《扁担姑娘》结尾定格在扁担对他心爱的越南姑娘露出的积攒许久的笑容上;《梦幻田园》里的文刚和小霞从恶梦中醒来后又安然睡去。
  王小帅对人性仍然有所期待,这也是王小帅拍摄电影的原动力。他的影片中的每个人似乎无时无刻不处在清醒而痛苦的自觉中,他们极度地感觉到生命的存在。

主要作品

·导演

  我11 (2010)  日照重庆(2009)  左右 (2007)  青红 (2005)  二弟 (2003)  十七岁的单车 (2001)  梦幻田园 (1999)  扁担姑娘 (1998)  极度寒冷 (1996)  大游戏 (1994)  冬春的日子 (1993)

·编剧

  青红 (2005)  二弟 (2003)  十七岁的单车 (2001)  扁担·姑娘 (1998)  极度寒冷 (1996)  大游戏 (1994)  冬春的日子 (1993)

·演员

  血战到底 (2006)  世界 (2004)  红色小提琴 (1998)  周末情人 (1995)

·制作人

  七月 (2006)  不想回家 (2005)

人物评价

·王小帅,向右走还是向左走

  我们的世界本来就是由无数的矛盾体组成。上和下,前和后,左和右。有的人向右走,慢慢一片广阔天地任其闯,有的向左走,或许就会遇到艰难险阻甚至是死胡同。走在十字路口,总是需要判断下一步该如何。王小帅也是,走过15年的电影之路,如今的他,名气有了,金钱有了,地位有了,如何再造辉煌,再向前一步?这问题或许时常左右着他自己……   电影《左右》是一部矛盾的电影。
  一方面,它是一部艺术片,冷静理性的镜头间离掉所有情感,观众始终处于旁观者看着一段故事潮起潮落;另一方面,它又是一部商业片,一个离婚女子为了拯救自己的孩子,想出和前夫共度一夜生产新子,强烈的伦理伦理冲突让刚看过电影简介的人都会感受到这是个适合拍成电视剧的题材。
  虽然我们不能将艺术片和商业片作为矛盾的两面体对立,但长期以来在国外获奖的文艺片在国内票房的惨淡总是让人不由自主想到文艺片就等于低票房,就是和商业获利绝缘。因此,面对着即将上映的《左右》,王小帅虽握“银熊”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最想打赢的还是票房战。
  可没有大明星,没有大制作,也没有快节奏,这部投资才500万,仅靠银熊显然无法吸引观众走进影院慢慢品味那段人生苦短。因此,我说它很矛盾,多少年来,王小帅、贾樟柯、张元等人的电影早就获奖无数,拿奖手软,可真正要想在国内院线获得票房,换言之就是能在国内有最大数量的观众时,这些中国的电影英雄又常常会“气短”。
  那实际上,《左右》这电影的品质到底如何呢?
  很显然,这是个好故事,王小帅也是个好厨师,细心烹饪了一桌别样的大餐。两个家庭,一左一右,唯一的联系是那可爱的女孩。电影一开始如同《潜水钟和蝴蝶》那般的主观镜头展示出北京城那繁华高楼底下的平民生活。女主角刘威葳和丈夫成泰生正是住在其中的一间。
  导演不喜欢用周遭的环境来衬托人物悲情命运的必然。所以一切都点到而至。按理说这么强烈戏剧冲突的戏应该在肢体上有更多的冲撞才有卖点,可没有,所有都那么平静如水。前半个小时,刘威葳和成泰生就是在家长里短过着平常生活。女儿的白血病也一点一滴的到半个小时后才让人恍然大悟。之后,导演给刘威葳的镜头永远是处在百叶窗阴影下,她的心中永远有着一丝忧虑。而这股忧虑也在导演绵长的镜头下最终形成了一股合力,能让她爆发出超出伦理的行为举动。
