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学士

十八学士
十八学士
   唐太宗开文学馆,命杜如晦房玄龄于志宁苏世长薛收(收卒,刘孝孙补入)﹑褚亮姚思廉陆德明孔颖达李玄道李守素虞世南﹑蔡允恭﹑颜相时﹑许敬宗﹑薛元敬﹑盖文达﹑苏勖十八人并以本官兼文学馆学士,令阎立本绘象褚亮题赞。号《十八学士写真图》。参阅《旧唐书·褚亮传》。唐玄宗开元年间,以张说﹑徐坚﹑贺知章﹑赵冬曦﹑冯朝隐﹑康子元﹑侯行果﹑韦述﹑敬会真﹑赵玄默﹑毋煚﹑吕向﹑咸廙业﹑李子钊﹑东方颢﹑陆去泰﹑余钦﹑孙季良十八人为学士,命董萼绘象。参阅宋王应麟《小学绀珠·名臣》﹑元白珽《湛渊静语》卷二。 “贞观十八学士”是一群博览古今、明达政事、善于文辞的文人,他们追随唐太宗李世民,各以其力,为国家统一、政治稳定和文化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贞观之治

  唐太宗李世民在位23年,使唐朝经济发展,社会安定,政治清明,人民富裕安康,出现了空前的繁荣。由于他在位时年号为贞观,所以人们把他统治的这一段时期称为“贞观之治”。“贞观之治”是我国历史上最为璀璨夺目的时期。
  太宗从波澜壮阔的农民战争中认识到人民群众力量的伟大,吸取隋朝灭亡的原因,非常重视老百姓的生活。他强调以民为本,常说:“民,水也;君,舟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太宗即位之初,下令轻徭薄赋,让老百姓休养生息。唐太宗爱惜民力,从不轻易征发徭役。他患有气疾,不适合居住在潮湿的旧宫殿,但他一直在隋朝的旧宫殿里住了很久。他还下令合并州县,革除“民少吏多”的弊利,有利于减轻人民负担。
唐太宗
唐太宗
  贞观之初,在唐太宗的带领下,全国上下一心,经济很快得到了好转。到了贞观八九年,牛马遍野,百姓丰衣足食,夜不闭户,道不拾遗,出现了一片欣欣向荣的升平景象。
  太宗在位20多年,进谏的官员不下30人,其中大臣魏征一人所谏前后200余事,数十万言,皆切中时弊,对改进朝政很有帮助。
  太宗十分注重人才的选拔,严格遵循德才兼备的原则。太宗认为只有选用大批具有真才实学的人,才能达到天下大治,因此他求贤若渴,曾先后5次颁布求贤诏令,并增加科举考试的科目,扩大应试的范围和人数,以便使更多的人才显露出来。?由于唐太宗重视人才,贞观年间涌现出了大量的优秀人才,可谓是“人才济济,文武兼备”。正是这些栋梁之才,用他们的聪明才智,为“贞观之治”的形成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唐太宗十分注重法治,他曾说:“国家法律不是帝王一家之法,是天下都要共同遵守的法律,因此一切都要以法为准。”作为一位万人之上的君主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唐太宗不愧是一位开明的皇帝。?法律制定出来后,唐太宗以身作则,带头守法,维护法律的划一和稳定。在贞观时期,真正地做到了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执法时铁面无私,但量刑时太宗又反复思考,慎之又慎。他说:“人死了不能再活,执法务必宽大简约。”由于太宗的苦心经营,贞观年间法制情况很好,犯法的人少了,被判死刑的更少。据载贞观三年,全国判死刑的才29人,几乎达到了封建社会法制的最高标准——“刑措”即可以不用刑罚。
  以民为本的思想,广开言路,虚怀纳谏的胸襟;重用人才,唯才是任的准则;铁面无私,依法办事的气度构成了贞观之治的基本特色,成为封建治世最好的榜样,使唐朝在当时与西方国家相比,无论在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上都走在世界的最前列。

简介

十八学士
十八学士
  武德四年(六二一)时,天下逐渐统一。秦王李世民认为海内平定,于是在秦王宫西开馆,延请四方文学之士。出教以秦王府属官杜如晦、记室房玄龄虞世南、文学褚亮、姚思廉、主簿李玄道、参军蔡允恭、薛元敬、颜相时、谘议典签苏勖、天策府从事中郎于志宁、军谘祭酒苏世长、记室薛收、仓曹李守素、国子助教陆德明及孔颖达、盖文达、宋州总管府户曹许敬宗,并以本官兼任文学馆学士。李世民将他们分成三批,轮流值班,自己一有空闲,就到文学馆中,与各位学士讨论文籍,直至深夜。秦王又让著名画家阎立本为各学士画像、褚亮撰写赞文,号称十八学士
  当时人都对文学馆学士很重视,如果得为学士,时人便称为“登瀛州”。据史书载:“武德四年,太宗为天策上将军,寇乱稍平,乃乡儒,宫城西作文学馆,收聘贤才,于是下教,……每暇日,访以政事,讨论坟籍,榷略前载,……方是时,在选中者,天下所慕向,谓之登瀛洲。”由此可见,“文学馆”作为一个非官方的藩王的訾议机构,在其成立之日是何等轰动!而仅以“锐意经籍”为由竟能使满朝士大夫以得此“文学馆学士”闲散之职为自豪,谓之“登瀛洲”?从此当中可见“文学馆”成立之目的,创建之背景显然不能简单地通过史书的几句话就能解释得通的。
  隋末天下板荡时期,李建成被封太子,长驻京城,协助其父李渊处理朝政,李元吉年纪尚幼,没有领兵出征的资力与能力,因此,李世民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兵马统帅,驾师远征,开疆拓土。可是,其时,李唐政权的周围仍有诸多虎视耽耽的势力存在,彼此的实力也仅在尺寸之间,所以,逐鹿称霸的关键是看各股势力的实力,而实力的增强,便是不断积累贤才的表现。于是,外围的紧迫局势加上全军统帅的地位促使李世民实施大规模的招贤,武将之中的尉迟敬德,秦琼,程知节等,谋臣之中的房玄龄,杜如晦等都是在这一过程中被招纳进来的,此中谋臣就基本上形成了日后“文学馆”中成员组建的基础,十八学士中的房玄龄,杜如晦,薛收,虞世南,褚亮,苏世长等人也开始在这个时候崭露头角。
十八学士
十八学士
  从整体上来看,“文学馆”的产生是知识分子从魏晋以来逐渐形成的“门阀制度”下力图自觉与突破的结果。自从魏晋确立了“九品中正制”的取才办法之后,全国门阀习气日益趋盛,特别是知识分子集团,由于他们本身就是官吏选拔的附产品,因此所遭门阀之风的浸淫也就颇深,故而当历史发展到南北朝时代,整个上层统治阶层就一直为几大家族所垄断。但是,当隋废“九品中正制”,首开科举之后,往日为门阀制度所抑制的知识分子阶层为之一震,整日混沌的知识分子们再次拾起昔日“修身,起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信条试图爆发出自己的政治能量,施展自己的政治才干。
  “文学馆”中聚集了众多的政治人才,他们为李世民统一天下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例如房玄龄,“贼寇每平,众人竞求金宝,玄龄独先收人物,致之幕府。”杜如晦“常参谋帷幄,时军国多事,剖断如流,深为时辈所服。”一个为李世民招揽人才,一个为李世民运筹指挥,在整个作为李世民“智囊团”的“文学馆”中起到了领头羊的作用,其它成员也纷纷效仿,尽己才能,替秦王打下了唐朝的万里河山。此外,“文学馆”中又集中了许多优秀的文史人才,为李世民“以史为鉴”政策的提出与运用提供了人才基础。例如,虞世南“每论及古先帝王为政得失,必有规讽,多所补益”。又如苏世长,陆德明,孔颖达,颜相时,李守素等都曾运用自己的所长对李世民提出过讽谏,为李世民适时正确决策的提出与运用都有过重大影响。
       “文学馆”的建立也是太宗李世民提倡“崇武”到“尚文”的一大标志,唐朝社会从此摆脱了高祖时期仍留祸于武将占要职的局面,文治社会的基础得以确立;再者,“文学馆”虽然存世不长,而继承它的“弘文馆”则将学文学儒的风气从上而下波及整个社会,再加上当时唐朝开放地接纳外来的异域文化,唐朝文明随之繁盛;最后,“文学馆”关闭后,其“十八学士”的后人仍长期影响唐朝的政治发展直到天宝年间,其影响不可说不大。