  相比起左一面的刘威葳家,余男和张嘉译的一家是矛盾的另一方面右。处理这个家庭时,导演不慌不忙用了很多床上戏。可还是点到而至,完全没有床戏的激情,有的只是在铺垫余男对孩子的渴望,以至于直指剧中的冲突,“为啥你能和她有孩子,却不肯和我有孩子呢?”
  没有大哭大闹,也没有泪流满面,4个主人公都是那么普通,普通的甚至争吵都没有。胖胖的王小帅就在他的四两拨千斤导演下,让电影显得清澈明晰。以致最后矛盾爆发,一张铺满红色床单的床,一场为拯救而做的爱,还有那面镜子,那通拨错的电话……本以为导演就用床戏结束了电影,却没想到神来一笔,做爱结束。4人又一次恢复平静,两个家庭又开始各自吃饭,平静吃饭,也许这才是中国家庭最大的隐秘。所有一切的伦理道德哪有吃饭更显亲情伟大?   《冬春的日子》对准了自己的北京流浪,《极度寒冷》想念了自己的大学生活,之后的《扁担·姑娘》怀念曾经生长过的武汉,然后《二弟》是在福建,他工作过的地方,《青红》更是他从小生长的贵阳记忆。王小帅之前的电影几乎都是他每个时期自己心灵的写照,15年,8部电影。王小帅和第六代其他导演一样,单打独斗了那么多年,磨出了一部又一部散发着浓于青春气息的电影,却在大片侵袭的商业时代走上岸,想要走入主流却已经错失了最好时光。接受三联生活周刊时,他也的确说到自己没能赶上大片潮,目前能够吸引的投资只有500万左右。这些钱也真的只能拍文艺片,想要像宁浩那样异军突起,对于这位常于思考的导演来说,的确有些难度。
  走到了新世纪,在《二弟》搏奖被电影局批为违规参赛后,王小帅的确开始“从良”,这里面不止他一个人。贾樟柯,娄烨纷纷上岸,所拍电影均得到电影局许可证,都有正规电影厂在背后支持。这是中国电影有幸之处,有时候却未必真能对导演们有所推动。就好比娄烨的《苏州河》非常好,可到了《紫蝴蝶》就有些太过个人化以致忘却现下观众的审美水准;贾樟柯的《小武》、《站台》都很牛比,《世界》却少有的隐喻不足,内容迟缓。
  当然,王小帅也有这种阵痛期,《二弟》的镜头和《青红》的节奏一直被人诟病。原始怀念曾经推动了他电影的叙事前进动力,可当所有的青春题材都拍了个遍,步入中年的王小帅似乎也迎来了自己最大的转变。15年代表着中国独立电影的成长过程,15年后,曾经的第六代都在慢慢转型,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成了一个话题。
  当然,现在来看王小帅的转型之作《左右》无疑在艺术上是非常成功的。选择了中年题材,选择了中国中产阶级的故事。具有世界性也具有民族性。他依旧娓娓道来整个故事,依旧使用最合适的角色,在他的调配下,电视剧演员刘威葳、张嘉译发挥老辣,堪称他们目前为止的艺术巅峰;而在他的掌控下,整个电影有一种适可而止的感觉,看完以后,常常回味无穷。
  同时,他依旧有着自己的那份坚守。他说特别羡慕冯小刚,有了影响力后可以开始拍摄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但他觉得自己也挺幸运,能过找到投资,能够拍摄自己热爱的电影题材。只是多年的风风雨雨让他明白,只有票房好了自己有影响力了,那自己的艺术思想才能传播。这才是作为一名导演,一名电影人最大的梦想吧。所以,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我想王小帅肯定会选择向观众走的路途继续下去。