贡献影响

·政治的统一和稳定方面

  首先,在国家政治的统一和稳定方面。在唐初统一全国的几次大战役中,“十八学士”中的房玄龄杜如晦功勋卓著。学者或称魏征是太宗群臣中最杰出的人物,其实,魏征一直是以一位不屈不挠的道德家和谏诤者见称的,太宗群臣中的实干家是房玄龄和杜如晦。他们在战争期间为太宗“收取人物”,荐举将才,分别以“善谋”和“能断”帮助太宗打天下,尔后又直接策划玄武门事变,帮助太宗取太子位。可以说,房、杜不仅是实干家,也是太宗的心腹。唐朝之建立和太宗之继位,皆与二人直接相关。除房、杜外,最得太宗之信任者要算虞世南,他是太宗身边最重要的秘书侍从,他的德行、忠直、博学、文词和书翰,曾被太宗称为“五绝”,称许他为“当代名臣,人伦准臣”。另外,薛收、许敬宗、薛元敬曾专掌军府书檄和朝廷诰令,深得太宗之赏识。褚亮在战争期间,“尝预秘谋,有裨补之益”。就是浅学、嗜酒、简率无威仪的苏世长,在贞观年间,出使突厥,“与颉利争礼,不屈,拒却赂遗”,也为大唐王朝赢得了荣誉。

·文化建设方面

  其次,在文化建设方面。太宗贞观年间的文化建设工作基本上是由“十八学士”完成的。如在儒学研究上,“十八学士”中的孔颖达、陆德明、颜相时、盖文达,最为杰出。孔颖达的《五经正义》、陆德明的《经典释文》,名重一时,泽及后世。盖文达是当时著名的《春秋》学者。颜相时与其兄颜师古齐名,以儒学名世。其时人才济济,成果丰硕,非他世可比,故范祖禹说:“唐之儒学,惟贞观、开元为盛。”在史学方面,唐初史学兴盛,唐太宗又尤重史之鉴戒作用,故于贞观三年(629年)设史馆,由房玄龄主持编写前六代史。“十八学士”中的姚思廉、蔡允恭、许敬宗有史著传世。在文学创作上,“十八学士”中的大部分人皆有诗、文传世,其中影响最大者是许敬宗、虞世南。如虞世南,据现存史料记载,他是唐代较早反对宫体诗的作家,“帝尝作宫体诗,使赓和,世南曰:圣作诚工,然体非雅正,上之所好,下必有甚者,臣恐此诗一传,天下风靡,不敢奉诏。帝曰:联试卿耳。”这对革新初唐文风当是起过一定作用的。

·辅佐太子方面

  第三,在辅佐太子的工作方面。封建统治者为了世传天下,希望太子得到良好的教育,因而多选择德高望重、学识渊博之人担任东宫僚属。“十八学士”中除李玄道、李守素、盖文达、苏世长、薛收、颜相时六人,其他十二人都曾先后在太子世民、承乾、李治的东宫中做过僚属,其中于志宁、孔颖达房玄龄等人因辅佐有功,而多次得到唐太宗的奖赏。而于志宁又是其中以辅佐太子闻名的,综其一生,皆在从事辅佐太子的工作。他多次上疏切谏,惹怒了太子,以致太子承乾曾两次派人刺杀他。唐太宗对他甚为倚重,曾对他说:“今太子幼,卿当辅以正道,无使邪僻启其心,勉之,官赏可不次得也。”
  “十八学士”帮助唐太宗打天下、治国家。太宗即位后,又以他们去辅佐太子。他即位不久,即立长子承乾为太子,然承乾在诸多方面有失规矩,太宗便有废承乾立李泰的想法。贞观十年(636年)二月,“以越王泰为魏王,泰不之官,以金紫光禄大夫张亮行都督事。上以泰好文学,礼接士大夫,特命于其府别置文学馆,听自引召学士”。胡三省注云:“为泰图东宫张本。”胡氏此注极为精审,因为唐太宗本人就是依靠天策府文学馆的“十八学士”打天下、入东宫、治国家的,因而他也希望李泰走这条道路。李泰最终没有成功,并不是这条路有问题,而是遇到了以长孙无忌为代表的关陇胡汉集团的阻碍。这里,牵涉到南北文化的冲突问题。“十八学士”是一个南北文化代表的集合体,唐太宗招览“十八学士”,并与之朝夕相处,体现了唐太宗兼容南北的胸襟。故《旧唐书·太子承乾传》载:“高祖呼太宗小名谓斐寂等:此儿典兵既久,在外专制,读书为汉所教,非复我昔日子。”胡三省《资治通鉴》“武德四年”注云:“唐太宗以武定祸乱,出入行间,与之俱者,皆西北骁武之士,至天下既定,精选弘文馆学士,日夕与议论商榷者,皆东南儒生也。”太宗深知统一帝国的文化建设须兼容南北,“好文学”的李泰正有此种兼容胸襟,而承乾素无学术,质近顽鲁,难当此任。此太宗命李泰“于其府别置文学馆,听自引召学士”之本意所在。
  “十八学士”在唐初的贡献,主要有如上三点,而这三点正是唐太宗立国、治国之根本。可以说,“十八学士”是唐太宗平天下、入东宫、治国家的重要助手。故柳冕《与权侍郎书》说:“昔唐虞之盛也,十六族而已;周之兴也,十贤而已;汉之王也,三杰而已;太宗之盛也,十八学士而已。岂多乎载?”元稹《教本书》亦说:“洎我太宗文皇帝之在藩邸,以至于为太子也,选知道德得十八人与之游习。即位之后,虽游宴饮食之间,若十八人者,实在其中。上失无不言,下情无不达,不四三年而名高盛古,岂一二日而致是乎?游习之渐之。”范仲淹《奏上时务书》亦云:“唐兴之时,特开馆殿,以待贤俊,得学士十八人,声满天下,此文皇帝养将相之才,以论道经邦而成大化也。”贞观之治,“十八学士”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评价