·《戛纳王小帅》——三联生活周刊

  《青红》能拿到58届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奖的过程简直就像一幕喜剧,充满了“最后一分钟”的奇迹。种种迹象几乎都在暗示,戛纳之行的惟一意义很可能就是让《青红》也能像《世界》一样,在片头打上“××电影节中国内地惟一参赛电影”。参赛前,《青红》的海外版权还没卖出,不但不能像《十面埋伏》这种大片一样有大巨头做靠山,甚至不能像《世界》一样有法国发行方帮忙;所以投资方决定,《青红》剧组在开幕式结束后才于5月13日到达法国,进入法国境内后到戛纳的一段路程要乘火车。在戛纳亮相,主演高圆圆穿什么戴什么也成了问题,还好在出发前最后一刻终于拉到了服装和首饰的赞助。再看看《青红》在戛纳的首映时间:下午15点。在戛纳现场报道的一位记者说,这个点历来就是戛纳电影节最差的时段,这个时段的红地毯仪式,不需要申请特别记者证(其他都要),甚至不要求穿西装(其他都要)就可以参加。这也能说明,尽管他的处女作电影《冬春的日子》曾被BBC评为电影历史上100部最好的电影之一,王小帅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还没有大到让组委会事先就可以冲着名头对他额外照顾的地步。《青红》首映第二天,戛纳电影节官方杂志只给《青红》评了2.0分(满分4分),在当时已经公映的14部影片中,有一半都拿到了2分以上,最终获得最佳导演奖的法国人迈克尔·汉内克的《躲藏》当时的评分是3.3分。所以在颁奖的头一天,王小帅已经准备和香港参赛影片《黑社会》一样提前回国了,没想到组委会的人竟悄悄挽留了他一下,这无疑是个暗示。果然,颁奖当天,信封拆开,《青红》获得了评委会奖。
  评委会奖是一个颇为特殊的奖,它不是戛纳电影节的固定奖项,而是评委会内部有两三位评委,对某部颇有特色的影片极富好感,从而争取到的特殊表彰。获奖影片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在评委内部人气一定十分旺,比如1991年“DOGMA95”代表导演拉斯·冯·特利尔的《欧洲,欧洲》,1994年侯孝贤的《戏梦人生》,以及2004年科恩兄弟的《老妇杀手》。今年戛纳评委会共有9位评委,包括我国香港的吴宇森和台湾的杨德昌。在看完《青红》之后,杨德昌曾对记者表示非常喜欢这部电影,因为影片内容让他深有感触。《青红》中有一段跳舞的戏,是表现 30年前的年轻人如何背着父母跑去约会的情景。看到秦昊扮演的小混子模仿“猫王”的打扮吊儿郎当地出场时,杨德昌说他当时就笑得不行,这种装扮跟30年前台湾年轻人的装扮一模一样。而那时候,他也曾因偷偷跑出去谈恋爱而挨过父亲的责骂和棍棒。在他眼里,王小帅把他们那一代人的回忆勾回来了。而美国《综艺》的记者也将重点放在“80年代”“导演的半自传”上;《国际先驱论坛报》则以“王的未被审查的电影”为标题。
  在第六代导演里,王小帅似乎总是有这种打动国外评审团的本事,在戛纳之前他得到的最高电影奖项、第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的正式名称就是“评审团大奖”。但每次打动评委的理由好像都和他对自己电影的阐述不尽相同。《十七岁的单车》讲述了两个身份截然不同的少年的生活,一个是从乡下来北京的快递,一个是土生土长的中学生,两人都执著地要拥有同一辆自行车。对国内的记者,王小帅强调自己想用两条平衡线来描述变迁中的社会和变化中的人的梦想;但这个故事在柏林电影节评委眼里讲的是青春,两个小演员还因此获得“新进演员奖”。《青红》讲的也是漂流中人与命运的挣扎,但最打动戛纳评委的,却是关于80年代,关于猫王、摇滚乐和青春的回忆。相比之下,他的那些更为纯粹的电影,比如讲述一位一心偷渡,屡败屡战,终于偷渡成功却又被遣送回来的沿海青年段龙的故事《二弟》,表现来中国打工的越南姑娘的《扁担姑娘》,以及探寻当代城市“中产阶级”心态的《梦幻田园》,就经常面临一无所获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