 “十八学士”是一群博览古今、明达政事、善于文辞的文人。入唐前,其中的大部分人就已经是名重四方、誉倾一时的知名人物了。根据他们的特长,约可分为三类:一,以文学著称于世的,有虞世南、蔡允恭、褚亮、薛收、薛元敬、许敬宗等人。如虞世南,与其兄虞世基受学于顾野王,文章婉缛,深得徐陵赏识,“名重当时,故议者方晋二陆”。褚亮“年十八,诣陈仆射徐陵,陵与语,异之。后主召见,使赋诗,江总诸词人在席,皆服其工”。薛元敬“与(薛)收及收族兄德音齐名,世称河东三凤”。二,以学术名重一时的,有孔颖达、陆德明、盖文达、颜相时、姚思廉、李守素等人。如孔颖达,“炀帝召天下儒生集东都,诏国子秘书学士与议论,颖达为冠,而年最少,老师宿儒耻出其下,阴遣刺客刺之,匿杨玄感家得免。”其学高如此。关于陆德明,据说王世充欲以“陆德明为汉王师,令玄恕就其家行束修礼,德明耻之,服巴豆散,卧称病,玄恕入跪床下,对之遗利,竞不与语”。盖文达“博涉前载,尤明《春秋》三家,与宗人文懿同以儒学称,时号‘二盖’。姚思廉是陈吏部尚书姚察之子,精于《汉书》,以史学名家。李守素是姓氏学专家,世号“行谱”。颜相时是颜师古之弟,以儒学名世。三是房玄龄、杜如晦、李玄道、苏世长、于志宁、苏勖等人,各以其长擅名一时。如房、杜二人,少时皆以聪敏博学、好谈文史著称,都深得隋吏部尚书高孝基的器重。高孝基评房玄龄说:“仆阅人多矣,未见如此郎者。必成伟器,但恨不睹其耸壑凌霄耳。”说杜如晦“有应变之才,当为栋梁之用”。李玄道是山东冠族,以“识量”著称。苏世长擅应对,于志宁“有名于时”,二人皆深得高祖李渊之礼遇。入唐前,“十八学士”中的大部分人已是誉倾一时的知名人物。入唐后,他们追随李世民,各以其力,为国家统一、政治稳定和文化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在唐初政治舞台上,“十八学士”是一个产生过重要影响的文人集团。唐代史家蒋父著《秦府十八学士》一书,以记载其事迹。后人也模仿唐太宗,重建“十八学士”集团,如武则天时,“北门学士”多参预机密,议论政事,“张易之、昌宗尝命画工图写武三思及纳言李峤、凤阁侍郎苏味道、夏官侍郎李迥秀、麟台少监王绍宗等十八形象,号为《高士图》。”唐玄宗时,集贤院也有“十八学士”,玄宗模仿太宗,命画工画《开元十八学士图》,并亲自撰写赞文。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太宗“十八学士”开启了学士参政之先例。六朝时虽有各类学士名目,但那时的学士地位不高,仅从事文字工作。太宗“十八学士”始介入政治;武则天时的“北门学士”参掌机密,分宰相之权;唐代中后期,翰林学士居宰相之次、列百官之上,有“内相”之称。据此可知,太宗“十八学士”对唐代政治之影响,的确是非常深远的。